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太医院的考核
七妹2018-05-16 22:483,019

  “都是谬赞,太医院诸位医术高明,怎么会连天王补心丹都不会用呢?只是心中太过在意,偏了方向而已。”

  听着沈如初的话,太医院的人脸色不太好,是呀,只是最普通的药方,但却没有任何一人说出来。

  “沈大夫何必谦虚,能让皇上亲赐,那肯定是不一般的,让大家也见识见识。”

  知道今天如果不说点什么,他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在脑海里思索了下,突然想到昨天在藏书阁里面看见的,旋即说道。

  “前段时间偶遇一农家老人,衣衫褴褛,形色佝偻,步履艰难,面露痛苦,时不时会用手敲打腿脚关节,如何医治?”

  大家一听她的问题,脸上都露出不屑,这样简单的问题还要拿出来考验大家。

  “这不是明摆的风湿病吗?柴葛解肌汤,三痹汤都是可以缓解,沈初你如此是不是太小瞧我们了?”

  大家都附和,想来他就是个十七岁的小子,能有多大的本领呀。

  但是沈如初脸上依旧很平静,看着刚才说话之人。

  “季太医,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我说的题目,衣衫褴褛,农家老人,就这几个字,你觉得他用得起你说的那十两银子才能用的起的药汤吗?”

  听闻那季太医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但是他平时用这些儿名贵药材用惯了,怎么会想到他用不用得起。

  沈如初自然知道在太医院工作的人,都是给那些儿达官显宦甚至皇族看病,对于这些寻常百姓,一年最多也就有上个一两次的义诊,其他再无接触的可能。

  大家左思右想也不知道如何,最后看向沈初。

  “不用这些药材,还能有什么能让他医治,这种人只能忍着。”没有一丝的同情心,在他们看来,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穷人和富人。

  沈如初侧着脸,说道:“其实很简单,用谷草烧成灰,装入小袋中,哪痛往哪贴,每晚贴半个时辰,贴3次治愈,此方又简单,效果又好,对腰腿痛有明显好转,虽然没有三痹汤来的效果好,但对于一个农家人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

  这些儿其实都是一些儿土方法,登不得大雅,但在这里说出来,却是很不错。

  大家听闻,也不再说话,这种土方法的确是可以治疗一二,但心中也不会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反而觉得这个沈初就是个乡间长大的,尽学了一些土方子。

  这样探讨告一段落,大家都坐在位置上,然后杨天傅开始说一些儿注意事项,然后竟然让人发下笔墨,放在每位太医的前面,底下的太医们似乎都已经司空见惯,拿起笔,等着下人发放试卷。

  没错,每次都会有一次笔试,里面会出一些儿问题,还有一些儿病症,说是一种竞争的方式,连续三次获得最后一名的太医,将会被降调,连续获得三次第一的人也会的升调,这是皇上应允过的,还赞许这点做的很好。

  其实这个方法是自己爷爷提出来的,他觉得人长期处于一个安逸的状态就会让人退步,在沈家就是这样的,不管是自己的父亲叔叔大伯他们,还是自己这一辈,隔段时间爷爷就会抽查大家的医术,只要答不出来的就会罚喝一大杯的苦瓜汁。

  想起自己似乎有一次喝了整整十杯,那之后的一个月自己看见苦瓜就想吐。

  爷爷走后,这个方法依旧延续,沈如初拿起手里的试卷,看来下前面的问题,都很简单,很快就写完了,但是当看见最后一道所谓的加分题时,眼神很是奇怪。

  题目是这样的。

  说一位女性经常肝疼,刚开始使用疏肝理气之药,如果柴胡,橘叶,青皮等等,但是效果甚微,后来改用柔肝药,如白芍,生地等依旧无效,如此反复几月,没有任何办法,问如何医治。

  这个问题即使沈如初都觉得很是难办,没有病人的主要特征,也没有大概的脉象,只是说肝疼?后面也用了很多药材,都依然没有办法,这要如何医治?
 抬头看了眼四周,大家似乎也都在纠结最后一道题目,沈如初到底年轻气盛,有那么一丝争强好胜,所以并不像很多人看完直接放弃,而是闭目沉思。

  突然想到小时候爷爷似乎跟自己讲过关于肝脏的病症。

  他说肝气郁结与一般肝气证恰恰相反,肝气证是作用太强,疏泄太过,故其性横逆,肝气郁结是作用不及,疏泄无能,故其气消沉。

  题目上面写的很清楚,药物一直在用的是疏肝通肝的药物,那或许这女子根本不是肝气郁结所致。

  想清楚了根源,沈如初睁开眼睛,拿起毛笔一气呵成的在宣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想法和如果医治。

  等到试卷收上来的时候,杨天傅会当场批改,脸色一直平平,但翻看下一张试卷的时候,眼神突然亮了起来,最后一道题写的满满的,看完后,不自觉的嘟囔道。

  “我怎么没有想到用肉桂,沉香呢……”声音很小,根本没有人发现。

  杨天傅想看看是谁写的,却发现竟然是新来的那个小子,没有在说话,很正常的批改完后边的试卷,说道。

  “这次第一是广惠局的齐鹏举,最后是御香局的蔡文家,成绩好的不要沾沾自喜,成绩不好的也不要妄自菲薄,多加努力才是,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散了吧。”

  说完起身就离开了,剩下的人也恭喜恭喜,然后三三两两的回去了。

  沈如初也没有放在心上,跟着自己的上司回去后,各司其职,虽然沈如初现在已经是从四品的副提举了,但是她依旧会趁着没事的时候出去采药,或者出去看诊,就是随便收点药材钱,爷爷从小就是这样教育她的。

  人的眼界不要局限与一方小土地,当你走出去,就会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即使当初爷爷已经是太医院的院使,他依旧会麻布素衣,背着一个药箱,出去看诊,因为爷爷的以身作则,所以沈家亦是如此,多少地方都留着沈家的好口碑,这也是为什么自己能在京城开个医馆还有人来,大家都是盛着情。

  等天凉了一点后,沈如初也背着自己的药箱徒步出行,她毕竟人小又是女子,所以去的地方都不远,有时候就是京城内,有时候就是京城周边的村子里。

  “大爷,你拿好,每日三次熬服就好。”沈如初穿着简易的女装,毕竟自己如果穿着男装被有心人看见了,自己又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位大爷手里拿着药包,看着沈如初很是感激,走后还把自己地里的甘蔗送了一根给她,还好是切好的,不然沈如初真的要哭笑不得了。

  梦醒此时坐在马车里面,自己已经‘卧病’在床这么久,应该要出来走走了,只是依旧坐在马车里,演好一个重病之人,第一次出来,多少对这个星球很是好奇,所以打开车帘,这里的发展还是很落后,通讯还得靠人骑马,别说找人帮自己修飞船了,就是找个电器都没有。

  环顾一周后,梦醒彻底放弃修好飞船回去了,只能等自己的能力回来后,才有可能吧。

  就当他要放下帘子时,眼里突然划过一抹白色,让人看着心情很是舒服,定眼一看,总觉得面熟,在细细想来。

  竟然是她?

  沈如初。

  让人把马车停在路边,悄悄望过去,此刻的她正在替人诊脉,脸色很凝重,显然那人的病很严重,只见她一直在询问那人的病情,最后从药箱里拿出药材,吩咐他如何用,那人欢欢喜喜的离开了,并没有给钱。

  后面排队看病的人还挺多的,已经微微出汗的她,面色红润,但独有一份属于她的宁静。

  换上女装的她,原来这么好看。

  一时间让梦醒看入了神。

  沈如初看完最后一个病人,松了口气,揉了揉发酸的肩膀,起身开始收拾,却不想转头就遇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

  今天天气不错,所以江元白和田继柔出来说是要给祖母买生辰礼物,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两人的小约会,不然也不会选择这条人不是很多的道路来。

  “元白哥哥,过几天就是乞巧节了,大哥又不在,如果没人带着,母亲是不允许我出来的。”柔儿跟她的名字一样,软软的,柔柔的,让人听了就想好好的护着。

  江元白自然一脸柔情的说道:“那我明日让天儿去找你,到时候我带着你们出去玩。”

继续阅读:第15章:打脸江元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