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放手一搏
七妹2018-05-06 19:323,102

  沈如初走过去,放下医箱,贴近那个太监,快速把手里的荷包塞到了他的手里。

  那小太监突然手里被塞了东西,低头一看,一摸就知道里面放着什么,抬头看着他。

  沈如初单纯的笑了笑,没人知道她此刻的腿都是软的了。

  小太监左右看了看,过了一会儿说道:“好了,进去吧。”

  沈如初赶紧告谢,拿起药箱走了进去,手放在胸前,那颗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进去后也不是马上就能给三皇子诊治,而是要等里面的丫鬟出来说了才可以,今天来的大夫差不多有十几个,本来进到宫里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这样下去肯定会到晚上的。

  沈如初没办法,只能坐在位置上,观看那些儿本来特别自信进去的大夫,没多久就走了出来,脸上全是无力和羞愧,看来三皇子的病非常难。

  “赵大夫,今天能见到您,也是不虚此行啊。”

  “是呀,赵大夫的盛名都传到临国去了,甚至有人大老远的请赵大夫去治病。”

  沈如初顺着声音望了过去,那众星捧月般的老者,淡笑的看着周围那些儿恭维他的医者们,虽然一直在谦虚,但能看出来脸上的傲气和自豪。

  这大夫在整个大陆都是非常有名的,听说他曾经把一个快要濒死的人硬是给救活了,所以也有‘医神’的美称。

  倒是没想到竟然把他也能请过来,看来皇后娘娘是下了血本呀,其实简单一想就知道了,三皇子是皇后娘娘唯一的儿子,虽然愚笨不堪,但亲生的总比别人的来的贴心。

  “赵医神,可以进去了。”这次来请的是位老太监,很是尊敬,赵医神笑着跟周围人拱拱手,甚至医药箱都不用自己拿,老太监直接给拎了过来。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说这次有赵医神在,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沈如初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从布兜里拿出准备的纸和炭笔,分析每一位出来的大夫说的话。

  心中基本断定了这皇子的脉相是中医里的七绝脉中的雀啄脉,一旦出现七绝中的任何一种,那就是死脉!根本无药可救。

  而且从三皇子开始得病开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就算靠人的意志坚持,一个月也是极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沈如初看了这么多的医术,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那个赵医神出来了,跟他进去时的淡定自若相比,此刻的脸上有了点狼狈的姿态,大家纷纷围上去,安慰,劝解。

  “死脉,如何医治?”

  这时里面的太监走了出来,看着眼前一群大夫,眼眸里有着失望之色,不过面上却是看不出来,说道:“娘娘也知道大家都使了全力,也感谢大家来此一趟,出去后也会给大家一些儿补偿,浅春,送各位大夫出去吧。”

  大家听到这么说,脸上都露出了羞愧之色,不过旋即一想大家都解不出,也就释然了,刚准备离开,就听到在身后一道略显稚嫩的年轻声音说道。

  “这位公公,我还没有给三皇子诊治。”

  大家都望了过去,发现在最角落里,站着一个人,样子瘦小,个子也不高,面容清秀,听到他这样说,大家都露出了嘲笑的目光。

  “小子,得了吧,这里这么多个有名的大夫都看不出来,你还是回家在学几年吧。”

  “赶紧走吧,别丢人现眼了。”

  甚至连太监和丫鬟,都露出一种瞧不起的目光,但是沈如初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为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这位公公,既然我能进来,就说明实力是有的,而且这些儿大夫都看过了,让我看看也无妨。”沈如初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但是隐藏在袖子里的手却是捏出了汗。

  公公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能治好三皇子?”

  这话说的太大了,旁边的人都是一脸不相信,这位太监说出口也无奈的摇摇头,自己真是老糊涂了。

  “我想没人敢保证吧,就连我前面的这些儿名医不都没有办法吗?”

  被点名的大夫们,一脸惭愧和怒意,你一个小娃娃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死脉如何能治?

  那公公脸上犹豫不决,后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很清冷,缓慢淡然,不急不躁,但却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声音。

  “让他进来。”

  只是短短几个字,就已经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听到这里,外边的人再无半点儿声音,全都跪在地上,大喊千岁。

  “沈大夫,这边请。”既然自己的主子都开口了,自己哪还有什么纠结,当下换上另外一副嘴脸,对着沈如初做了个请。

  沈如初也没想到皇后娘娘会在屋子里,心中忐忑,站起身,跟着太监进到里屋,进去以后那药味更加浓郁了。

  金银花,连翘,白头翁………

  这是沈如初一个隐藏技能,就是闻到药味就知道里面的成分,跟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走了进去,太监走到前面掀开透明的纱帘,最左边坐着一位美妇,将那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挽成一个扇形高髻、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虽然素雅,但浑身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沈如初赶紧跪下行礼:“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扶着额头,脸上露出疲倦之色,随意的说道:“起来吧,本宫看你年纪小,倒是有其他人没有的大胆,希望不会让本宫失望。”

  沈如初心里苦笑,不过还是保证尽力而为。

  从早上到晚上,总算见到三皇子本尊了,此刻的他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脸上也没有了一丝血色,闭着眼睛,还有那似有似无的呼吸,就像安静的躺在棺材里的人一样。

  沈如初不敢耽误,走到床前,坐在旁边丫鬟拿来的凳子上,挽起一点衣袖,把手指放在了三皇子那略显冰凉的手腕上。

  起初的诊断跟之前所有大夫所说一样,这样的脉象已经不药可救,一般这个时候只能让家人准备后事,但沈如初比别人多了一点儿坚持和耐心,她抛开杂念,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脉象上。

  突然脉象里面有一股急促的跳动,但马上又趋于平静,脉像疾而无力,脉沉细弱,这是神经衰弱的一种表现。

  难道?

  光是诊脉就花费了一炷香的时间,旁边的人都有点儿等不及了,甚至想上前提醒一二,总算在大家都等不住的时候,沈如初睁开了眼睛。

  “沈大夫如何?”那太监赶紧上前询问,这次他从眼前这个大夫的眼里看见了不一样的色彩,心中也莫名期待了许多。

  “请问在哪里可以抓药?”

  只是这短短的一句话,就让整个屋子里的人喜极而泣,帘子被打开,皇后被人扶着进来,脸上也有难以掩饰的激动。

  “你…你说我的霖儿有救了?”皇后都没有发现自己声音里的颤抖,多少天了,所有太医大夫都只是无奈的摇头,自己已经要到崩溃的边缘了。

  沈如初倒是没有把话说满:“草民不敢保证,不过却有五分的把握。”

  听到只有五分,皇后的脸色明显又降了下来,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

  “好!你大胆的治,德全,你带她去抓药,现在起,所有的太医都得听他的吩咐!”

  一路上这位德全总管走的很快,沈如初都有点儿跟不上了,还好距离不是很远,到了太医院的时候,沈如初已经起了薄汗。

  太医院这段时间没有一个人敢休息,因为三皇子的事情,所有人都得时刻备战,现在看见皇后娘娘身边的大总管带着一人进来后,大家都望了过去。

  “各位太医,皇后口谕,从现在开始,所有人听命于这位沈大夫,不得有误!”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位沈大夫,看着年纪似乎也太小了吧,旋即有人问道:“德公公,你是不是搞错了,让我们听命于他?”

  德全在皇后娘娘身边呆久了,也养成了一定的傲气:“这位沈大夫可以治好三皇子的病,你要是可以,别说整个太医院了,就连奴才我都可以给你做牛做马。”

  大家一听,全都惊讶,这个人可以治好三皇子的病?

  沈如初感觉到来此所有人的怀疑和惊讶,心里也很无奈,这总管肯定是故意的,他说成这样,一来是震慑这些儿太医,二来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希望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沈大夫,咱们开始吧。”德全自然不能耽误三皇子治病,所以赶紧催促道。

  沈如初心中深呼一口,既然如此,那自己干脆放手一搏!

继续阅读:第7章:本王的容貌可还满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