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看你看红透的脸
高轩过2017-11-23 11:042,253

  阮白芫:“你说什么?”

  方谨舟看她一眼,重复道:“胡闹。”

  两个人之间充斥着淡淡的火药味,甚至,比刚才的气氛更凝重。

  阮白芫莫名其妙地瞪了方谨舟一眼,“蹬蹬蹬”迈开腿,默不作声地走在前面。穿过几条街后,她不太服气地回过头问:“我怎么胡闹了?”

  一副方谨舟不说清楚,今天两人都别回家的模样。

  方谨舟面无表情地抬起脸,与僵硬的表情相比,他的眼睛里藏了太多情绪。阮白芫一开始是赌气的,但慢慢的,她觉得整个人被包裹在柔光中,甚至要被方谨舟的眼神融化。

  两人之间和谐的气氛大约持续了一秒钟。

  一秒钟后,迅速开撕——

  “我说过了,让你不要来,会受伤。”方谨舟说,“你以为黄毛手里拿的是什么,玩具吗?”

  “可是我赢了啊!”

  “赢了不代表你就对。”

  “那怎么才对?”

  “听我的话,待在安全的地方,不要动。”

  “嗬,方谨舟。”阮白芫不服气地说,“也就是说,比起被我这个神奇女侠半路相救,你更想被黄毛他们打成猪头了?”

  阮白芫倒退几步,围着方谨舟转了一圈:“你看看这,还有这,衬衫黑了一块,裤子也被打破了,你现在浑身是伤啊你知不知道——”

  阮白芫这话没能说完,因为方谨舟突然扯住她的胳膊,把她往他的方向一拉。她有个错觉,那就是方谨舟原本想把她拉到怀里,但男人最后克制住了,他抓着她的胳膊,身体跟她有大约一拳的距离——

  “下次不要再逞英雄。”方谨舟隐忍地看着她,下颌线因为生气而紧紧绷着,手上青筋暴起。他的视线在空中焦灼,手掌传来灼热的温度,阮白芫一愣,竟然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你怎么了?”她愣愣地问,“这只是一件小事……”

  男人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终于没有忍住刚才的冲动。他轻轻把她带到怀中,下巴在她的头顶轻轻一磕。

  “不是小事。”

  “如果你出现什么问题,黄毛不仅仅是进警局那么简单。”

  阮白芫突然撞进了一股薄荷味,那是方谨舟衣服上传来的味道。男人大概知道自己逾矩了,这个怀抱只持续了一秒钟,他很快又放开了她,那股淡淡的薄荷味在鼻尖消散——

  方谨舟说:“阮白芫,你吓死我了。”

  阮白芫老脸一红。

  大热的天儿,她觉得自己蒸了个桑拿。

  方谨舟没有解释这句“吓死他了”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解释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他一言不发地放开她,头也不回朝阮家的方向走——

  阮白芫也是一个脑洞非凡的女子,她站在原地,心里想:

  什么香水的后调是薄荷味的啊?

  还挺好闻的,改天买来喷喷啊。

  阮白芫和方谨舟一前一后回到阮家。

  叶珈宁先看到了冰块脸附体的方谨舟,问他:“嗝,你们吃个饭怎么这么久?吃的燕窝鲍鱼啊?”

  又看到了幽魂似的阮白芫,他问:“咳,方帅帅的衣服怎么脏了?”

  并没有人理他。

  方谨舟找了一套干净衣服,默默地去浴室洗澡。阮白芫撑着下巴坐在天井里,想心事。

  叶珈宁戳她:“唉,小白,你跟方帅帅怎么了?”

  魂飞天外的阮白芫这才回魂,一脸戒备地问:“什么怎么了,你哪只眼睛看我们怎么了?”

  叶珈宁更加奇怪:“你俩一前一后回来,一个脸白得跟面粉缸一样,另一个脸红得像虾子。咳,说实话,方帅帅撩你了吧……”

  阮白芫的反应更加激烈。

  “什么他撩我了他凭什么撩我啊我哪有这么容易被撩动你想什么呢——”

  叶珈宁:“没撩你紧张什么?”

  阮白芫:……

  阮白芫:“咳,方谨舟刚才被揍了一顿。”

  阮白芫:“我现在回想了一下,觉得他被揍是为了保护我。咳咳,事情是我惹的,是我非要逞英雄。”

  叶珈宁:“所以呢?英雄救美,快意江湖,你爱上他了?”

  阮白芫:“……那倒没有。”

  阮白芫推了推叶珈宁:“你去看看,他伤得重不重。”

  嘎?

  阮小姐,你的朋友名义上是个Gay啊你知不知道。

  方谨舟在洗澡呢,你让一个Gay去看他,无异于拿煮熟的鸭子去喂黄鼠狼吧。

  然而,阮白芫坚持让叶珈宁去看。

  叶珈宁一步三退地走到了浴室门口,探头进去说了些什么,又被秒速赶了出来。

  叶珈宁:“小白,方帅帅不让我进去。他说了,谁惹事,谁治理,谁开发,谁保护。”

  阮白芫:“……”

  阮白芫拿着一盒药膏,磨磨蹭蹭地站在方谨舟的卧室门前。

  这间房子原本是阮家客房,很多年没有人住了,最近她、叶珈宁和方谨舟相继住过来,外公一直非常高兴。

  敲了半天没有人应,阮白芫以为方谨舟没听见什么的,推门而入。

  结果看见了一个背对门口,把浴巾围在腰上的裸男。

  啊不,半裸男。

  阮白芫虎躯一震,差点把药膏扣在地上。方谨舟正巧回头,深邃的眉眼轻轻撩过受惊的阮白芫——

  方谨舟问:“怎么了?”

  阮白芫:“啊啊啊啊你怎么不好好穿衣服啊,魂淡。”

  方谨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这是我的房间。”

  然后扯了扯嘴角,气死人地吐出了三个字:“我愿意。”

  是是是,好好好,你是大爷。

  不过看着阮白芫别扭的模样,方谨舟还是大发慈悲地套上了一件衬衫,下衣是牛仔长裤。

  阮白芫一边拿着药膏进屋,另一边嘴上还碎碎念:“啊,我刚才敲门你为啥不说?如果你说在换衣服我不就不会进来了吗?”

  方谨舟一边擦头发一边无所谓:“没什么不能看的。”

  阮白芫:“啊?”

  男人刚洗完澡,升腾的热气和荷尔蒙在他身边萦绕。

  方谨舟:“我又不是不堪入目。”

  年轻的身体,线条美妙的肌肉,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吗,

  方谨舟的脸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再说,她早晚都要习惯的啊。

继续阅读:第28章 厨师的品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阮小厨的超甜狗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