第21章:物理学家配得上她吗
巫山2017-11-22 13:283,732

  程逢睡眼朦胧,只是莫名觉得这称呼熟悉,以往只有裴小芸会这么叫她。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一股淡淡的中药味靠近,姜颠那独特的气息钻入鼻尖。

  她嘟哝:“你叫我什么?”

  姜颠耳根微热,用指腹搓了搓她的脸颊,低笑:“程程。”

  他嗓音沉,又带笑意,无名的苏。

  程逢一下子清醒了,脸红到脖子根:“不许这么叫我。”她推他的肩,一下没推动,又推了一下,还是没推动,又气又笑,“看你瘦瘦弱弱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我要坐起来了,你、你往旁边退点。”

  姜颠抽身,往后退了十公分,忽然又靠近。

  程逢吓了一跳,动也不敢动。

  这个距离危险地让她说不出话来,好像只要动下嘴皮子,就会和他的唇靠在一起。他的脸太近了,近到在车里这么暗的情形下,还能看清他脸上的绒毛,软软的,若有似无拂在她的脸上。

  一阵阵酥麻,一阵阵细痒。

  她只能尽全力往座椅上压,和他拉开一丝丝距离:“阿颠,我……我饿了。”

  “嗯。”他淡淡地应了声,手臂撑在她身体两侧,“我买了豆奶,你要不要喝?”

  “好呀。”她转开视线,望着别处,粉红的小舌在微微褶皱的唇上无意识地舔了下,“在哪呢?”

  ……

  他不说话。

  程逢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蜻蜓点水一般,与她的唇一碰即离。

  姜颠自己也没意识,身体腾得起了反应,他不想离开,手不自觉地绕到她脑后,托住她,迫使她不得再往后退。

  她今天化了淡妆,眼帘上有发亮的珠光,衬得她双眼慵懒妩媚,透着细密的柔情,还有一点点娇羞的惊慌。

  他一时难以把控。

  程逢却突然捧住他的脸:“我、我真的饿了。”

  “带你去吃火锅?”

  她眨了下眼,手指微松,抚了抚他的脸:“好。”

  两个人正要起身,姜颠自余光里一扫,忽然抬手挡住她的脸,车外咔嚓一声,闪光灯暴露。

  程逢当即意识到他们被偷拍了。

  这里就在电视台附近,有大量记者和狗仔出入,是她大意了,手碰到开关,立即把车窗关上,摸出口罩和墨镜,戴在姜颠脸上。

  一个倒车,立马冲了出去。

  程逢不确信自己有没有被拍到脸,但在当时就一个想法,不能让他们拍到姜颠的脸,他还是学生,如果和她扯上关系……后果难以想象。

  车开上高架,程逢还心有余悸,朝旁边看了眼,姜颠却神色淡淡的。

  “你不担心吗?”她忍不住好奇。

  “嗯?”

  “万一明天你的照片在网上曝光,那你爸妈不就……”

  姜颠淡淡一笑:“也许是惊喜。”

  “我看是惊吓吧?”程逢有些懊恼,“是我的原因,不该停在那的。”

  “那样更好。”姜颠侧过身,微微眯眼,“这样你和我就扯上关系了,逃也逃不掉的。”

  程逢无奈,瞪了他一眼,再没说话,准备去吃火锅的计划也取消了。她把姜颠送回书吧,自己去超市买食材,回去后就都交给姜颠来捣腾。

  一个小时后,两个人在书吧吃起了火锅。

  吃到一半,裴小芸打电话给她:“程程,我看见书吧的灯亮着,你在里面吗?给我开开门,我就在外面呢。”

  程逢正吃着牛肉丸,冷不丁被噎住,一大颗丸子硬生生吞了下去,忙端起水杯。姜颠顺着她后背拍了拍,她立即给他手势,不准他说话。

  裴小芸听她咳嗽地厉害,有些紧张:“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我吃饭呢,噎着了。”程逢抚着胸口,走到窗边,偷偷摸摸地朝外看了眼,裴小芸果然在下面。

  “那什么,你晚上不要留在班上吗?”

  “别提了,我们班学生都跑光了,连廉若绅都不在。”

  程逢听她口气似乎有点失落,咬牙看了眼姜颠,他还在给她夹牛肉丸。

  “怎么不说话?你楼上有人在吗?是不是不方便?”

  “没,我……我一个人吃火锅呢,正嫌无聊,你来得正好。”程逢说完,看见姜颠沉住脸了,她赶紧陪着笑脸过去,末了还对电话里的裴小芸说,“你等等啊,等我两分钟,我马上下来给你开门。”

  电话切断后,程逢看着桌上双人的餐具愣了会神。

  姜颠说:“你要我躲起来吗?”

  “乖啦,去舞蹈教室休息会?”程逢略带恳求,“要是给小芸知道我们俩……她肯定会问我的,她那思想可保守了。”

  姜颠默不作声,只管看着她,无声地控诉。

  “啊……乖啦乖啦,下次补回来。”

  “哼。”他轻轻地,微不可闻地撇了她一眼,攥住她的手臂低声说,“下次就不是吃火锅补偿的方式了。”

  程逢看一眼时间,咬牙答应:“好,都听你的。”

  “嗯。”他背起书包,朝门口走,又回头,“你别食言。”

  她苦笑不得:“好,这回不食言。”

  等姜颠躲到最里面的舞蹈教室去了,程逢这才简单地收拾了下他的那副碗筷,没地方藏,左右看看,直接扔进洗手间里,关上门。

  下楼之后,她先去厨房拿了一副新的碗筷出来,才给裴小芸开门。

  “怎么这么久啊?你有没有事?是不是感冒了?刚刚咳嗽地很凶。”

  “没事没事。”程逢拉着她进来。

  两个人上了楼,裴小芸放下包,脱了外套,一看桌子上好多菜,惊讶道:“你一个人吃这么多啊?”

  程逢讪讪:“去超市随便买的,不知道份量,买多了。”

  “怎么不出去吃?”裴小芸撸起袖子。

  “今天圣诞节啊,外面人肯定特别多,我也不想去凑那热闹,就自己做了。”

  “也是,你一直那么爱吃火锅。”

  裴小芸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可粉笔灰擦不掉,就朝洗手间走。程逢一看,大步跨过去挡在她面前:“你、你快吃啊。”

  “我去洗个手,太脏了。”

  程逢眼神忽闪:“那你下楼去洗。”

  “怎么了?”裴小芸觉得奇怪,朝洗手间张望了下,小心揣度,“程程,你今天晚上好像有点不对劲,躲躲闪闪的,不会是在里面藏了什么人吧?”

  “没有,里面的水龙头坏了。”

  “啊……”

  程逢憋着一股气说:“马桶都没水冲呢。”

  裴小芸看了眼热气腾腾的火锅,又看了眼紧紧关着的洗手间门,似乎嗅到了一阵不可描述的味道。她略带吃惊地看了眼程逢,对她爱吃火锅的程度又添一重了解,往回走了两步,下楼去厨房洗手了。等她重新上了楼,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也许是刹那间的思绪撞击,她朝走廊那头望了望。

  舞蹈教室都黑漆漆的,没有亮灯。

  走廊尽头有一扇窗,靠着路边,有月光洒进来,只有一小圈朦胧的光晕,渗透在门缝下。

  她想了想,还是没过去。

  程逢吃撑了,站在窗边消食。

  裴小芸喝了两罐啤酒,已有微醺,嘟嘟囔囔说起黄毛,又是一阵抱怨:“程程,你知道他今天去哪了吗?昨天平安夜倒是很乖,班上的学生都跑光了,就他一个人坐到了下课……自从上次我说了他之后,他好像变了。”

  程逢问:“哪里变了?”

  “他知道我不喜欢他整天念叨当明星的那一套,所以现在都不在我面前说了,也不说他练声怎么样,不唱歌给我听,当着我的面就背单词看书,写试卷……其实我想的是,他那个成绩狠抓一下,去考艺校也不是不可能,总不能就只是高中毕业的文凭吧,但他似乎不懂我的意思,一心背着我。其实我知道的,每次他不在,都是去练歌了,要不就是被宝玲带走了。”

  裴小芸扁扁嘴,眼睛水雾雾的看她,“程程,你说他能实现吗?”

  “你希望他实现吗?”

  “恩。”裴小芸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知道他喜欢唱歌,我尊重他的,只是其他的也要兼顾到。”

  程逢走过去,拍拍她的后背:“我明白,你心里也清楚, 他就那直肠的性子,懂不了曲折的关心,你对他的好要表现地明显一点,他才会相信你,不躲着你。”

  “可是……我、我就是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啊。”

  “是吗?”程逢低笑两声,也不戳破,捏捏她的脸,“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喜欢唱歌,像他那样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昂头挺胸大步往前走的人太少了。要实现梦想很不容易,宝玲会教他怎么在娱乐圈生存,我也会帮他的,大家都很珍惜他的天赋,所以你也要帮他。”

  裴小芸不说话,过了会,重重点头。

  “不管那圈子有多复杂,有多少黑暗的人性,他的初衷只是唱歌给更多人听,不是吗?”程逢顺势陷入沙发里,本来只是想劝裴小芸,却突然被问到自己。

  她最初也是热爱爵士,喜欢跳舞,想让更多的人看到爵士舞,了解它和热爱它,但是不知是在哪一天,她也迷失了。

  程逢揉揉头发,思绪渐乱。

  裴小芸倒在沙发里睡着了,她抱出毯子盖在她身上,在窗口站了会,突然想起被她遗失在舞蹈教室的姜颠,连忙过去。

  当她推开门,教室里却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满地的纸飞机。

  窗户还开着,纸飞机在教室里打着旋儿,飞来飞去,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来来回回盘旋在空荡的教室里,像是飞机坪上那些背负着征程使命的一架架往返的飞机。

  程逢走过去,打开窗户仔细看了眼,果然旁边的空调主机上有脚印,好在旁边就是水管,楼层也不高,她相信以他那一身打架的功夫,应该没有问题。

  回过身的瞬间,她背靠在墙上,看从眼前飞过的一只纸飞机,无意识地伸手握住,唇角的笑渐渐深了。

  忽然一阵大风,吹乱了程逢的头发,也把那些纸飞机吹得凌乱作响,有的还从她身边的窗户飞了出去。她手忙脚乱地关上窗,待一室宁静后,她看到一只特别的,被胶带粘在地板上,明黄色的纸飞机。

  这一日,他的留言是:

  物理科学家配不配得上crazy女神?

  希望下一个圣诞节,能名正言顺地陪你吃火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时光与你别来无恙(原著《追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