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遇见江元白
七妹2018-05-10 21:323,058

  “这里就是你的位置,卯时上,申时下,平时事情也不多,你自己看着办点吧。”说话之人国字脸,穿着四品的衣服,只是人到中年多少有了点儿油腻。

  这人是自己的直属上司,叫做刘伟,在这个提举的位置上已经做了二十余年,完全就是混日子,这个医学提举司里的人也不多,总共就三人,一个他,一个自己,还有一个打杂的,清闲的可以。

  沈如初做了个揖,然后就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那清贫如洗的桌面,无奈的笑了笑,一切都会变好的。

  这里自然不会提供住宿,下午沈如初还得回到自己的小医馆中,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回来了,心中有点儿忐忑。

  悄悄的换好女装,沈如初回到了那条熟悉的小巷里面。

  只是当看见那已经破败不堪的沈家医馆,房门和窗户都被打掉,牌匾也掉落地上,沈如初红了眼睛,着急走了进去,那锁也被强行撬开,屋子里面就像被人抢劫了一般,看着地上那洒落一地的药材,沈如初心痛的不能呼吸。

  “沈大夫?”

  沈如初眼里还圈着泪水,但是却倔强的不允许自己掉落下来,听到喊声回身望去,竟然是李大叔。

  “真的是你呀,丫头,你还回来干什么,快点走!走!”李大叔说着就拉着沈如初要她离开,神色着急,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沈如初刚想问是谁把自己的医馆弄成了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门口传来了讥讽的声音。

  “哟,这不是落荒而逃的沈如初吗?怎么还好意思回来?”

  这人沈如初自然是识得的,他是那小眯眯眼的手下,多少坏点子都是他出的,看到他来,自然就联想到了这屋子。

  “是你们把我的医馆砸成这样的!”语气强硬,不容置疑,这是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医馆,一朝就变成了这样。

  “小娘子口气倒是不小,是我们你又能怎么样?是告我们呢?还是打我们呀?”如此嚣张的口气,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有什么样的狗。

  沈如初咬着银牙,她多么想,多么想不顾一切的杀了他们。

  李大叔护在沈如初的前面,开口说道:“你们都已经把沈大夫的医馆砸成这样,就不要在得寸进尺。”

  医馆没了可以再建,但是眼前之人却是得罪不起的。

  沈如初明白李大叔想要息事宁人的想法,但是有些儿人不是你服软他就会放过你的。

  果然。

  “得寸进尺?我们家少爷想要娶你当姨太太,那就是你的福气,还敢逃跑,现在乖乖跟我回去,我倒是可以对这里网开一面。”手中的石块被高高的扔起,然后又回到手中,威胁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你回去告诉死胖子,我沈如初就算死,也不会当他的姨太太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沈如初站出来,没有谁能护着你,只有你自己可以保护自己。

  那人听闻,眼神冷了下来,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

  “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给我把她绑回去!”说完,身后站着的两个彪形大汉,就走了上去,李大叔挡在前面,却被那人轻而易举的甩在地上。

  沈如初心中惊恐,但是面上却保持着镇静,被迫向后退缩,眼看着那人的手就要伸出向自己的衣袖,沈如初甚至做好了自裁的想法。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却听到一道男声喝到。

  “住手。”

  沈如初心中激动的望过去,但看见来人后,浑身就向被泼了冷水一般,明明还是夏天,却让人瑟瑟发抖。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那个所谓的未婚夫,那个天之骄子,那个从来不把自己当人看的江元白。

  江元白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一切,当眼神划过沈如初的时候,除了冷漠,还夹杂着嘲笑,似乎在讽刺,你离开我,什么也不是。

  “江公子,是小人怠慢, 不知道江公子来这里有何事?”那一脸献媚的表情,跟刚才盛气凌人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江元白已经习惯这样的恭维,并没有要下马的打算,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要带走她。”

  这个她说的那么随意,像是一个漠不关心的阿猫阿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那下人面露难色,这个沈如初可是少爷下令要看紧的人,这回去要如何交差啊。

  “怎么?难道你不愿?”

  有些人就是这样,只是淡淡的说一句,就能让你怕的要死,这江家自然是得得罪不起的。

  “不敢不敢,您请便。”说完带着人就离开了,对于沈如初来说是那么难解决的问题,只是江元白的一句话,就轻而易举的解决。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总是那么的可笑。

  江元白看向沈如初,自从她从江家离开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到她,现在看来,不得不承认有了那么几分姿色,但对于自己来说,仅仅如此。

  “你跟我回去一趟,有事找你。”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沈如初深呼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

  “何事?”

  “关于我们两人的婚约。”说道这里,江元白的眉毛明显皱了一下,本来自己是不想来的,但是父亲却说这是礼数。

  哼,对于一个罪民之后,自己家能收留她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到这里,沈如初明显怔了一下,心中燃起一丝不可察觉的期望,看向眼前的男人点点头。

  江元白心中嘲讽一声,不在说话,让下人把她带上就回到了江家。

  还是熟悉的庭院,还是熟悉的走廊,只是一切都跟自己无关,沈如初安静的跟在江元白的身后,安静的听着丫鬟们的议论,还有那时不时投来的目光。

  这里是江家的正厅,是商量大事才会用的屋子,此刻里面坐满了人,正中间坐着一老妇人,满头白发,但依然收拾的很是体面,脸上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但眼神却非常的精神,这人就是江元白的奶奶。

  左侧坐着面色严肃,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衣服穿的整整齐齐的男人,他是江元白的父亲,江达书。

  右侧坐着穿着华服的女人,因为养尊处优,所以年纪看着显小,微微发胖,但是有一种很雍容华贵之态,这是江元白的母亲。

  下首位还坐了一些儿其他的七大姑八大姨,江家并没有分过家,所以有满满一屋子的人,当看见自己走进来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有平和的,有怜悯的,有嘲弄的,有嫌弃的………

  “如初给老夫人,大爷,夫人请安,这么久没有来看望,是如初的不是。”

  从小到大学的礼仪,沈如初的仪态根本挑不出错来,为首的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招招手让沈如初过去。

  “好孩子,受苦了,老爷在天有灵,一定会感受到你的良苦用心。”

  提到这个,沈如初的嘴里发苦,是呀,当初自己被江家赶出来,江家对外宣称额就是自己要为江老爷子去守孝祈祷,对于一个这么注重颜面的家族来说,怎么可能让其他人抓住把柄。

  “这是如初应该做的。”

  看到沈如初如此听话,大家心中似乎都送了一口气,对于接下来的话语也放开了很多。

  “如初,这次叫你来,是因为你和元白的婚事。”

  这次开口的是江元白的父亲,沈如初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虽然你和元白是有婚约在身,但毕竟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两家老人也都不在了,元白如今已经有功名在身,到时候封官入朝是板上钉钉的事,妻子自然是不敢乱娶的。”

  什么不敢乱娶,不就是嫌弃自己没有地位,没有身份,一穷二白,挡了你儿子升官发财的路吗?

  或许刚才在踏进这个家的时候,心中多少还存着点善念,在听完这番话后,全都消失不见,有些儿人不管你到底如何用心,都无法暖化他的心。

  “虽然你和元白做不成夫妻,但你放心,伯母已经给你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婚事,翰林院侍读钱正,你知道吧,正值青年,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也没有其他胡糟的亲戚朋友,你嫁过去,就是正妻,自己掌握一大家。”

  听到江伯母给自己谋了这么一份婚事,听起来似乎还挺不错的,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了解,不说这个钱正是个从五品,比自己还要低一级,就光他那个克妻的名声,就让多少姑娘敬而远之。

  (注释:太医院的职务参考元朝,只是品阶做了点调整。)

继续阅读:第11章:刑部侍郎宋因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