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钱是哪来的?
陶罐2020-01-15 15:462,768

  沈小棠已经有些日子没有看见宁云深了,她还挺想念他的,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心中把那些小叫花子好好地骂了一通,他们拿了她那么多银两,现在倒好,连个大活人也找不到。

  不过也是,如果一个人存心不想让你找到的话,那肯定是怎么都找不到的。

  沈小棠失落地想着,想必宁云深真的很讨厌她的。此时她正躺在书房的摇椅上,仰着头枕着手臂,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通,像是沸腾的水一般嘭隆隆嘭隆隆的:“子砚,你说我真的就这么差吗?就算我吃的多了点,脾气差了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一点,可我还有钱啊?!她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还有街上的那些臭男人,一个一个都不愿意嫁给我!就连我花银子把你赎回来,你都不愿和我圆房!”

  此时子砚正在桌上画写生,望着书房外雅致的美景,随意就勾勒出一幅极其动人的丹青。

  “子砚,我同你说话呢,你倒是搭理搭理我呀?”沈小棠不满的问。

  子砚清秀狭长的眉眼挑了挑,然后才慢吞吞的道:“我的大小姐,你这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问我了,你还要我回答多少遍?”

  “可是你每次回答都是在敷衍我啊,根本就没回答到点子上。”沈小棠不满的嚷嚷起来。

  子砚的手顿了顿,毛笔毫上的一滴冒水像是晨曦的露珠一样滴在宣纸上,顿时就晕染开来,就像他极其无语的心情一样。他耐着性子,将宣纸换掉继续作画,云淡风轻的声音从唇间流淌出来:“小姐,我说‘不是的,他们其实都很喜欢你,是你太优秀了觉得配不上你’,你说我在恭维你。我说‘是的,所有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姑娘’,你又说我嫌弃你。那你说,你想要我说什么给你听,你心里才会舒坦?你先说一遍,我复述好不好?”

  沈小棠摸着下巴想了想:“算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想听什么,就是觉得奇了怪了,为什么别人大家闺秀提亲的好男子都踩破门槛,我沈家家财万贯,连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就连赎个小倌回来都不要我!”

  沈小棠又旧事重提,这事儿子砚都听得耳朵生茧了,此时他将毛笔一放,扭过身气呼呼地瞪着他,同时手也不闲着,连忙脱自己的衣服,嘴上说:“好了好了,来,咱们现在就圆房如何?”

  沈小棠连忙捂着胸口往后缩了缩:“别别别,子砚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哈!”她有点儿害怕的模样娇憨又可爱,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就像孩童的双眸一般纯真动人。

  子砚哑然失笑,扭过身继续作画,忍不住挤兑她两句:“你也就是个纸老虎,一点都不惊吓。”

  沈小棠这才好好躺正,整理整理衣裳,猛地踹了子砚的屁股一脚:“我教你没大没小的,知不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吓人?”

  子砚刚刚开始的画作又被她一脚给踹没了,这是他低五次画失败,次次都因为沈小棠。他恼火地扭过身,张牙舞爪的过去挠沈小棠痒痒:“我说你这人就是皮痒痒,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给我等着……”

  沈小棠怕痒,提起裙子就往院子里跑去,在公共场合子砚当然时吓人,他不可能随随便便和沈小棠打闹,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寡淡清倌儿的模样,施施然的追着沈小棠去。

  沈小棠知道他爱端着,所以在混熟之后依旧喜欢捉弄他,两人便互相捉弄。她走到子砚面前,子砚恭恭敬敬的对她行礼:“小姐好。”

  沈小棠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嗯。”然后凑过去问揶揄,“好你个子砚,居然还有两幅面孔呢哈?!在外装得跟个什么似的,到屋里就没大没小的。”

  子砚皮笑肉不笑的道:“一会儿我才让你知道什么叫没大没小!”

  这些日子沈小棠始终在思考“为什么别人不愿意嫁给我”这个哲理性的问题,所以整日整日的愁眉不展,而张老爹看见沈小棠愁眉不展,也就不逼迫她出去找男人了,沈小棠看见老爹不逼迫自己出去,便开始假装心事重重的样子,这样才有了几天安生日子过。

  此时张管家见沈小棠终于笑出来,以为她心中郁结的情绪已经疏导出去,当下开心的不得了,连忙吩咐丫鬟说:“快快快,让张大厨今天中午多给小姐加几道荤菜!”然后便跑去禀明张老爷,小姐的心病好了,终于展颜笑了,然后还把子砚给夸了一通,说子砚很讨小姐喜欢,两人在一起小姐格外开心。

  张老爹便问:“你觉得小棠喜不喜欢子砚?”

  “我看倒是挺喜欢的,子砚虽然出身红尘,但是身上没有红尘气,我看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倒还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清倌儿。”世上有才华横溢的红尘女子,那自然又这样的清倌,为了讨好达官贵人又不用生子,自然得有点真本事,这倒是无可厚非的。

  “总之比咱家小棠好许多!”张老爹笑着说,“那丫头大小就不喜欢这些东西。”张老爹语气里到没有责怪的意思,不喜欢那就不去做得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沈府的规律注定和世人不一样,可以按照自己的法子活,除了生孩子这件事,其他都不必强迫。

  张管家一双精小如豆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瞅着张老爹,就等着他拿话,过了半晌张老爹才道:“如果小棠实在是喜欢他,那就他了。身份的问题,随便给他杜撰一个身份,什么落败氏族什么的,戏演得足一点。”

  “好嘞,我这就去办!”

  张老爹的意思就是,反正红尘男子多半是孤儿,随便安排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去认个亲,也不用爹妈,就算是远房亲戚,那身份也提高一个档次,糊弄糊弄众人,说得过去就行,反正他心里也不是很在乎这些东西,只要沈小棠喜欢就好。

  因为这层关系,张管家对子砚格外客气起来,下人也都是察言观色的主儿,管家都对他客客气气,下人自然不例外,有的甚至去巴结他。

  子砚什么场合出来的,也是察言观色的主儿,见他们对自己客气得很,也就随便问了些问题。

  这些日子他在张府四处逛了逛,此处宅子虽然设计巧妙,精致无比,但也没有什么地道暗器之类的,除了暗中的护卫便没有什么,但有钱人家有个暗卫也是正常的。

  但更让他好奇的是,沈家的钱财是哪里来的?对外声称是商人,可从来没看出他家做什么生意,莫不是钱财都是大水冲来的?或者说做一下见不得人的地下勾当,压榨民脂民膏?

  但瞧着沈小棠那傻白甜的性子,张老爹那善良敦厚的模样,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

  子砚逮着空便问府上的丫鬟:“小莹,咱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啊?怎么也不见老爷出门走动,呼朋唤友的。”

  子砚生得好看,又讨人喜欢,所以府上的丫鬟背地里都倾慕他,若不是沈小棠的人,估计都得主动去搭讪了,此时他主动通自己讲话,小莹殷勤不已,偷偷摸摸的凑过去小声道:“到了楚京府上的生意便不大做了。”

  “为何?”子砚好奇道。

  “我也不知。”小莹摇摇头。

  “那做什么生意?盐?布?”子砚想着,如今便只有这些还能来钱。

  “那倒不是,不是些实体生意。”小莹琢磨一番,“若真要说是做什么的,那只能说是治病。”

  “治病?”子砚更加惊讶,这府上可没人看起来像老中医。

  “治心病。”小莹愈发神秘,“每次来府上的人都是愁眉苦脸的,走时便喜笑颜开,你说这不是治心病是治什么?”

  “噢。”子砚听得云里雾里,这治心病之说还真是闻所未闻,首次听到,不得不啧啧称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