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变态辣鸡蛋VS魔鬼奶酪
高轩过2017-10-28 20:392,512

  方帅帅是叶珈宁赐给方谨舟的昵称,代表他暗戳戳的觊觎之情。

  虽然方谨舟对阮白芫的态度,有一点危险的暧昧倾向,但叶珈宁难得没有嫉妒。因为在他眼里,阮白芫是一个比直男还直的铁汉子,如果方谨舟是直的话,直男方谨舟不可能喜欢另一个直男阮白芫,如果方谨舟是弯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他会喜欢上自己。

  这话说的,没毛病……

  阮白芫挑了三个鸡蛋放在锅里,开着小火慢慢煮。叶珈宁屁颠屁颠地凑了上去,想帮方谨舟刺探敌情。

  好的,第一步是煮鸡蛋,看来阮白芫要做的,是一道跟鸡蛋相关的料理,那第二步呢?等等,第二步,托着腮……在炉灶面前发呆?

  叶珈宁不敢相信地问:“煮鸡蛋?你就打算给方谨舟吃煮鸡蛋?”

  阮白芫:“嗯,你还想要点啥?”

  阮白芫想了想:“既然你苦苦哀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再给他加点料吧。”

  叶珈宁:“……”

  叶珈宁正想自扇两巴掌,让自己嘴贱。就见阮白芫大刀阔斧,大杀四方地熬了一锅红汤,他心虚地咽了一口唾沫。这这这,这确定是厨房,不是凶杀现场?

  据他目测,阮白芫已经加了十把干辣椒,五六种麻椒和山椒!三个煮鸡蛋而已!要不要这么豪华!

  叶珈宁觉得,自己必须制止阮白芫,否则方帅帅有了三长两短,他万死难辞其咎……

  “小白,这样好吗?会不会,会不会把方帅帅毒死啊?”

  阮白芫白了他一眼,把煮鸡蛋剥好,扔到红油汤里。她阴测测地笑了笑:“你以为我的招数,就只有辣椒这么简单吗?”

  还来?

  叶珈宁赶忙抓住了阮白芫放料的手:“停停停!我知道你们家是开辣酱厂的,请你仁慈一点,适可而止!方帅帅吃了这么多辣,屁股会冒烟的!”

  阮白芫把鸡蛋和红汤盛出来,刚测量好重量,“屁股即将冒烟”的方帅帅,便带着他的料理回来了。

  方谨舟眉眼深邃,洁白衬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显得他更加更加干净。叶珈宁悲壮地看着方谨舟,向他行注目礼,按照规定,方谨舟必须吃掉阮白芫做的所有东西,包括那一大碗辣椒汤。

  多么好的方帅帅啊,可惜,阮白芫那恶婆娘,竟对他下此狠手。

  叶珈宁捂着眼睛,几乎不敢看了。

  阮白芫心里却明白,别只看她用料狠,下手黑,表面上无害的方谨舟,未必会对自己客气。

  果然,方谨舟把餐盘放在桌子上,轻轻笑了一下,阮白芫觉得那笑容,如铺天盖地的浓墨压在她的心头。

  让她心尖微微一紧。

  “谁先开?”方谨舟问,“要不要,我先来?”

  阮白芫努力稳住自己,生怕方谨舟反悔似的,率先掀开瓷碗:“不,我先。”

  待看清楚阮白芫做的东西后,方谨舟轻轻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非要给这道菜取个名字,最合适的,大概是“丧心病狂五味尽失变态辣煮鸡蛋”。

  阮白芫挑衅地看着方谨舟,问他:“怕吗?”

  ……怕?

  方谨舟的回答,是拿出勺子,舀了一勺菜里的红油汤。

  然后,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

  叶珈宁瞪大了眼睛,像一只表情滑稽的大眼猴:“卧槽槽槽槽,壮士,你属辣酱缸的吗!”叶珈宁又惊又笑,有点得意地戳着阮白芫,“完了小白,你的阴谋诡计泡汤了,方帅帅他不怕辣!”

  而阮白芫的表情,活像方谨舟把那碗汤扣在了她脸上。

  不。

  方谨舟并不是不怕辣。

  而是她这道菜看起来恐怖,实际上加了很多酸梅汁,一点都不辣。

  酸的加入,大大削弱了辣椒本身的刺激性,再加上她用的山椒虽然多,但只是相对平淡的品种,至于那厚厚一层红油,也是用来唬人的。

  当然了,门外汉叶珈宁根本不会注意这个小细节,更不会知道,这只是阮白芫的一个恶作剧。

  阮白芫已经多次重申,她不想做菜。

  可方谨舟执意逼她,逼她站在炉灶前,逼她开火。阮白芫最讨厌被人胁迫,所以她故意做了这么一道菜,用来挑衅方谨舟。

  一锅红汤,是一个下马威,她要看到脸上错愕、震惊的表情。

  可是方谨舟怎么应对的?他直接拿起勺子,喝了一大勺红油汤。阮白芫张牙舞爪的小花招,瞬间被他挡回来了。

  姿态优雅,不动声色。

  可恶!

  几条小虫子在心上乱抓,阮白芫臭臭的一张脸,问:“你怎么发现的?”

  方谨舟微微一笑。

  “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酸味,如果再晚来一点,可能就没法发现了。”

  庆幸的语气,又带着一点得意,阮白芫顿时觉得,这人更讨厌了。

  不过正像她之前所说的,这道菜的难题,并不在辣味上。

  煮鸡蛋?对,就是煮鸡蛋。

  阮白芫有信心,方谨舟想跨过那道真正的障碍,并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在叶珈宁心里,他已经认定阮白芫必输了。“方帅帅,你做的是什么啊?”叶珈宁迫不及待地凑到方谨舟身边,掀开托盘,看向里面的菜品。

  “啊!”他惊叫了一下,有点失望地问,“这什么啊?”

  不过是芝士焗饭陪雪梨,还有一杯小小的红酒而已。

  焗饭只有袖珍一坨,摆成女孩子们喜欢的心形,中间点缀着荷兰豆、虾仁、小番茄等寻常食材。

  叶珈宁不禁脑洞大开,难道玄机都在那块梨上??在红酒上??

  方谨舟拿着一柄小勺,含笑看着阮白芫:“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巴黎最正宗的做法,你尝一尝,看吃不吃得惯。”

  阮白芫狐疑地看着方谨舟,她接过小勺,挑起了一丁点儿芝士。

  阮白芫发誓,她真的只挑起了一点点。

  一股浓郁的臭气,突然在三个人之间炸开,那臭味层次感分明,细分有臭脚丫子味,几天没洗澡的臭汗味,还有一丝丝食物臭腐败味。

  叶珈宁双脸扭曲,终于认出了那食材的真容:“MMM……Monster?你用了Monster Cheese?”

  方谨舟轻轻点了点头。

  夭寿啊!!

  叶珈宁回想方帅帅那温柔的一句“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同情地看了一眼阮白芫。

  卧槽没看出来,方帅帅的心,竟然这么黑啊!

  叶珈宁的脑子里自动发射弹幕:各位朋友,上午好。在您面前的,是大名鼎鼎的Monster Cheese,中文译名为魔鬼奶酪。对,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一种奶酪被赋予了“魔鬼”的名字,可以想象它多么可怕!据说在巴黎公共场所吃了这种奶酪,会被毫不留情地打成猪头!

  叶珈宁:不幸的是,我的好朋友阮白芫,即将挑战这种最没人性的食材。我的心里已经为她唱起了哀乐,请大家与我一起,为她默哀三秒钟!

  阮白芫:……

继续阅读:第8章 我不配做一个厨师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