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十珍海鲜汤面
高轩过2017-10-21 10:272,450

  大大的四合院中,阮白芫和叶珈宁仍然在激烈对峙着。

  阮白芫:“叶珈宁你看清楚点,这是酒吧!热妹!钢管舞!方谨舟他喜欢女人的!”

  叶珈宁挑眉:“So?”

  阮白芫:“方谨舟根本不是Gay,他接近你、引诱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总有一天会伤害你的!”

  叶珈宁:“方谨舟如果真引诱我就好了,都是我在引诱他啊!”

  叶珈宁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让阮白芫非常恼火。她用尽全力,吼出来一句:“就算你不在乎这些,真真还在C都等你,她等了你快两年了,你这个混蛋到底有没有心呐!”

  阮白芫吼完这一句以后,整个大脑处于缺氧状态,而叶珈宁像个木桩子似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一团浆糊糊过——

  C都,黎真真,等他?

  叶珈宁还没来得及问,阮白芫的话究竟什么意思,就见一个孤胆英雄拍门而入,双目熊熊地盯着他们俩。

  “哎,你谁啊?”

  叶珈宁刚要出口赶人,却见那孤胆英雄格外眼熟。

  方谨舟的下巴被撞肿了一大片,这让他整张脸非常不协调,要知道美人之所以美,是因为他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孔都恰到好处,就算有半点错位,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甚至连丑八怪都不如。

  阮白芫做贼心虚似的将手一背,方谨舟发现她的小动作,冷着脸叫她:“阮特厨。”

  阮白芫:“停!叫我阮白芫就行,千万别加什么特厨!方先生应该知道,我早被逐出了特级厨师界,连个挂星的小厨师都不是了!”

  阮白芫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逐出!你懂吗?就是斯文扫地,身名败坏的意思。我也不会给你做‘十珍海鲜汤面’,以方先生的财力,请十个八个特厨都不是问题,出门左拐,慢走不谢!”

  阮白芫双手合十,做了一个祈求的姿势:“求求你,千万别再缠着我,拜托拜托!”

  方谨舟嘴角微勾,勾起一个比晨光还和煦的笑容。阮白芫浑身一哆嗦,知道这笑,不是什么好笑。

  果然,方谨舟爆炸性扔出一句话:“或许你的理由非常充分,而我只有一点,阮白芫,我是特意为你来的。”

  方谨舟像告白似的,微微俯身,璀璨的眸子似有星光闪烁:“而我一旦来了,就不会轻易走。”

  哦哦哦哦又来了!

  叶珈宁睁大眼睛,露出一个既惋惜,又嫉妒的表情。他想到几天之前,自己坐在敞篷三轮车上,年少无知地提了一个问题:“咳咳,帅哥,你要找的人是谁啊?”

  排气管突突突冒着黑烟,而方谨舟的眼神专注,像夜空似的,有星光涌动。

  “我要找的,是七星特级厨师,阮白芫。”

  ***

  阮白芫是一个厨师。

  一个二十岁就获得七星特厨称号,一跃成为明日之星的天才女厨师。

  不过现在提起七星特厨的名号,阮白芫的表情略显微妙,她嘴角抽了抽,好像强忍着把方谨舟暴打一顿的冲动:“……再提七星特厨,我跟你急了啊!”

  “好,不提七星特厨,”方谨舟施施然走到阮白芫面前,“那么今天我来,是来向阮小姐索赔的。”

  方谨舟晃了晃变形的俊颜,要索赔什么,实在不需要他多说。叶珈宁在一边帮腔:“对啊小白,你把人家打成这样了,你要赔的啊!”

  阮白芫:“你闭嘴!”

  阮白芫看着方谨舟的脸,良心有那么一点点受谴责。她放软姿态,全身戒备地问:“你想怎么赔?”

  叮咚!碰瓷成功!

  方谨舟貌似很好脾气地商量道:“阮小姐,我有两个要求,实在为难的话,你可以从中二选一。”

  “第一个,是你再给我做一碗十珍海鲜汤面,哦不,或许不是一碗,而是直到我吃腻了,会做了为止。”

  阮白芫:“这个说过很多遍了,你想都别想!”

  她自己的早餐都糊糊弄弄,土豆拌老干爹麻辣酱,顶多再加个咸菜。给他做十珍海鲜汤面,他咋不上天呢?!

  阮白芫:“你说第二个!”

  方谨舟笑了笑,努力用美色为自己加分:“第二个……请阮小姐收我为徒。”

  阮白芫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来:“收你为徒?方先生,如果姚明过来,让我教他打篮球,那么,我就可以收你为徒。”

  叶珈宁也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对,对啊,你自己就是巴黎蓝带厨师学院的特聘校长,游历了几十个国家,首屈一指的西式厨神啊!”

  潜台词就是,像方谨舟这样的厨神,顶级蓝带加身,还需要拜什么人为师?

  Excuse me?

  方谨舟不卑不亢道:“但我吃过你的十珍海鲜汤面,阮小姐在中餐造诣上,完全可以当我的老师。”

  “你别说了!”阮白芫粗暴地打断方谨舟,“你说的那种面,我从来没有做过,更别提什么拜我为师了!”

  “不,你做过。”方谨舟的眼神好像两股旋涡,把阮白芫深深吸引进去,“在七星厨师大赛之前,你曾做过一碗,举世无双的海鲜汤面。”

  半个月前。

  位于C都闹市区的“饕餮居”,是一家独特的餐饮小店。餐馆的装修好久没翻新了,但每天都宾客满门,无论还是商界巨子,还是下五路小民,都喜欢吃老板阮白芫做的菜。

  饕餮居每个月租金就数十万,阮白芫其实挣不到几个钱。但她坚持为大家提供最好吃的平价菜品,坚持卖十元、二十元特价汤面,要知道在C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一碟花生米就可以买到二十块钱了。

  厨师大赛的前一天,阮白芫窝在饕餮居里,钻研一种十珍海鲜汤面。她用了虾子、昆布、牡蛎等十种海鲜,面还没出锅就已经香飘十里,如果不是凌晨两点钟的话,只凭面香味,就能引来一大群老餮了!

  可惜,这个面的制作方法太复杂,要耗费很多精力。阮白芫喝了一口面汤,让鱼虾鲜美溢满自己的牙齿。她觉得又开心,又惋惜。

  开心的是,自己做出了独一无二的全新菜品,把面的弹韧发挥到极致,可惜的是,步骤复杂的面,是无法在饕餮居上市的,因为她每天分身乏术,实在没有精力分心了。

  十珍海鲜汤面,注定是一碗私房汤面,只能做给最重要的人吃。

  可惜阮白芫做菜忘记了时间,没有人分享成功的喜悦,阮白芫关掉火,打算把面盛出来自己吃。

  没有人分享美食,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事情,这样想来,心里竟有点空落落的。

  “扣扣。”

  阮白芫还没来得及盛面,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接着是行李箱接触地板,轮子滚动的声音。

  阮白芫的深夜食堂,迎来了第一位顾客。

继续阅读:第5章 初遇与深夜食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