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莫欺少年穷
七妹2018-05-05 18:543,088

  既然决定了要去皇宫给三皇子看病,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卫天真本来想把自己爹爹的衣服偷出来给如初的,但是发现两人的身材还是差别太大了,最后只能找到牧晨。

  “你们要去给三皇子看病?”牧晨的容貌是区别于其他人的,他是健康的小麦色,长的虽然不是那种好看的,但却是耐看型,尤其笑的时候,露出白净的牙齿,很是阳光。

  “不是我,是如初,你快去找一套她能穿的男装,要干净的啊!别拿你练完舞汗津津的衣服。”卫天真催促道。

  牧晨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不过眼神里全是宠溺,最后拿了两套男装出来。

  “这是我小弟的,我的衣服估计如初也穿不了,放心都是没有穿过的。”

  卫天真拿着衣服看了看,还算比较满意,递给如初,然后就准备走人。

  “天真,你们等等。”

  牧晨走过来,把一个袋子递给沈如初,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一个姑娘,多拿点银子比较好,里面还有一个宫牌,如果你遇上了困难,就去禁卫军里找一个叫张照的人。”

  虽然知道牧晨的关照多少是因为天真的原因,但沈如初心里还是一暖,对着牧晨点点头:“谢谢。”

  “算你小子有良心,等我有空教你功夫。”

  牧晨看着天真,微笑的应着。

  第二天两人就直接去了皇宫外边的一处西苑,外边排着长长的队伍,清一色的男装,身上都带着药箱,要么气定神闲的捻着胡子,头都要扬出天际,要么低头看着医书,一副与世隔绝的样子,大多数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少数也是有一定年纪的中年,像沈如初这样面嫩的却是独一份。

  “小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沈如初很是乖巧的排在了队伍的最后,前面的大叔看了一眼身后的油面小生,觉得自己儿子都比他要大很多。

  “没有。”沈如初刻意压低了嗓音,虽然没有男人的粗旷,却也中性,加上她的面容,让人觉得就是一个长的漂亮的公子。

  那位大叔看了他一眼,没有在说话,有些儿人啊,就是瞎胡闹,等到最后什么也诊不出来后,就有他哭的了,这里可不是寻常百姓,那可是帝王家。

  队伍很长,沈如初今天去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个了,从早上排到了下午,还好天真给自己准备了吃食和水,不然这大夏天站在这里,肯定受不了。

  “下一个!”

  总算轮到自己,沈如初来到考官的面前,很是认真的抱拳行礼,刚才在外边就已经听他们说道,这里的考官都是太医院的人,毕竟是要给三皇子诊治的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一共坐了三位考官,正中间的这位,也是老者的形象,眼睛微塌,样子清瘦,即使再热的天,他的手上依旧戴着一个像是手套的东西,是为了保护医者的这双手,这人自己也是认识的,叫做杨天博,以前爷爷在太医院是一把手,他就是二把手,但爷爷下来后,他就很顺利的变成了太医院最有权威的人。

  太医院的人都非常的清高,当然人家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左边一个略显年轻的太医看着自己问道。

  “姓名,年纪。”

  “沈初,十七。”

  听到沈如初的回答,提问的人诧异的抬起头,要知道之前所有来的大夫最年轻的都已经有三十多岁了,他一个十七岁的小娃娃,来这里干什么?简直胡闹呀。

  沈如初也看出了老者的怒意和不信,脸上没有任何的慌乱,只是说道:“大人不妨可以考问一二。”

  那人看着沈如初自信的样子,老者直接问道。

  “描述一下五脏的主要作用。”

  这个应该是每次学医的都会懂的知识。

  “心主血脉,主神志,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通调水道,朝百脉,主治节,脾主运化,主升清,主统血,肝主疏泄,主藏血,肾主藏精,主水,主纳气。”

  那人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是最基础的东西,之后也问了一些儿其他的问题,沈如初都应答如流。

  沈如初扎实的功底,让老者竟然生出一种很是满意的感觉。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沈如初刚想进去,坐在中间的杨太医却突然出声。

  “等一等,这给三皇子看病可非同寻常,岂是你一个黄毛小子可以诊治的?”

  沈如初转过身,看向杨太医,这就是当初爷爷还在的时候,为什么他当不了第一的原因,死板固执,清高自傲,瞧不起那些儿比他差的医者。

  “似乎皇榜上并没有说十七岁不能给三皇子看病吧,而且你们年龄倒是大,可还不是没有把三皇子给医治好?”

  沈如初看似温柔,其实就是个毒舌,一开口就把你噎死。

  “你!”旁边的老者倒是被气到了,刚才还想着收他为徒,现在肯定没有想法了。

  杨太医轻笑一声,说道:“小娃娃年纪不大,气性倒是挺大的,这样吧,也不说我欺负你,只要你回答出下面这道题,我就让你过去。”

  沈如初知道他肯定会出很难的题,不过对于自己医术的自信,让她坦然面对。

  “刚好我前几天看了一个病人,咳嗽数日,伴有恶寒,无汗,咽痛,全身酸痛,微有发热,服用小青龙汤,咳嗽加重,彻夜不眠,心烦胸闷,苔薄白微黄干,脉浮紧而略数,如何诊治?”

  旁边的老者听完互相看了眼,这风寒表证,其实很简单,但就是难在判断,每一种汤药的组成不同,药效肯定也各不相同,这样的问题已经可以算是比较有难度的。

  沈如初脑子里快速运转,脑袋微偏,思索一圈后,看向老者。

  “麻黄10克,桂枝10克,甘草6克,杏仁12克,石膏30克,生姜3片,黄芩19克,清水三碗煎至八分,温服,两剂则愈,不知杨太医,小生说的可对?”

  杨太医的脸色不是特别好,显然沈如初回答正确,不过自己已经答应了,也就说道:“进去吧。”

  沈如初行礼进到内厅,里面已经站着很多人了,当看见自己也进来的时候,大家都露出差异的表情,没想到自己能进来。

  “小兄弟,你真的进来了,果然年少出人才呀。”之前站在自己的前面的那位大叔,语气倒是诚恳,没有太多的情绪夹杂。

  这屋里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分了几派,大家都各自聊的各自的,沈如初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不过她需要的就是如此,自己根本不知道三皇子到底病情如何,连太医院的人都无能为,肯定不是普通小病。

  嘎吱,随着正门被打开,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对着进来的三位老者鞠躬行礼,很是尊敬,这三人就是刚才考问沈如初的那三个,此刻他们站在前面,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当杨太医的目光看见自己的时候,还是滑过一丝冷漠。

  “能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我们精心挑选过的,甚至有一些人是非常有声望的,对于三皇子的病情我们会把病例发送给大家传阅,一会儿所有人都会随我进宫,宫里不是外边,你们切记慎言慎行。”

  大家纷纷应道,等到病例给到自己的时候,人已经在宫里了,沈如初知道他们这是故意欺负自己,不过谁让自己人小没靠山呢,快速打开病例,阅读了一遍。

  越看心里越吃惊,眉毛紧皱,这药方上面已经写了三皇子是中毒所致,也使用了常规药物,如果只是普通的中毒肯定已经痊愈,但现在三皇子还在床上躺着,说明这毒性已入筋脉,按理说这人应该已经死了才是………

  思索半天也不懂其中的原委,还是要真正诊断后才能知道。

  皇宫自己也是来过的,不过当初是跟着爷爷来太医院,这次却是去到皇子府,自己一行人是被一个小太监领过去到,刚到大殿门口,就被人拦住,说是要例行检查。

  “这里面住的都是尊贵的,难免你们一些儿东西进去伤到了人,所以还请各位让奴才们检查一番。”语气说的客气,但谁都知道这就是命令,大家虽然气恼,不过也都遵循。

  倒是沈如初却是手心冒汗了,这一检查自己不就露馅了,不过皇宫还是给了这些儿大夫起码的尊重,中间隔着一块屏风,虽然很是简陋,但聊胜于无。

  前面的人一点点的减少,轮到自己的时候,沈如初深呼一口气,走了进去,里面站着一个太监,看着自己进来,眼睛里倒是一亮,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面嫩的大夫。

  “过来,脱衣。”

继续阅读:第6章:放手一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