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算命的悲催日常
陶罐2020-01-15 15:462,640

  当然,宁云深为了让沈小棠没有被忽悠的感觉,所以才故意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其实他内心也是觉得没劲的,不过无聊的时候看看大江东去,滔滔不绝的景象也好,觉得自己渺小,然后才会努力绽放,让自己在岁月长河中占有一席之地。

  宁云深有一个伟大的梦想——就是考中状元,入朝为官,然后成为名垂千古的贤臣!

  他想着,嘴角不由得勾起笑容,眸子里也带着光亮。沈小棠时不时的偷看他,被他一副羽化而登仙的模样给惊艳到了,原来有才华的人,看着护城河都能顿悟,厉害极了!

  宁云深见太阳落山,扭身对沈小棠说:“沈姑娘,为时已晚,我改日再替你解惑可好?”说完,宁云深就自顾自的往前走。

  沈小棠跟在他身后,自己没找到男人,看老爹那架势估计要将她赶出门,正愁着要不要找间客栈住下算了,但身上的钱又全部给了宁云深,真是一筹莫展。

  “你要去哪里?”沈小棠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

  宁云深说:“我去买包子。”

  “海棠树下的那个包子铺?我回家正好要路过,我们一道走。”沈小棠连忙说,一会儿找个机会和宁云深套近乎,以后的日子天天和他混在一起,把他骗到手!

  一路上,沈小棠也不知道说什么。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孩子陪她玩,所以她只好自己玩,虎得很,上天入地都可以,张老爹也纵着她,这才有了如今的性子。但因为很少与陌生人相处,她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套近乎。

  反倒是宁云深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怀里还揣着沈小棠给他的银票呢,怎么也不能冷了场,当下就说:“沈姑娘,你找夫婿的事情,除了要入赘,学富五车长得帅之外,还有其他的要求吗?比如说高矮胖瘦,对方的家境之类的。”

  “这……”沈小棠一时语塞,招夫婿这事儿她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根本就没细想,被老爹赶出来之后只能找了,另一方面也是觉得挺好玩儿,此时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说啥,“嗯,看眼缘吧。”

  “眼缘,眼缘这个东西更加抽象了。”宁云深在心里嘀咕,正好走到了包子铺,他从钱袋里掏出一个铜板递给老板,“老板,我要两个包子。”

  老板吊起眼角,气儿从鼻孔里出来:“两个包子要两文钱。”

  宁云深惊讶的瞪大眼睛,脱口而出:“太阳落山后包子不就打折甩卖了吗?两个包子一文钱啊!”

  老板先前看着沈小棠在街上丢银子,现在又和宁云深在一起,想来两人是朋友,怎么可能没有买包子的钱,当下就咧咧嘴道:“从今往后,我的包子卖不完也不甩卖了,自己回家吃!”

  宁云深却一本正经的向他分析起来,表情认真又憨厚:“老板,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你想啊,要是你吃坏了肚子或者把自己撑出病了,那你还要去找郎中抓药,抓药的钱都够你好几笼包子了,还要损失你误工闭店的收益,这还真是丢了西瓜捡芝麻;如果你把隔夜包子混在新鲜包子里卖,那你岂不是毁了这么多年来留下的好名声?砸自己招牌的事情更是大忌啊……”

  原本已经将手放到钱袋上的沈小棠僵在原地,她想,原来宁云深坐在海棠树下等一天,就是为了等到太阳落山买打折的包子,也不想让他费口舌,她请他得了,谁知道宁云深愣是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老板说得自己去拿包子了。

  他的语气显得无奈又气愤:“好好好,卖给你卖给你,一文钱两个,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我说不过你!”老板隐隐觉得宁云深在忽悠自己,但莫名又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宁云深心满意足的接过两个包子,放到怀里。

  沈小棠对他竖起大拇指,惊叹道:“宁先生果然不同凡响!”

  宁云深觉得小棠也是单纯的可爱,跟卖包子的老板一样好忽悠,当下自谦了一句“不敢不敢”,然后就准备跟她告别。

  就在挥手之际,人群中忽然想起中年妇女尖叫的声音,老远老远的传来,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也被追逐的两人拨成两绺,中年妇女大喊:“你这个臭算命的!你骗我钱财,还不快给我吐出来!”

  沈小棠张望一下,看见街尾高高举起的幡,想起今天上午遇到的算命先生,忍不住笑了一下。

  算命先生惊慌失措的声音也在人群中响起来:“我哪有骗你钱啊,我不是给你算命,替你避灾了吗?”

  中年妇女大叫:“我家哪有什么灾,我家和万事兴,要你这乌鸦嘴乱说诅咒我们!”

  两人追逐着已经离包子铺比较近了,算命先生语气显得有些委屈:“我让你杀一只公鸡,把鸡血抹在门上,你照做了吗?”

  “照做了!”

  “我让你把一面铜镜挂在门上,然后再挂一把剪刀,你照做了吗?”

  “照做了!”

  “那不就得了,你照做了肯定就避灾了呀!”算命先生跑的气喘吁吁,停下脚步找中年妇女理论,语气又气又急,“你家要出了事情你才该找我呀,没出事儿你找我干什么?”

  向来云淡风轻的宁云深此时面色变了变,朝着吵架的两人走去。

  算命先生和中年妇女站定之后,街上赶集的百姓围住他们看热闹,时不时对两人指指点点。

  中年妇女更加生气:“我后来又请人算过了,说我家一直很顺,财运当头,哪有什么灾难,你白白让我杀了大公鸡还收了我银两,快赔我!”

  算命先生一副我好委屈我好冤枉的表情,瘦削的身体不住晃荡:“你请两个人算命,不相信我倒没什么,只怕是要冒犯鬼神了!这可是大不敬!”然后算命先生又你如果在胡搅蛮缠,搅扰了鬼神的清净就要霉运当头等忽悠,把中年妇女吓得缩了缩脖子,骂骂咧咧的不了了之。

  等算命先生解决问题,宁云深这才走上前去,将怀里的包子掏出来递过去:“冯先生,吃包子。”

  算命先生叫做冯骞,是他靠着算命将宁云深抚养长大,再加上他博学多识,自幼宁云深就非常尊敬他。

  沈小棠白天对这算命先生没多少好感,此时见宁云深跟他格外亲近,脸上顿时就堆上笑容,甜腻腻的同他打招呼:“小女子见过冯先生!”

  冯先生抬头看着沈小棠,这不是上午坏她生意的富家小姐吗?怎么和宁云深混在一起。

  “姑娘有礼了。”冯先生一边啃包子一边盯着沈小棠看,然后拽过宁云深问,“云深,你怎么和这位姑娘在一起?”

  宁云深听出他语气中的“这位姑娘”有特指的味道,好奇反问:“怎么了吗?”

  冯先生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白天见过。”重点是,冯先生还看出沈小棠命格有劫,将会早夭。

  宁云深点点头,小声嘀咕:“我白天也见过好几次了,我还以为她患了什么怪病呢!”

  “可不?”冯先生先前也觉得沈小棠有些不太正常。

  过了一会儿,宁云深回过神和沈小棠打招呼:“沈姑娘,那我们今日就此别过,明日我们还在这棵海棠树下见面可好?”

  沈小棠点点头道,犹犹豫豫的道:“嗯……嗯,也行。”其实,她想如果宁云深送她回家,这样家里人看他背后有个男人,指不定就让她进门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