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太医院的议事
七妹2018-05-13 21:442,524

  沈如初想到自己的爷爷,那个严厉却又慈祥的老人,小时候自己母亲不让自己吃糖,爷爷就会上街买糖葫芦拿来,被母亲发现后,美名其曰山楂健脾开胃,吃些无妨。

  “是,臣有自己执念的事情。”

  还好此时三皇子的芯子已经换了人,要还是之前那迂腐死板的三皇子,肯定要大发雷霆,让人拿下沈如初了。

  但是梦醒却是很欣赏她这样的性子。

  第二天沈如初依旧去了太医院点卯,跟往常一样,自己的上司喝喝茶,赏赏花,日子过的悠闲而无趣,本来就没有多少事情,沈如初一来全都交给了她,自己完全就是吃着闲饭拿着俸禄。

  沈如初每天会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做完,然后就会去藏书阁,说是打扫,其实就是为了多学习学习,沉淀自己。

  但是今天却是没法去了,太医院有个传统,每十天就要开一次讨论,美其名曰是大家医术上面的探讨和研究,但其实就是给所有人立立规矩,让人明白自己的职位,这事按理说提举应该提醒沈如初的,但却没有说,也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为之。

  收拾妥当,刘伟带着沈如初来到了太医院正殿里面,太医院又八个部分组成。

  广惠司为首:掌修制御用药物及和剂以疗诸宿卫士。

  其次御药院:掌受各路香贡,诸番进献珍贵药品,修造汤煎。

  接下来是御药局:掌两都行箧药饵。

  行御药局:掌行箧药饵。

  御香局:掌修和御用诸香。

  大都惠民局:掌收官钱经营出息市药修剂以惠贫民。

  官医提举司:管理有关医户及差役有关诉讼事宜。

  最后才是沈如初所待的医学提举司:掌考校诸路医生课义试验太医教官,校勘名医撰述文字,辨验药材,训诲太医子弟,领各处医学。

  表面上,药局看起来相处融洽,但内地里却是波涛汹涌,大家谁也不服谁,多少都有想争第一的念头。

  进到里面,已经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儿人了,大多数都是年过花甲之人,能进入太医院自然是有本事的,自然有一番做派,当看见医学提举司的人来后,大家脸上都或多或少露出嫌弃的表情,尤其看见沈如初年纪轻轻的小娃娃也来后,更是不屑一顾。

  沈如初自然明白这些儿‘能人’瞧不起自己,沈如初自然也不会主动说话,跟着自己的上司坐在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便耐心等待着。

  刘伟倒是一改之前的做派,很是热情的跟周围的人攀谈着,尤其是对广惠司的人,更是阿谀奉承。

  没过一会儿,太医院最高职位的三人从正门走了进来,坐下的人都赶紧起来行下属之礼。

  为首的自然就是杨天傅,他现在是正二品院使,也是太医院最高职位,左边之人看上去要年轻一些儿,皮肤保养的很好,名字叫做段自明,从二品的副院使,右边之人手里拿着一拐杖,身体摇摇晃晃的,看起来随时都要吹倒一般,这位老者的名字很好记,叫做白首乌,是一味中药的名字,同样也是从二品的副院使。

  白首乌坐在位置上,眼神转了一圈,当看见坐在角落里的沈如初时,眼神疑惑了一下,就问道:“坐在那里的少年是何人?”

  沈如初看见白首乌看向自己,下意识的低下头,因为这位白爷爷跟自己爷爷是非常好的朋友,当初爷爷被贬这位爷爷也曾求过请,但还是无法,小时候这位爷爷经常来沈家,会带好多点心给自己,非常的宠自己,如今看见他已经这么大的岁数,身体似乎还不怎么好,心里面就难受。

  “这是才进来咱们太医院的沈初,因为救活了三皇子,所以就被皇上封赏到了医学提举司里。”说话之人是广惠司的人,意思就是她就是碰巧救活了三皇子,所以才被皇上赏赐的来到了这里。

  白首乌又看了眼低着头的沈初,总感觉似曾相识。

  “好了,今天大家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交流经验,有不懂地方可以拿出来大家商讨一番,还是老规矩,由广惠司开始。”

  杨天傅语气淡淡的,看都没有看沈如初一眼,这样的忽视,如果沈如初真的想要干出一番事业,那一进来就得罪了院使,可以说再无出头之路。

  广惠司的提举站起来,拿出一份纸张,很是行云流水的说道:“我们十天前看诊了一位男子,诊得脉弦细而数,舌质红,苔薄少津,胸闷心烦,咽干思饮,小便色深,阴虚热亢,内风暗动,经脉血滞之候,诊断为中风所致,既疏稀莶至阴汤,减当归为一钱,去黄柏,加连翘、栀子、花粉各三钱。服三剂,烦热退,语言清,口眼歪斜也有改善,是心经之热已退,而经脉中留滞之血热,尚未清彻也,如何改善?”

  沈如初听完脑海里已经想出了一个药方,但很快就听到旁边坐着的御药院站起来就说道。

  “复于方中去连翘,栀子,加橘络二钱,广地龙一钱,连进十四剂,瘫痪恢复,手足运动正常。惟舌质尚红,脉弦细,阴虚尚待继续滋养 改用六味地黄丸加知母四钱,连服十剂,完全康复。”

  沈如初默默点点头,看向这人,果然是有能力之人。

  之后大家又商讨了一番,其中有一个问题,让沈如初很是感兴趣,那是大都惠民局里的副提举,他是在里面为数不多的年轻一派,温文尔雅,叫做宁向文,他们家也是医药世家,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副提举,听说他五岁就已经熟读《伤寒杂病论》,七岁已经熟悉各种药材,堪称神童。

  他提到一个很新颖的点:地水火风,和合成人。凡人火气不调,举身蒸热;风气不调,全身僵直,诸毛孔闭塞;水气不调,身体浮肿,气满喘粗;土气不调,四肢不举,言无音声。

  这里把人的五脏六腑由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组成,倒是很有想法,只是他刚提出这样的点子,就被其他人一口否决了,觉得这是无稽之谈,简直可笑,争论一二,毕竟少数服从多数,宋向文只能无奈的坐下来。

  沈如初倒是想要跟这个宁向文探讨一二,但自己这个身份,还是算了吧。

  话语很快就到了自己这边,自己这边又没有事例探讨,也没有见闻诉说,以前刘伟起来都是说一些儿最近自己干的事情,整理了些什么书籍,考查了京城医者们,再无其他,今天刘伟也是如此说道的,但这次有了沈如初,显然有人不想让他们这么快过去。

  “早就耳闻沈大夫的医术高明,能把三皇子的病用一剂天王补心丹就救活了,简直厉害。”

  这话看起来是恭维,但是个有脑子的都听得出里面的嘲讽,而且叫沈大夫却是不尊重,同为太医院的太医,怎么也应该叫一声沈太医或者沈副提举。

  (七妹有话说:本文是架空,虽然有参考历朝历代,但做了调整,所以宝宝们勿要考究哦,还有里面的中药,写的有不对的地方,也请大家见谅,不要用在自己的身上哟~)

继续阅读:第14章:太医院的考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