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立
半钗泠月2017-10-19 17:023,617

  这是……

  简悠然有些难以置信,“破而后立!”

  是的,破而后立,气海被毁之后,由一为二,水火分明。

  这两个灵力气旋并不是同等大小,蓝色的气旋有拳头大小,而红色的气旋则只有蓝色气旋的一半。

  此刻两个气旋悠悠旋转,让简悠然惊喜的是,那蓝色的气旋里竟然重新出现了被吞噬湮灭的绿色光点。

  这些绿色光点变得更加细小,似乎经历过一次焚烧之后,更加精炼纯粹,散发出的光芒更加明亮,给人一种小而强悍的感觉,孕育着蓬勃的生机和朝气。

  此刻,绿色光点正自发从气旋里游走出来,并且似乎有些害怕旁边的红色气旋,离着远远的,顺着简悠然被毁坏得面目全非的经脉流动,正在逐步修复与重塑。

  残破不堪的经脉,被绿色光点照耀流动之后,伴随着酥麻的感觉,缓缓的恢复了本来面貌,而且比之前的经脉更加坚韧,也更加宽敞,可以容纳更多的灵力通过。

  能够容纳更多的灵力,相应的也在说明她的修为比之前会增长许多。

  这一次破而后立,不仅气海出现了异变,全身经脉都焕然一新。

  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一直持续了三个时辰之后,被摧毁的经脉才全部重塑完成。简悠然深吸了口气,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依旧是满满的绿色,景色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在她眼中看来,却非常的不同。

  在此之前,她的目光所及,青草就是青草,平川就是平川,可现在看去,却发现,她并不用刻意,便能看到那青草上最细小的叶脉纹缕,还有那草叶上啃食着一颗晨露的的小小瓢虫。

  野花旁围绕的蜂蝶飞舞,她甚至能数清蜂蝶触角上的绒毛。

  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嗅觉,自身五感,都有了明显的提升。

  对世界的感知也忽然清晰透彻起来。

  “难道是我的修为踏入新的阶段了?”

  耳聪目明,这奉命是踏入凝脉巅峰才会有的最直接的体现和标志。

  简悠然又惊又喜,连忙展开内视,只见体内一条条经脉闪烁着淡淡的绿色光泽,如同是一条条植物的叶脉,这些经脉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同,足有以前的两倍粗,充满了盎然的生机和活力。

  百脉归海,所有的经脉皆尽归于气海,焕然一新的丹田之中,两个气旋在缓缓的自行旋转,互不干扰。如同两盏明灯,照亮整个身躯内的每一条经脉。

  简悠然略略催动灵力,两个气旋同时加速转动,飞快旋转,充沛的灵力瞬间布满全身,只要她意念一动,便可发出攻击。

  调动灵力的速度比以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简悠然没有迟疑,指尖一旋,灵力激发,她想试试看,除了这种自身的感觉,在法术上是否真的有进步的效果。

  结果指尖一响,半空之中凝出一团厚重的雨云,覆盖的面积足有三丈见方,紧跟着便淅沥沥下起一阵急雨。

  攻击的手段虽然她也会几个,可这十年来一直耕作灵谷,用的最熟练的便是灵雨术,所以这一抬手,使出来的便是普降灵雨,灌溉田地的本事。

  这场灵雨下过之后,地面上那承受了雨露的地方,青草如同疯了般飞快成长,草叶绿油油,亮晶晶,顷刻之间便长到半人多高,更是从中抽出一根硬茎,开起一朵小小的花来。

  这草都是最普通的野草,并不是开花的品种,此刻在这灵雨的滋润之下,竟然异变般的开起花来,看的简悠然睁大双眼,惊奇无比,也是惊喜无比。

  “哇,好厉害!好像真的变厉害了!”

  简悠然盯着收回的手掌,欣喜若狂,如果说刚开始还有些懵懂的话,那么经历这一系列变化之后,她的心中也有所明悟。

  眼前这一片绿地,或许是幻术所致,但是其内却充满了木属性的灵气,她的水火灵根本来在感受木属性灵气时是比较迟钝的,可是她气海之中的绿色光点却非常灵敏的受到木气感染,进而引发了此地木属性灵气的疯狂涌入。

  木性生火,这就导致了本来受到水灵根压制的火灵根的爆发,反而压倒了水灵根。

  此地浓郁的木气或许是木灵根修士的机缘,并不适合她,只是她比较幸运,歪打正着之下,反而将混杂在一起的两个灵根冲开,水火分别形成了自己的气旋。从此再也不会互相干扰,争夺消耗。

  简悠然兴奋了一会后,又仔细感受了自己的境界。

  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真的达到凝脉巅峰,境界还是原来的凝脉初期。

  只不过是因为气海里有两个气旋,比其他同阶修士多出一个,所以在法术威力上,比同等境界要高出许多,相当于凝脉巅峰。

  说的夸张一些,就算遇到凝脉巅峰,她也有实力一战,只不过因为双方掌握的法术基础不对等,所以在实力上,简悠然比之凝脉巅峰,还是略有不如。

  不过这也足够让简悠然欣喜的了。

  小小的山谷里温暖如春,山崖上有一条小小的瀑布流下,泠泠的水声如同悠扬的乐曲。

  在这山谷的正中,生长着一棵巨大的梧桐树,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几乎将小山谷上的整片天空遮挡,每一片树叶都如雨伞般宽厚巨大。透过树叶的间隙,甚至可以看到许多鸟类,将巢穴直接搭建在树叶上。

  身穿绿色法袍的供奉大人懒散的坐在树下,背部轻轻靠在梧桐树的树干上,有微风轻轻吹拂,将他乌黑的发丝吹起,仿佛将他埋藏在微风里,埋藏在树叶间。

  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安宁,伴着悦耳的水声,和谐而自然。

  他的气息,跟山谷里的风景合二为一,融为一体。

  没有一丝一毫的突兀。

  “噗!”

  与世界融为一体的供奉大人,突然发出了一个无法忍受下的笑声。

  可惜这么和谐优美的画面,就这样轻易的被打破了。

  “哈哈哈……”

  供奉大人笑得肆无忌惮,惊起梧桐树上的许多鸟儿,“简悠然,我没看错吧,竟然是灵雨术?噗,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了一阵,才敛住笑容,摇了摇头,“赤阳老头,虽然你没安什么好心,不过这个鱼饵还真是有趣,承你的情,这份礼物,我就收下了。”

  他又有些不甘愿的道:“早知道她这么有趣,不用赤阳老头相送,我应该早点去外门把她收过来的。”

  光门之外的霍芸,在看到简悠然获得机缘之后,突然使出一个灵雨术来,也是面色一黑,“简悠然到底在搞什么鬼?”

  每个弟子所获得的机缘不同,她所持有的法器只不过是能观看到画面,却无法知道每个弟子所获得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机缘,所得不过是凭空推测。

  “难道简悠然得到的机缘是灵雨术的增强?”

  霍芸皱眉看着光幕中,简悠然施展出来的灵雨术,其范围之广,功效之强,确实超出了凝脉初期的境界。

  可是,这种强度的灵雨术,只要到了凝脉后期,任何人都可以施展出来,如果这个机缘,只是增加了灵雨术的强度,这……还能叫机缘了吗?

  霍芸猜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反而弄得自己有些心烦意乱。

  她忽然惊觉,这种心烦意乱不是她应该有的情绪,隐隐的竟有些动摇了道心。

  霍芸吓得浑身一颤,连忙吐纳深呼了几口气,将这情绪摒弃,“这简悠然竟然能撼动他人道心?好诡异。难怪韩真真会被她气得吐血,看来并不能完全归咎于她心性不佳之罪。”

  转头向显示着韩真真的光幕看去,只见韩真真还在火海石桥上拼命前行,霍芸更加笃定,这韩真真如果真是心性不佳,绝对不可能一连在火海石桥上忍受的住三个时辰。

  韩真真脚下的鞋子早就已经被炽热的石桥融化掉,此时此刻,她已经赤着双脚在行走,脚心更是早已被烫烂。

  灵力早已消耗一空,她身上的虽然穿的是具有一定防护功效的内门弟子法袍,可依旧抵挡不住长时间的火海侵袭,早已被烧成了片汤般披挂在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白皙的皮肤,几近半裸。

  周身上下的肌肤如今已经出现皲裂,鲜血顺着皲裂的伤口缓缓渗出,整个人都如同一个血人。

  凄厉如鬼。

  可是就算如此,她也依然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要紧牙根苦苦坚持。

  韩真真能够感受到,这火海石桥带有强烈的压迫性,这种压迫性能够极大的磨砺心性,最开始踏上石桥,前方似乎没有尽头,可当她坚持过三个时辰之后,那没有尽头的前方,竟在一片火红之后,赫然出现了一座门户。

  在被选入翠生谷之前,她的师父就将进入翠生谷可能遇到的情况帮她做了几种分析,其中最好的便是这火海石桥,也是最适合她的一种机缘。

  只有抱着最坚韧的信念,才能从无边石桥上找到真正的出口。

  而现在,她做到了。

  出口,就在前方。

  肆意狂狷的火海不时扑上,舔舐着石桥,越是靠近出口,热度越是强烈。

  韩真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烧着了,头发,眉毛,皮肤,血液,骨骼,所有的一切都在冒着火。

  距离前方,还有十步之遥,可是每一步都仿佛难以踏出,她的脚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屈的意志喷薄而出——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布,六步……

  体内燃烧的的火,沿着每一次呼吸从口鼻中喷出。

  七步,八步,九步……

  韩真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火球,可是那第十步却是谁也不能阻挡的迈了出去。

  一步落下,轰然一声,韩真真如梦初醒。

  眼前,一片翠绿。

  乌黑的长发,光洁的皮肤,纤尘不染的内门弟子法袍,一切都好好的。

  刚才的经历,如同幻境,没有火海,没有石桥,更没有烧成火球的自己。

  只有满眼的,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

  喜欢本文的话,请留言支持我吧~~

继续阅读:第十章 狭路相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