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真心夹在玩笑里
陶罐2020-01-15 15:462,936

  “怎么了?”沈小棠好奇的问,不知道宁云深为何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宁云深摇摇头:“无碍无碍,只是我学艺不精,什么都没算出来,让沈姑娘见笑了。”

  “哪里,这事儿本来就玄之又玄,不必强求。”沈小棠连忙宽慰他。

  宁云深虚弱的笑了笑,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但是吃饭也吃得失魂落魄的。沈小棠见他这模样,只当他时没有帮她算出命来才失落,忙不迭的宽慰:“宁先生,你不必为此忧心,我真不在乎,快快吃饭。”说着,给宁云深扯了一个大鸭腿放到碗里。

  “多谢。”宁云深连忙笑着说。

  沈小棠见他兴致不高,连忙活跃气氛,假装自己为找男人之事忧愁,哀嚎着道:“宁先生,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男人啊,这可怎么办……要是我再找不着,我爹估计真要随便找个人让我嫁了……”

  宁云深有心事,沈小棠说什么他都没听清,也为过脑子便嗯嗯啊啊的说。

  沈小棠自顾自的说了许多,忽然一拍宁云深的手臂,笑着道:“宁先生,你觉得我怎么样?”

  宁云深啃着鸭腿,瞪着眼睛呆呆的点头:“我觉得你挺好的呀,天真烂漫,热情善良。”

  “那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怎么样?”沈小棠又问。

  “嗯?”宁云深一愣,含在嘴里的鸭肉都忘了咽下去。

  “如果我实在找不到男人,要不咱俩凑一对儿算了,你看怎么样?”沈小棠说的激动万分,口水横飞,“你看,你有才华,我有钱财,你入朝为官,我祝你平步青云,如何?是不是十全十美的大事儿?”

  宁云深连忙道:“多谢沈姑娘厚爱,在下只是一个穷书生,如今还未开口,我还不知能否有未来,实在不敢高攀……”宁云深好似湖忽然疏远她一般,说话客气。

  “怎么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沈小棠说,然后又神秘兮兮的道,“就算不行,我也可以给你买个官,对不对?”

  忽然之间,宁云深对沈小棠好似避之不及,连忙后退了几步,“多谢沈姑娘厚爱,在下受不起,受不起!”他好似担心沈小棠纠缠,从怀中掏出他已经捂得滚烫的银票,最终依依不舍的给他放到桌上,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无功不受禄,在下没能搬到沈姑娘,这银票便原数奉还给你,多谢沈姑娘这几日请我吃饭。”

  “我不要,给你就是你的了!”沈小棠连忙给他塞回去。

  宁云深退避三舍,连忙拿起书就走:“今日在下便告辞,沈姑娘多保重。”

  “欸,宁先生,你别走啊!”沈小棠连忙追上去,她不知道宁云深这是怎么了,为何忽然很怕似的,难道她长得真的这么丑?不可能,分明所有人都说她生的好看,莫非是脾气太臭,没有大家闺秀的模样,所以找人嫌弃?沈小棠想,可能就是这样,毕竟宁云深喜欢的温柔的姑娘,“宁先生,刚刚我只是同你开玩笑,没有让你非要嫁给我!你别害怕啊!”

  她刚刚追出包房就被小二拉住让她结账,就那一小会儿的功夫,她再追出酒楼就没能看见宁云深的身影。

  她四处找了找,在街巷上没能看见宁云深。她连忙往包子铺走,想着他应该还在包子铺等太阳落山,好买打折的包子。

  沈小棠走到那时根本没瞧见人,带着包子铺老板问了几句:“老板,你可有看见总是在对面看书的穷书生?”

  “你说那个小算命的?晌午不是同你一道走了吗?怎么,丢了?”包子铺老板咧着嘴说,“姑娘,要不要买包子?”

  沈小棠摆摆手:“不买不买!”

  她又四处寻找,在路上碰见四处闲逛的子砚,老远就能瞧见他,白衣胜雪,青丝低垂,在阳光下翻着晃亮的光泽。她连忙走过去:“子砚,你可看见宁云深了?”

  子砚正在瞧街边做糖人,见沈小棠来了笑着说:“沈姑娘,你不是同他在一起吗?”

  “唉,都怪我太心急,冒犯了他!”沈小棠追悔莫及,早知道便不说那话了,虽然比起其他人,她确实更希望能和宁云深在一处,若早知他这般不愿意,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的呀。

  “哎!”沈小棠再次叹了口气,下一秒,一个漂亮的糖人就出现在她嘴边,子砚说,“尝尝?若是嘴里甜了,心里便不苦了。”说完,子砚让老板在做一个糖人。

  沈小棠一边吃一边等,点点头附和:“说的也是,有什么愁苦是饱餐一顿解决不了的,若是一顿不行,两顿绝对可以。”这句话可是吃货沈小棠的至理名言。

  子砚拿了糖人过后两人便一同回沈府,随便闲聊,子砚告诉沈小棠,自己回云杉苑看看朋友,沈小棠其实对小倌儿这个职业颇为好奇,她也不顾是否冒犯,率真的问:“子砚,你们平时接待的男客人多还是女客人多?”

  子砚望着她,说:“不要说你们,你要说他们,我不接客的。”

  “好好,他们接的男客人都还是女客人多?”沈小棠笑着问。

  子砚摇摇头:“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一般深居简出,不太走动。”

  唠着唠着两人便到了沈府,不仅一无所获还平白和宁云深闹了矛盾,张管家瞧她面色不好也没不让她进门,迎进来后就吩咐丫鬟传话给张大厨,晚上给小姐多加几道荤菜。

  ***

  宁云深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郊外的路上,离草棚还有一段距离,路边的野草疯狂蔓延,已经长得没过他的腰际。他想起先前帮沈小棠摸骨,摸不到丝毫东西,脑海里一片空白,而且隐隐中他有坠入梦魇的迹象。

  冯先生曾经说若,若是遇到不能摸骨之人,那边是他的天煞克星,一定要敬而远之,千万不能靠近,否则就会霉运到头,一生不顺。

  宁云深到如今这年纪,虽然很少摸骨,只要摸过的多多少少都能瞧见一下片段画面,沈小棠是唯一一个空白之人。

  他们宁家从前也是大户人家,曾是享誉楚国的摸骨师一脉,说的不好听便是算命的,只是和易经不是一脉,靠得是真功夫,手艺活,不仅能够摸骨,还能够塑骨,塑骨可改变一个人的天命。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整个宁式一脉就只剩下宁云深一人,父辈的恩怨他也不清楚,冯先生说,希望宁云深能够抛却过去,不愿意他承受过多沉痛的过往,只想把他培养成正直善良的好男儿。

  所以从小到大,宁云深除了因为经常饿肚子而格外爱财之外,没有其他坏毛病。回到草棚过后,他便失落的坐在床板上,他一向尊敬冯先生,对他说的话也深信不疑,他说要对天煞命星避之不及,那边是真的需要避之不及。

  第二日,宁云深没有去海棠树下坐着,而是在草棚里静静看书,冯先生瞧见顿觉奇怪,问他:“云深,你今日为何不去城中?”

  “还有几日便开考,我再巩固一下知识脉络。”宁云深道。

  “临阵磨枪。”冯先生笑了笑,便举着幡到城中去。

  沈小棠倒是在街上四处寻找宁云深,她刚刚走到包子铺前,周围的乞丐就围上来,抱着她的腿不肯走。

  周围的行人都笑嘻嘻的打趣:“沈姑娘,因为你这条街的乞丐都是平常的一倍咯!”

  沈小棠有些无奈,她只好去腰间掏银子,掏出银子后没有直接丢出去,而是笑着道:“赏你们银子可以,不过你们得帮我一个忙!”

  “姑娘请讲,别说是一个忙,就是十个忙我们都答应!”

  “就是,甘愿为姑娘上刀山,下火海!”

  沈小棠撒了几块碎银子,笑着说:“还记得以前在那里看书的俊俏书生吗?如果有他的消息,立马去沈府通报,可都记下了?”

  “记下了,记下了!”众乞丐连连点头。

  沈小棠这才撒了一把碎银子。

  子砚在一旁看着,觉得沈小棠看着是天真得有些犯蠢,但实际上机灵着,也大抵是她真不在乎钱财,而世人在乎,所以觉得能骗到她的钱,便觉得自己从面。而骗到别人不在乎的东西,哪里谈得上本事,要骗到别人在乎的东西,那才叫聪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