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阮小厨厉害得上了天
高轩过2017-11-22 11:012,432

  方谨舟慢吞吞地说:“我不开玩笑。”

  说罢,他挽起了自己的衣袖。衣服下面的的手臂肌肉匀称,纹理清晰,不像黄毛似的虬结成一大块,看起来非常让人赏心悦目。

  孰高孰低,高下立现。

  方谨舟的眉眼依然淡淡的,仿佛黄毛是他一伸手就能捏死的蚂蚁。

  黄毛见形势不对,马上认错:“哎呀,哎呀,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嘛,这位美女,刚才是我不对,你别放在心上。”

  黄毛赶紧挂起“和气生财”的笑容,有点讨好地说:“今天帅哥美女的菜金,还有那位奶奶的菜金,我全都免了,就当我开店不久,博个开门红哈!”

  方谨舟回过头,问阮白芫:“你还想说什么?”

  阮白芫吞了口口水:“啊?”

  方谨舟耐心地重复道:“厨师使命,经营守则一类的东西。”

  方谨舟:“不跟他说明白,你会憋得很难受吧。”

  阮白芫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蹬蹬蹬绕到方谨舟面前,开始了她的主场。

  “小伙子,你这样很不对你知不知道。”

  “为什么开冒菜店,挣快钱吗?料理是带给人幸福的的东西啊,你这么好的身材,去做个健身教练都比开店赚钱。”

  “让顾客吃到一口热乎乎的饭菜,才是作为厨师的使命啊!”

  ……

  阮白芫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到最后黄毛面有菜色,看样子他更情愿被方谨舟揍一顿。

  “好吧,就这么多,你赶紧看看后厨有没有老鼠。”阮白芫狐假虎威地站在方谨舟面前,很霸气地挥了挥手,“方帅帅,咱们走了!”

  方谨舟心念一动,跟在阮白芫身后。

  两人无言地走过一条大街。

  方谨舟率先开口:“咳,你刚才夸黄毛身材好,说他适合去做健身教练。”

  阮白芫一边踢石子,一边随意地问:“客套一下嘛,怕把他打击的太惨……怎么啦?”

  “没什么。”方谨舟说,“觉得你的眼神不太好而已。”

  “身材更好的人,明明就站在你面前。”

  阮白芫:……

  短命的话题速卒,两个人陷入了迷之沉默。

  又穿过一条街,方谨舟问:“刚才为什么叫我方帅帅?平时你几乎不叫我的名字。”

  “嘎?”

  方谨舟一本正经地说:“是不是觉得觉得我很帅啊。”

  嘎?

  阮白芫整个人安静如棒槌,很久没有回答。

  方谨舟回头看,只见阮白芫一副恶寒地抖了抖肩膀,抖落浑身的鸡皮疙瘩。

  阮白芫说:“没什么,被你的想象力惊呆了而已。”

  ***

  两个人一路斗嘴穿过了四条街,阮白芫去小卖部买饼干,方谨舟在巷子口等她。

  突然,方谨舟感受到一阵从背后袭来的压力,他机敏地闪身一错,却仍然被一根沉重的钢棍打中肩膀。

  小卖部门口,阮白芫刚刚买完东西,一抬头看到巷子口的场景,她手中的饼干吓得掉在地上。

  “方谨舟!”

  “不要看,退回去。”方谨舟一手抓住钢棍,头也不回地对阮白芫说,“待在里面,别出来!”

  然后他抬起脸,终于看清了自己面前的对手。

  黄毛痞痞地笑着,在他身旁,还跟着两个穿黑背心的肌肉青年。黄毛刚才嘴上受教,心里却气不过,对比自己跟方谨舟的实力,大概觉得以一打三能打得赢,所以他暗中集结了自己的小兄弟,决定给方谨舟一个教训。

  “那个店里还有个女的,去给我拖出来。”黄毛有兄弟傍身,又恢复了黄爷的架势,“顺便让店老板老实点,敢报警的话,他这个店就别想开下去了!”

  方谨舟淡淡地一撩眼皮,又露出了那种高傲地姿态。

  他一字一顿地说:“你,别,想。”

  阮白芫站在店里,正好在手忙脚乱地拨报警电话,号码很快接通,警员询问她:“桃源街道有斗殴事件?哦,是单方面斗殴……报一下你们的具体地址?”

  “我们在桃源街道284号巷子口,对方有三个人,全是彪形大汉。”阮白芫着急得有点想哭,“我朋友快被打成柿饼了,请一定快点来!”

  阮白芫飞快地说明了情况,然后她把手机一揣,收起了小女人的姿态。环顾四周,掏钱,义无反顾地抄起店里最重的拖布。

  ***

  与此同时的巷子口,方谨舟和黄毛在激烈对峙着。除了一开始挨的一钢棍,方谨舟吃了不少暗亏。

  毕竟双拳不敌四手。

  方谨舟死死守着小巷,没有让黄毛他们靠近一步,正当他说出:“你们过不了我这一关”的时候,阮白芫从小卖店里冲了出来。

  她拿着那杆大型拖把,真的很像神话里的某位神仙,拖着的那根九齿钉耙。

  黄毛:??

  方谨舟:……

  阮白芫健步如飞地冲到黄毛面前,兜头把拖布扣到了黄毛头上。方谨舟没太看清阮白芫是怎么做的,好像她个头太矮,还不得不举着拖把,用力跳了起来。阮白芫这一招放到电影史上,只有霹雳娇娃可以与之媲美,除了被糊得一脸懵逼的黄毛,所有人都看傻了。

  阮白芫趁机夺过黄毛手中的钢棍,对着他一顿痛揍。一边揍一边问:“你们还有谁敢来?谁敢来?”

  黄毛:卧槽这个拖把里还有一股shi味儿,怎么回事!

  情况出现了惊天大逆转,或许黄毛想得没错,以一敌三真的能缠住方谨舟,但加上一个暴躁起来直逼特斯拉的阮白芫的话……

  嗯,那个画面,还真挺不忍心看的。

  幸好刚才接电话的警员及时出警,救了黄毛他们一命。警员一共来了三个,其中个子矮的那个还在纳闷:“哎?刚才打电话的不是个女生吗?”

  阮白芫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没错就是我。”

  咳,警员震惊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女孩子报警的时候那么楚楚可怜,挂掉电话,一言不合就开始揍人了……

  警员们很快了解完了情况,加上有小卖部老板作证,方谨舟简单去警局录了个笔录,事情就算了结了。

  当黄毛听说阮白芫她外公是澄阳镇首富,老干爹麻辣酱是她家产业时,更是吓得连屁都放不出来。

  “小姐姐,”黄毛举手投降,哭丧着脸说,“我回去一定检查厨房,保证它比我的银行卡还干净……拜托你一个亿万富翁,不要随随便便出门吃冒菜了!”

  呵呵,黄毛刚才表面认错,暗地里玩阴的,阮白芫彻底不想搭理他了。

  阮白芫臭着脸走出警局,在门口看到一个比他脸更臭的人。

  方谨舟站在一片阴影里,单手扶着额头,貌似被她搞得有点头疼。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她:“胡闹。”

继续阅读:第27章 你看你看红透的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