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最难吃料理比赛
高轩过2017-10-27 18:352,372

  “阮白芫,你是个骗子。”

  阮小厨把刀插在案板上,透出一股不好惹的意味:“方谨舟你说清楚点,谁是骗子,我骗了谁?”

  “骗我。”

  澄阳镇大大的四合院里,阮白芫、方谨舟和叶珈宁站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摆方阵辟邪。

  方谨舟的声音,仍然像大提琴那么好听,他说:“你说你会记住我,你骗了我。”

  嘴里说他是有缘人,实际连他的长相都不记得。

  还要他曲线救国搭上叶珈宁,以“叶珈宁绯闻男友”的新身份出现,她才对他有了一咪咪印象。

  阮白芫被方谨舟戳破了真相,面上有些讪讪:“不管怎么样,我们也算重新认识了嘛,虽然,虽然过程有些……曲折。”

  方谨舟不赞同地看了看她,问:“为什么不肯做菜?你总要有你的理由。”

  阮白芫想了一圈,发现自己的确有很多地方对不起方谨舟,不过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已经放弃了厨师身份,所以就算方谨舟拿着刀子逼她,她也不会妥协的。

  就是不肯做菜,没有理由。

  阮白芫的左手有一条横贯手背的伤疤,像一条丑陋爬虫,亘在她白皙的皮肤上。阮白芫自认不是个爱美的女孩子,但她每次看到那条疤痕,都会下意识一抖。那疤痕是那么刺目,那么碍眼,永远印在她的皮肤上,提醒她有着不堪的过去。

  阮白芫的厨师生涯中,有且仅有一次失败,可仅凭那次失败,就足以让她从巅峰跌落谷底,让她万劫不复。

  被赶出来也好,阮白芫回到澄阳镇后,经常尖刻地挖苦着自己,你不配做厨师,一个厨师,根本不会连刀都拿不稳,更不会让自己的手流血,让饕餮居的名声,因为自己蒙羞。

  阮白芫眨了眨眼睛,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她的一部分灵魂,好像散落在了某时某地,停留在了一个男人,淡淡忧郁的眼睛里。

  是在报复她吗?她乱七八糟地想,自己之前那么蛮横,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是他在报复她吧……

  “喂,小白,”叶珈宁戳她道,“方谨舟说,要跟你比试一下。”

  叶珈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那就是只要方谨舟在场,自己就不自觉沦为了开路、传话、外加炮灰小弟。叶珈宁在心里唾弃着,他好歹也是有咖位的人,这么狗腿,是不是有点贱呐!

  殊不知在场三个人中,不只他一人觉得自己有点贱。

  方谨舟的声音不自觉软了下来:“希望阮小姐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用厨师的方法,堂堂正正地比试一下,如果输了,那么我无话可说,如果赢了,请阮小姐为我做一碗十珍海鲜汤面。”

  方谨舟用手比划了一下:“拜托了,就一碗。”

  阮白芫非常烦躁,像一只暴躁的吉娃娃。

  阮白芫:“都说了我不是厨师,你为什么一只耳朵听,一只耳朵漏呢?!”

  阮白芫:“做菜做菜做菜,七星厨师不止我一个,为什么你只缠着我啊?”

  而方谨舟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在他考虑要不要说几句话,用声音勾引她的时候,阮白芫面色一软,败下阵来。

  “……好吧,我可以跟你比。”

  方谨舟还没来得及高兴,阮白芫已经提出了下一个条件:“不过,我要换一种比法。这场比试,我们不比谁的菜品好吃,而是,比谁的更难吃。”

  阮白芫道:“我们做两份同样重量的菜,让同一个评判人吃,谁的菜品剩的多,谁就赢。”

  最难吃料理的比拼?

  作为厨师,方谨舟还从没听过这么荒谬的要求。

  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自己的菜品好吃,但不好意思,让菜品变得更难吃?方谨舟顿了一秒,竟没想好该怎么做。

  但方谨舟迟疑的时间,仅仅只有一秒钟,下一秒,他生怕阮白芫反悔似的,点头答应了:“可以,但是……由谁来担任评判人呢?”

  阮白芫眉毛一挑,指向院子里除了她和方谨舟之外第三个活物:“他!”

  叶珈宁:“……我不答应!”

  叶珈宁:“假如你们在菜里放十斤辣椒,或者故意烧糊了让我吃,那可怎么办!”

  阮白芫拍了拍叶珈宁的肩:“珈宁,不得不承认,你提供了很好的竞赛思路,但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我们是不会这么做的。”

  叶珈宁:“我不管,我不干,我一口也不吃!听明白了,我不是小白鼠,你们做的奇葩菜,我一口——也——不——要——吃!”

  阮白芫双手一摊,表示叶珈宁暴力不配合,这件事没法谈下去了。

  方谨舟双手抱胸,显得有些冷艳。由于没有找到跟阮白芫相处的正确方式,方谨舟一直在温和——冷艳——温和——冷艳中无缝切换着,这让他面部表情僵硬,看起来有点像个精分。

  方谨舟道:“我们可以当对方的评审,试吃对方的菜。反正,我对阮小姐的手艺期待得很。就算你做出了最难吃的料理,我也会全部吃光的。”

  方谨舟微笑着说:“阮小姐,所以这场比赛,我赢定了。”

  叶珈宁:“谢天谢地,美男万岁!”

  阮白芫面无表情地扶着额头,心想:这人有病吧。

  读题,读题!明明都说了,是最难吃料理比赛,方谨舟为什么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别别扭扭地订下约定后,两个人分别去准备食材了。

  虽然叶珈宁的灵魂已经跟随方谨舟飞走,但他的身体,仍然不情不愿地陪在阮白芫身边。阮白芫出身厨师世家,家里的食材多得很,所以她只随意翻弄下冰箱,就决定了要做什么。

  叶珈宁狗腿子地跟在后面,暗戳戳刺探阮白芫:“小白,你打算怎么战胜方帅帅啊?把菜做成一坨翔的形状,从视觉上恶心他?或者在菜里放上半斤芥末,让他吃一口就升天?”

  阮白芫:“……方谨舟不是你喜欢的人吗?”

  叶珈宁痛心疾首:小白,方帅帅是顶级西厨,神话一般的人物!在我看来,他就算弱,也只比你弱那么一点点,你怎么能这么不用心呢?”

  阮白芫奇怪地回看了他一眼,问他:“弱?他比我更强好吧!再说,这本来就是‘最难吃料理比赛’,随便做做就好,需要用什么心?”

  叶珈宁觉得她这个人真心没劲,自顾自地冒起粉红泡泡,浪漫畅想着:“不过我觉得,方帅帅舍不得让你吃难吃的菜,说不定还会做一道顶级盛宴。小白,方帅帅很重视你,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奸情的味道……”

继续阅读:第7章 变态辣鸡蛋VS魔鬼奶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