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初遇与深夜食堂
高轩过2017-10-26 18:322,245

  方谨舟仔细打量着“饕餮居”的招牌。

  这是他每到一家店时的习惯。一家店的气质,是可以从招牌上看出来的,比如饕餮居,它选择了传统的木质底色,古香古韵,虽然是一家平民小店,却给人带来清雅、不流俗的感觉。

  店里的布局是半开放式厨房,所以方谨舟可以一眼看到阮白芫。阮白芫穿了一身天蓝色的厨师服,大大的杏仁眼,镶嵌在雪白面孔上。

  阮白芫并不是令人惊艳的漂亮,因为她的体型偏胖,一张肉肉的脸,埋没了五官应有的风采。但她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非常干净,方谨舟远远看着她,生出一股涓涓清泉,在心中涌动的感觉。

  一个厨师的气质,也可以从第一眼接触中看出来。

  方谨舟一只脚迈进了饕餮居,这个动作,让他自己非常疑惑。因为饕餮居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只是一家平凡小店,而挑剔如方谨舟,平时是不会踏足这种小店的。

  方谨舟刚下飞机,航班上差劲的机餐,他连看一眼都欠奉。而阮白芫精心熬制的汤面,远远闻着就令人胃口大开,方谨舟喉结微微滚动,声音低沉:“老板,要一碗面。”

  “对不起,我们已经打烊……”

  阮白芫下意识想拒绝,但敏锐的耳朵告诉她,对方是个声音很好听的男人。阮白芫脸盲,但她偏偏是个声控,被戳中喜好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啊,阮白芫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法拒绝方谨舟低沉的、像大提琴一样优雅的声音。

  “你进来吧,我正好做了面,还没有吃。”阮白芫垂着头,并没有看方谨舟。但如果细心看地话,就可以发现她竖着耳朵,耳廓微微有些发红。

  夭寿了!

  醒醒啊阮白芫,你这个无药可救的声控!

  阮白芫不常在深夜试菜,更难得工作到凌晨两点,如果不是十珍海鲜汤面的步骤太复杂,耗费太长时间的话,她根本不会跟方谨舟方谨舟相遇。

  所以人和人之间的缘分,有时候非常奇妙。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就是此时此刻,此身此地,注定与他遇见。

  阮白芫盛了两碗面,一碗放在自己面前,一碗给方谨舟。直到现在,她都没发现方谨舟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只不过,她以一种更另类的方式欣赏着他。

  oath,阮白芫乱七八糟地想,听多了他的声音,耳朵会不会怀孕啊!

  深夜凉风寂寂,好在,有一碗美味可以温暖肚肠。方谨舟挑眉,有点意外阮白芫的平静,要知道女孩子看到他,就算不尖叫,也会微愣几秒钟的。

  “吃吧,这是我试的菜,不收你钱。”

  阮白芫吃面有她独特的步骤,先把面搅开,试试面的韧度,然后把面一圈圈卷在筷子上,让面凉的快一些,直到最后,她才会喝汤,汤与面交融后,那满满的饱腹感,是什么快乐也代替不了的。

  方谨舟静静地看着阮白芫,汤面很好吃,但他发现,对面的女人更加有趣。她的心不知道用在了哪里,周遭的一切,包括他,全是她不需要关注、不需要在意的事情。

  方谨舟轻轻咳了一声,问:“这面很好吃,叫什么名字?”

  “十珍海鲜汤面。”阮白芫简单答道,名字是她在做饭间隙时想的。她专注地卷着面,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

  “咳,很好的名字。”方谨舟坚持尬聊着,这画面诡异到让人不可思议,要知道,平时只有别人搭讪他,没有他迁就别人的道理,方谨舟看着阮白芫爱答不理的样子,不禁觉得自己有点贱。

  好在同为厨师,方谨舟很快戳中了阮白芫的点。他问:“十珍海鲜汤面吗?可是在汤中,我只找到了九种海鲜。”

  阮白芫终于抬起了头。

  大发慈悲地看了方谨舟一眼。

  她像个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一样,狡黠地笑了一下:“不错,可是这面,偏偏叫十珍海鲜汤面。”

  见阮白芫抬头看自己,方谨舟像得到了多大赏赐一样,心神微微动了动。

  “哦?”方谨舟问“那最后一种海鲜在哪儿呢?”

  阮白芫的设计很巧妙,但方谨舟作为顶级西厨,这点把戏还瞒不倒他。方谨舟故意装出很惊讶的样子,等待阮白芫解答,因为他发现,这样的阮白芫,更加俏皮,更加生动。

  “这是我的独家秘方。”阮白芫笑眯了眼睛,一手撑在桌子上,把脸凑到方谨舟耳边,“偷偷告诉你,揉面的时候,我在面里加了劲道的鱿鱼丝,这样会让面更韧,面里也带着鱼香。”

  阮白芫接着说:“可惜因为每根面里都有鱿鱼丝,这面太费时间了,”她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我以后,大概很少有精力做它了。”

  女孩身上带着淡淡鱼腥,但挑剔的方谨舟闻到了,竟一点都不觉得讨厌。

  阮白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所以你吃到了这碗面,算是我的有缘人。”阮白芫有点失落地嘀咕,“我们家如沐还没吃到呢。”

  方谨舟没有管“如沐”是谁,他笑了笑,一味用声音勾引着阮白芫:“谢谢,得此招待,我很荣幸。”

  方谨舟敏锐地发现,阮白芫对自己的声音毫无抵抗力,所以他自己全部荷尔蒙,集中在优雅的舌尖上,故意说得特别慢。

  阮小厨捂着耳朵,终于受不了了。

  “停!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讲话!”阮白芫抗议道,“我感觉怪怪的,像,像……”

  像“啪”地一声,春天到来,紫罗兰摇曳,那么温柔。

  ***

  方谨舟低声笑了起来。

  可惜一碗面的时间很短,吃完了,他便没理由再待下去。方谨舟走出店门,看着天上空明澄净的星星,心里回想着女孩的话。

  “有缘人,我叫阮白芫,记得常来饕餮居吃饭啊~本店十点闭店,早来的话,给你打折,如果还像今天这么晚,就只能把腿打折了!”

  软白圆……吗?

  三天之后,方谨舟特意在下午六点钟到来,手里还抱着一捧鲜嫩的小雏菊。

  可饕餮居就已经封店关门,那个软软白白,笑起来眼睛有星星女孩,也不见了踪影。

  几个工人在摘除“饕餮居”的灯箱和招牌,方谨舟看着他们的动作,眼神幽深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6章 最难吃料理比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