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守财奴的内心独白
陶罐2020-01-15 15:462,767

  宁云深发现,沈小棠不止对自己的美貌很自信,她更对自己的胃口很自信,满桌菜肴只剩残羹冷炙,沈小棠揉了揉圆滚滚的肚子,嬉笑着问:“宁先生,你可吃饱了?”

  “在下吃饱了,多谢沈姑娘招待。”宁云深连忙说。

  沈小棠潇洒的一摆手,大喊:“小二,结账!”

  小二赔着笑脸过来,点头哈腰的将账单递给沈小棠,放在常人眼中那数目定是大得吓人,但对于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当下习惯性的往怀里掏银票,那里空空如也,她才想起方才将银票全部给宁云深了,剩下的一点碎银子连饭菜的零头都不够。

  沈小棠含着金钥匙出生,打小就未囊中羞涩过,此时遇到这种情况乱了方寸,不知如何应对,只能尴尬的坐着。

  小二原本见她衣着富贵,想来也不缺钱,所以尽捡贵的菜式上,见此情况顿时变了脸色,挺直腰板凶神恶煞的大声呵斥:“好啊!竟然是两个吃霸王餐的!”然后扯着嗓子喊,“来人呐,快把这两吃白食的给我抓起来见官!”

  “这位小哥,我今天赊账行吗,待我回家取来银两就补上,你放心,我绝不赖账!”沈小棠着急忙慌的说。

  “动作怎么这么慢,快来人!”小二睥睨她,并不放在眼里。

  “这位小哥,你若不信可以让人陪我回府上取钱,就在城北的沈府。”沈小棠连忙解释。

  小二眸子转了一下,那城北可没什么沈府,倒是有一处荒了的大宅子,从前也是金碧辉煌的地界,只可惜今非昔比。况且沈小棠是楚京的生面孔,先前小二只当她是深闺中的富家小姐,现在看来就是地痞流氓!

  沈小棠无奈,只能将手挡在唇边偷偷摸摸对宁云深说:“宁先生,要不你先垫付,改日我还给你?”

  “这位小哥,您收好了。”宁云深点点头,动作麻利地连忙抽出几张银票给小二。

  小二一见有钱了,眼睛立马亮起来,弯下腰谄媚的说:“好嘞好嘞,先前多有得罪,莫怪莫怪!”然后摆手示意上来的打手退下,自己拿着银票喜滋滋的结账去了。

  宁云深看过账单,心口在滴血,早知道最后要他付账,一碗阳春面就足够美味了!

  “小哥请留步!”他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大喊,小二回过头狐疑的看着他,“先生有何吩咐?”

  “不知可否劳烦小哥,帮忙拿幅牛皮纸来,剩下的饭菜不能浪费。”宁云深不动声色的道。

  小二瞄了一眼餐桌,上面早就被吃得干干净净,哪里还有饭菜可以带走,嘴角抽搐着点点头:“好嘞,就来!”

  没一会儿,小二取好牛皮纸送过去,宁云深拿起筷子一点一点的将还能食用的饭菜夹到牛皮纸上,他一抬头,看见沈小棠指着下巴抵在桌上,一动不动的望着他,他尴尬的笑了笑:“沈姑娘,让你见笑了。”

  “这有什么好见笑的,节约粮食是美德,虽然我平时大手大脚的称不上节约,但我欣赏有这种品质的人。”沈小棠裂开嘴笑,眉眼弯弯,像是初升的太阳一般。

  宁云深笑了笑。

  沈小棠觉得他娇憨老实的讨人喜欢,更加坚定要将他骗到手!

  宁云深将剩饭剩菜包好放到广袖中,两人并肩出了醉香楼,他问:“沈姑娘,不知你还有何忧虑需要化解?”

  沈小棠抿着嘴唇思忖片刻,然后吊着嗓子神秘莫测的说:“宁先生,我想找一个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寻亲?”宁云深反问。

  “不是。”沈小棠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那是什么重要的人?姑娘可否说的仔细一点,我也好帮忙。”宁云深道。

  沈小棠摇摇脑袋,眯着眼睛道:“他高大魁梧,双臂有力,学富五车,胸怀天下,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厅堂,入朝能当好官,下地能干农活……”

  宁云深听着,这要求十项全能条条框框如此多,倒不像是寻亲,更像是在:“你要找心上人?”

  原本想卖关子的沈小棠扭过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猜到,当下尴尬的笑了笑:“先生果然足智多谋!”

  宁云深想,难怪啊难怪,白天见她盯着街上男人的屁股瞧,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现在要尽快找一个人成亲,但我寻了好几日都没有收获,不知先生可有高见?”

  宁云深歪着头看她,现在可以确定她没病了,为何还这么缺男人呢?莫非有什么隐疾?他犹豫一下道:“高见倒是没有,不成熟的小建议有一个。”

  “宁先生请讲!”沈小棠激动地摩拳擦掌。

  “办个比武招亲,或者抛绣球招亲?”宁云深道。

  “最大的问题是,我家得入赘!”沈小棠无奈道。

  “入赘……”宁云深计上心头,笑着说,“找个吃不饱饭的穷人家,管吃管喝就满足了,入赘不入赘都好说。”

  沈小棠眼前一亮,瞪着眼睛望着他,蠕动一下嘴唇,说的不就是你吗?吃不饱饭,管吃管喝就满足了。最终她还欲言又止,读书人心性清高,这么说还不得把他吓跑,她得来个温水煮青蛙,不由自主的坠入她的温柔陷阱里。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宁云深问:“沈姑娘,我看你正值豆蔻年华,为何这般着急出嫁……唔,成婚?”她这是可不是出嫁,是娶夫。

  沈小棠甩着袖子,走路时也不规矩,踢得裙摆飞扬起来,像是绽开的花朵,她嘟囔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爹要我一个月内成婚……”然后小声说,“我无意间听他跟管家说,我有家族病,活不过三十岁,他想早点抱孙子,我也有时间看着孩子长大……”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一向宠爱她的张管家才会忽然对她严厉起来,这也让她明白早夭这事儿不是开玩笑。

  宁云深微微拧着眉,不可置信的望着她,“家族病?看你腰才万贯也不缺钱,莫非是药石无用?”若是可以治,多贵的药他们也用得起。

  “不清楚,我爹从未给我看过病。”沈小棠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她总觉得老爹有很多事情瞒着她,可无论她怎么问,老爹都绝口不提,一个字都不愿透露。

  “那我们就快点帮你找如意郎君,早日帮你解忧!”宁云深说。

  沈小棠没有异议,虽然现在已经有了宁云深作为目标,但这光景就当骑驴找马,多多益善,她笑着问:“什么地方富家公子比较多?”

  宁云深想了想,认认真真的答:“最多的还是青楼,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别有一番滋味。”见沈小棠用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他连忙解释,“大部分姑娘都只卖艺不卖身,还颇有才华。”

  “你去过?”沈小棠反问。

  “那倒没有,戏文上这么说的!”宁云深摇摇头。

  沈小棠忽然来了主意:“要不咱们去听小曲儿吧,消磨消磨光阴。”青楼她是不敢去的,若是去了,还不得被老爹打断腿。

  “好主意!”宁云深附议,“梨园往南走。”他笑着道,忽然想起沈小棠身上没有银两,到时候还得他来结账,这可不行,今日不宜再破财,当下眼珠子转了转,又拽住她的手腕,“沈姑娘,梨园过于风尘,也都是些有家有室的人去听曲儿,不如我带你去个别的地儿?”

  “宁先生有绝佳妙处,自然都听你的!”沈小棠嬉皮笑脸的道。

  “嗯。”宁云深就带着她去了护城河边上,两人望着涛涛河水,渴望得到思想境界上的提高。

  沈小棠是不太懂,但见宁云深闭上眼睛一副颇为领悟的模样,她不懂也不能煞风景啊,当下就趴在围栏上发呆,不知从哪顺来一株海棠花,一点一点将花瓣揪下来丢到河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