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刑部侍郎宋因培
七妹2018-05-11 21:582,866

  他已经娶了三房妻子,但无一例外,全都在成亲一年内死于非命,但凡有点儿良心的母亲,都不会让自家女儿嫁过去,这嫁过去,就等于送死!

  江伯母看着沈如初望过来的眼神,心里多少还是慌了一下,但是想到她本来就是一个贱民,如果不是自己公公心软,哪里还能在京城待着,能嫁给钱正都已经非常不错了。

  其实还有一点儿江伯母没有说出来,就是最近皇上有意让臣子们的后代也进入翰林院学习一二,而这个钱正刚好管理入学这一块,虽说如今江家的地位是肯定能进去,但是分到什么样的班里却是不好掌控的。

  沈如初没有看江伯母,只是把眼神看向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江元白。

  “你也是这样觉得吗?”其实答案显而易见,但是沈如初到底想要知道江元白的意思。

  江元白闻声,没有片刻犹豫。

  “是。”

  沈如初没有闹,没有哭,看着递过来的退约,拿起笔,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如初最后只有一件事。”

  老夫人毕竟心里多少对沈如初还是有点儿善意的,点点头,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都会尽力满足她。

  “如初很感谢江家的照顾,虽然有当初爷爷的救命之恩,但也已经还清了,从此江家是江家,沈家是沈家,两家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各自相安!”

  站在屋子最中间的人儿,没有害怕,没有退缩,江元白不自觉的看向她,跟当初在江家唯唯诺诺的样子,竟然大相径庭。

  “你小女孩明白什么,你现在家人已经不再了,我们就是你的长辈,所谓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的婚事还得听我们的。”江伯母第一个就出声反对了,这沈如初不嫁过去,自己找谁去顶替啊?

  “那我与江少爷的婚事还是皇上御赐,你们这样做,岂不是不把皇上看在眼里?”

  江伯母刚想教训一二,但是看见沈如初那样的眼神后,竟然有点怕了,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万一她把事情闹大了,她沈家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自己江家可是要脸面的。

  老夫人看向沈如初,问道:“你可是认真?你要知道你一个没有家族的女孩,想要找到好的婚事,那是非常难的,而且你也已经十七,女孩还是要在家相夫教子才是。”

  多少有点儿威胁的意味,但沈如初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惧的看向老夫人。

  “生死各安天命,请老夫人成全。”

  知道如果江家不答应她,那么这个退婚她也不会签的,当务之急自然是元白的事情最重要。

  “好,从此两家互不相欠。”

  沈如初露出了笑容,像是开在冰天雪地里的梅花,即使风吹雨打,也会坚强的活下去。

  “这个给你,你一个女孩在京城还是要多小心一些。”江元白把手中的布袋递了过去,看着那分量,就知道江家为了让自己安分一点儿,给的封口费还挺足的。

  看着江元白像是施舍一样的动作和表情,沈如初没有接。

  “留着给你娶妻吧,要娶丞相之女,这彩礼自然得丰厚一些儿。”

  听到沈如初的那略带嘲讽的话语,江元白的脸色黑了下来,语气也非常强硬的说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还是想想怎么在这京城活下去吧,我想今天那人应该没有死心吧。”

  说完不再理会沈如初,像是多看她一眼,就有多难受一般。

  医馆那里自然是回不去了,沈如初身上还有点儿银两,想着去客栈凑活一晚吧,却不想路上遇见了天真,拉着她就来到了一处别院里。

  “这里是当初我娘和我爹最开始住的房子,最后我爹当兵回来后才住进现在的将军府里,他们两个一直没舍得卖掉,就闲置了下来,当初你被江家赶出来,我就想让你过来住。”

  卫天真打开房门,入眼就是一小块的院子,不大,但是对于沈如初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屋子也很小巧,一主一卧,里面也都打扫的很干净,竟然连日常用品都准备好了,一看就知道是谁安排的。

  沈如初红着眼睛看向天真。

  “天真,谢谢你。”现在的自己,除了谢谢再无其他能做的。

  但是卫天真显然不在意,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没心没肺的说道:“有啥的,这里本来我还打算当我们两个逃跑的秘密基地呢,你快给我说说,你去到三皇子府怎么样了?”

  沈如初把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都告诉给了天真。

  “我的天,如初,你太厉害了,竟然真的进入太医院了!”卫天真也想女扮男装下兵营闯出一片天地,可惜家里管的太严了。

  沈如初无奈摇摇头,这事要是一个弄不好,小命也就没有了。

  “那三皇子真的后半生就算废了吗?”卫天真问的很小心。

  沈如初摇摇头:“祸从口出,以后不要在说了,三皇子的病自然有资历高的太医去看诊,我当初只是误打误撞。”

  这话也变相的承认了三皇子现在还需要太医来看诊,情况不容乐观,自己虽然相信天真,但是她真的太单纯了,谨防她被其他人给利用了,所以沈如初并没有告知真相。

  卫天真也听出来了,唏嘘一声。

  “哎,可惜了。”

  也就是一声叹息,心中都不存任何的悲伤,毕竟自己跟三皇子连话都没有说过。

  “以后你来的话,也要小心,毕竟我现在是‘男子’,你这样无故频繁出现在男子家中,有损清誉。”

  听到自己以后还不能经常来,卫天真嘟嘟嘴,可是没办法,只能点点头。

  夜晚,躺在床上的沈如初思索着自己虽然可以这样先避着,但是一旦自己换回女装就可能被发现,如此,自己总是要想点办法,解决小眯眯眼一家。

  他们最大的依仗就是他们的大舅子宋因培是刑部侍郎,这人自己多少是有点儿耳闻的,起初名不见经传,但是在地方上办了几件出色的案子后,就被提拔上来,才高受宠,加之性刚气盛,得罪了不少人。

  突然脑海里划过自己一年前的事情,那一年来医馆看病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受的外伤,问及只说是一个商户运石块盖屋子,具体在什么位置却没人能说出来。

  直到有一天,一对夫妻闹上了公堂,举报这商户是前朝余党,处心积虑的想要推翻朝政,这事当时闹的还有点儿大,被告的商户也不知道使了什么计,让这宋因培判了那对夫妻妖言惑众的罪行,死于狱中。

  这事看似就这样过去了,但沈如初因为每天看病,对那对夫妻多少是有点儿了解的,他们绝对不是那样有心机的人,他们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敢那样说,自己也有意调查过一二,发现从那次以后,商户也不知道去了何地,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如果说那对夫妻说的是事实,那如今已经过去一年多,那这事就有点儿急迫了。

  但自己人言甚微,又没有地位,要如何调查?

  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那个‘体弱多病’的三皇子,沈如初辗转反侧,第二天一大早去太医院点了卯,然后就借机溜了出来,直奔三皇子府。

  “殿下,太医院提举沈初求见。”

  一直安心当着‘病号’的三皇子,听闻,让人放她进来。

  “现在这个时辰,你应该还在太医院吧,本王倒是要听听是何故让你擅离职守。”

  再一次进入这里,沈如初看向依旧躺在床上的三皇子,说道:“殿下,臣有事禀告。”

  看着小丫头一脸严肃,三皇子让其他人退下,勾勾手让她坐过来,沈如初摇摇头,梦醒也不逼她。

  “说吧,什么事情?”

  沈如初组织好语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是说很有可能那宋因培误判,反而牵扯出了前朝余孽?”这事听着还挺好玩,这宋因培似乎是二皇子那边的人,这么重要的位置,如果倒台,相信二皇子一定会痛心疾首吧。

继续阅读:第12章:写信四皇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