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打脸江元白
七妹2018-05-16 20:152,200

  正当这时,江元白抬头刚好看见了拿着药箱的沈如初,本来想就这样离去,但是旁边的柔儿却开口了。

  “这不是沈姑娘吗?在这里遇见你,你这是在看病吗?”

  看着田继柔望着自己说道,沈如初也只能放在药箱,点点头:“是的,田小姐。”

  沈如初并不想多聊,但是有人就是不想放过她。

  “听说前段时间你的药馆被人毁了?难怪要出来讨生活,真是不容易,咱们小时候也好歹姐妹一场,你要是缺银子了,来丞相府找我,虽然我手头上也没有多少,但救济你还是足够的。”

  这话田继柔说的特别的认真,像是多么替沈如初着想一般,如果真的是普通人,估计此刻肯定要感激不行,但对于沈如初来说,这样的举动跟施舍有什么不同?
 但是对上田继柔那纯真的眼光,沈如初那本来严厉的话又放下了,大家小时候都在京城里,又都是同龄,所以自然能玩到一起去,从小到大这位田继柔都是大家追捧的对象,长的美,脾气好,家室又好,如今长大了,更加出落的亭亭玉立了,丞相府的门槛都不知道被多少媒婆踏破了。

  “不用了。”语气不算生硬,但也没有软下几分,让旁边的江元白听了,眉头皱起,站在田继柔的旁边说道。

  “人家沈大小姐才高八斗,不屑我们这些人的银子,你就是心软。”说完看向柔儿。

  田继柔面露难色,看了眼江元白,又看了看沈如初,还是说道:“元白,你别这样说,如初好歹也曾是你的未婚妻,她现在有困难,咱们也要帮帮才是。”

  不知道这位田继柔是不是故意的,在这个时候提未婚妻的事情,要知道江元白最烦的就是别人哪这件事说话了,因为他觉得这是他一生的耻辱,败笔!

  “她有没有困难都是她自找的,一个罪臣之后,赏赐什么她都应该接着,还把自己当做那沈家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呢?”

  听着江元白那讽刺的话语,沈如初握紧拳头,抿着嘴不说话。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当初我爷爷怜悯你让你进到江家大门,你难道还幻想真的可以做我的妻子?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连给我做妾我都不愿意!”

  今天的江元白不知道怎么了,平时一向是淑人公子的他,今天竟然说话如此刻薄,而且眼神看向沈如初是发自内心的嫌弃。

  “本王倒是不知道原来江公子口才也是如此伶俐,骂起人来颇有一番泼妇骂街的架势。”

  突然开口的声音,让大家都转过头去,但是却没有看见是何人,只看见那停在旁边的马车,车上的皇族标签,让里面之人的身份一下子就尊贵了起来。

  “不知道车上是哪位大人。”江元白这礼仪做的也很是完美。

  车里传来一声似笑非笑的声音,车帘被打开,露出里面人的尊容。

  “怎么?看见是本王,江公子似乎很是惊讶。”

  江元白的确很惊讶,怎么会是三皇子,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带着柔儿赶紧行礼。

  “不知是三皇子驾到,刚才元白冲撞了殿下,还请殿下责罚。”

  沈如初怔怔的看着他,竟然忘记说话了。

  梦醒那好看的眼睛落在沈如初的身上,然后才回到江元白那边。

  “既然如此,你就在这里跪上一个时辰吧,也好改改你这急躁的性子。”

  江元白一下就定住了,他没想到这个三皇子竟然会真的处罚他,不禁望了过去,依旧是那张脸,只是眼神里却多了点其他的。

  “难道你不愿?”这种带有压力的声音,让人心慌。

  “臣领罪。”

  这事还没有完,梦醒听闻,又开口说道:“本王记得你似乎还没有正式入朝为官吧,这声‘臣’是不是叫的为时过早了?”

  江元白的冷汗都流了下来,拳头紧握,他江元白从小到大如何受过如此大辱,拳头松了又紧,最后似乎从牙缝里说出。

  “草民领罪!”

  梦醒才不会管他到底有多恨自己,看向沈如初,说道。

  “听说你是大夫,刚好,本王刚才受到了惊吓,很不舒服,你上来检查检查。”

  梦醒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撒谎真的好吗?还受到惊吓,怎么,要抱抱,飞飞,举高高不?

  沈如初自然奉命带着自己的医箱上了三皇子的马车,留下一脸怨恨的田继柔和江元白,等到回过神后,田继柔又变成了温柔的模样,一脸着急的看着江元白问道:“不如我去找你爹爹?或者我爹爹?”

  江元白摇摇头,难道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沈如初,是你招惹我的!

  坐在马车里的沈如初如坐针毡,虽然自己也平时会出入三皇子府里,但此刻两人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三皇子离自己只有一步之远,此刻的他身着钦湘丝扣衣,戴着一顶绒草面生丝缨苍蟒教子珠冠,剪裁的十分得体的石青直地纳纱金褂罩着一件米色葛纱袍,腰间束着朝项太明御丝带,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黑的深不见底,精神抖擞。

  这样的他,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多了一份稳重和文雅,少了一丝虚弱和邪魅。

  进来后,梦醒只是看着她,也不说话,最后沈如初被他看的有点心慌,赶紧拿出药箱说道:“殿下,请把手伸出来。”

  梦醒倒是很听话的把手臂递过去,但眼神依旧看着沈如初。

  沈如初觉得这样两人挨得更近了,甚至都能听到三皇子的呼吸声,似有似无,就在耳边,让人心神不安。

  “何时沈太医的医术这么差了?”

  沈如初匆忙抬头,就看见那双戏谑的眼神,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说道:“三皇子身子还是有点孱弱,不适合舟车劳累,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还是要卧床静养才是。”

  梦醒收回自己的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边没有在说话,显然并没有把沈如初的意见听进去。

  沈如初虽然知道这三皇子后来是食用了一些儿药物使自己虚弱,但是他本身之前就中过毒,底子本来就不好,这会还如此任性,简直胡闹。

继续阅读:第16章:镇国公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