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狭路相逢
半钗泠月2017-10-19 17:023,606

  柔和的微风从身体上拂过,那感觉非常舒服。

  虽然火海石桥只是幻术,可在其中经历过来的韩真真,那种对心志的磨砺却留了下来。

  或许修为并不能提升,但这种心路上的体会却比之更加宝贵。

  “这就是我的道,我要走的路。”火属性功法向来如此,霸道之极的同时,也容易令心志失守。心志的磨练就显得尤为重要。

  韩真真放松身体,感受着生命新生般的阳光,感受着微风中混着的树木芬芳,幻境里的经历实在太痛苦了,她需要这种放松。

  “真真?是真真吗?”

  身后传来的声音有些耳熟,韩真真转过身去,只见不远处,正有一个少女兴高采烈的向着她不停招手,开心的笑道:“果然是你!你怎么突然间就跑到这里来了呢?快过来,快过来,这地方好像是个幻境,咱们可以一起找找如何破除幻境的办法。”

  韩真真看着少女脸上的笑容,神色中忽然露出一抹冷傲,眼眸沉光,笔直修长的双腿一步步向她走去,冷笑道:“真是冤家路窄,简悠然,我们果然相遇了!”

  在进入光门之前,她就知道,这次试炼,途中总会与其他弟子相遇的时刻,与简悠然相遇也是有一定几率的。

  她的笑容,随着前行的脚步,越来越冷厉,眼眸里的光芒更是如刀一般锋锐。

  她更是在这前行之中,运足了灵力,火属性的灵力疯狂肆虐,几乎是才一离身,便嘭的一声,在她背后形成巨大的火焰虚影。

  此地本就木气充足,这火焰虚影几乎是一出现,便如同将此地所有木气点燃,轰轰之声中,已经在她背后凝成实质般的巨大火墙。

  如山压倒。

  简悠然在迟钝,此刻看到韩真真带着如此危险的气息向自己接近,也终于意识到了危机。

  “那个……真真,你要干嘛?”

  简悠然有些害怕的往后退,“有话好好说啊,你这是要干嘛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谁跟你是朋友!”韩真真大怒,再也等不及这样一步步走下去,脚下猛然加速,直接向简悠然冲了过去!

  素手一挥,凝脉巅峰的气势爆发出来,如同出闸的猛虎,灼热的火气向着简悠然猛然扑来。

  “啊,你不要这样啊!”简悠然大吃一惊,口中叫着,极速向旁边一跃,扭身闪躲。

  “轰隆”一声,那火气扑不中简悠然,直接撞向地面,如流星陨落,将青翠的草地砸出一个焦黑的大坑。

  简悠然看得倒吸口冷气,脸色更是一白,连忙指尖向着韩真真脚下一指,气海中两个气旋同时旋转,一个豆大的光芒在指尖亮起。

  韩真真脸色一沉,“区区凝脉初期,竟敢还手!”

  对于简悠然的法术,她嗤之以鼻,脚下不停,向前逼近。

  可是还没等迈出一步,猛然感到地面倏然塌陷,更是像活了一般,疯狂翻滚起来,仿佛底下有什么凶兽要破土而出。

  吓得她高高跳起,半空中只见原先踏足之地,土翻如浪,足足翻起四五寸,绞着原本生长的青草,狼藉一片。

  韩真真重新落地之后,侧头看着旁边翻起的地面,纵横三四丈的地面上,无数的青草被翻涌的土浪绞成碎渣,场面看起来相当恐怖。

  “你这是什么法术?”韩真真有些后怕,如果刚刚不是躲得及时,恐怕自己的双脚也要像这些青草一般被绞碎了。不过凝脉初期掌握的法术里,好像没有什么法术能造成这样大的破坏性啊?

  简悠然也有点惊呆,她睁大双眼,认真的看了看地面上自己造成的效果,又看了看韩真真,认真而无辜的道:“……我,我用的是犁地术啊……”

  听了这个答案,韩真真险些又要吐血。

  犁地术!竟然是犁地术!!!

  这犁地术跟灵雨术,是所有灵植院弟子都会的法术,而且也是最先学的两个法术。

  但是这两个法术,可不是用来攻击的,它们的作用,顾名思义,犁地术是用来开垦仙田,翻土松土之用,灵雨术则用作浇水灌溉,可滋润土地,令灵谷长势喜人。

  这犁地术,是最最普通的,用于种植灵谷所用。

  她——她堂堂金粟门内门弟子,竟然被……被一个普通到金粟门上到掌教真人,下到外门弟子,人人皆会,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犁地术”给攻击了!

  而且,最郁闷的是,她竟然还被这个“犁地术”的攻击,给吓到了!

  还吓得跳起来,还跳得那样高!

  “你——你故意的吧!!”

  韩真真气急败坏,不可饶恕,简直不可饶恕!

  “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事实上,我也被吓呆了,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你别生气。”简悠然连连摆手,韩真真表情太过狰狞,明明是个美人的,这会儿看着有些恐怖了点。

  “你再说一遍试试!”韩真真睚眦欲裂,咬牙切齿,“你也被吓呆了?简悠然,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简悠然有些委屈,她真的是被吓呆了,没想到一个普通的“犁地术”竟然能造成这种效果。

  韩真真已经不想听简悠然继续说下去了,她铁青着脸色,双手一挥,全身灵力发挥到极致,在她背后那火焰虚影被她猛地向简悠然推了出去。

  热浪翻涌,排山倒海的向简悠然盖顶压去!

  再也不是虚无的,而是真正凝结成了一片巨大的火墙。

  简悠然尖叫一声,连连退后,可这火墙蕴含着韩真真全身法力,火灵力本来就暴躁狂怒,加上韩真真本就怒火中烧,气势汹汹的来临,又怎容她轻易躲过?

  简悠然眼见躲不过去,只得边扭头跑开,边回身一指,而后抱头蹲下。

  “你竟然还敢指!”眼看着她的指尖泛起蓝色莹光,想到先前那个“犁地术”,韩真真气得要死,奋力催动火墙,向着简悠然疯狂压近!

  “轰……”

  万里晴空,猛然响起一声炸雷。

  一朵巨大的雨云笼罩下来,狂风骤雨猛然降下。

  粗大的雨滴,如同天降瀑布。

  韩真真那声势浩大的火墙,如同被一瓢冷水熄灭的火苗般,在这瀑布般的雨水中熄灭。

  空气中甚至还响起火墙湮灭时发出的濒临死绝般的嘶嘶声。

  简悠然被那火墙逼得抱头蹲下,等了半晌,才敢微微抬头,从手指缝隙里看出去。

  只见韩真真站在离着她不远的地方,神情呆滞。

  这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不仅浇灭了韩真真凝聚出来的火墙,更是将她浑身淋湿,满身是水,头发更是打成绺黏在脸庞上,如同落汤鸡一般。

  韩真真脸色惨白,打了一个寒战,她低头看了看地面上被雨水淋过的地方,已经开始飞速生长的青草,咬牙切齿的望向简悠然,一字一顿,从牙缝里迸出三个字来:“灵、雨、术!”

  简悠然嘿嘿干笑了两声,有些过意不去的看着落汤鸡般的韩真真。

  在外门十年,因为灵根的问题,修炼速度缓慢,十年来几乎没什么进展,一直在凝脉初期徘徊。久而久之,简悠然也有些认命般的静下心来,努力种好灵田。

  所以在众多初阶法术里,练得最熟的,便是这“犁地术”和“灵雨术”,所以遇到危险,本能的就施展出了最熟悉的法术。

  只是在气海变成两个气旋之后,她施展“灵雨术”的时候,因为只是试验,效果虽然比平时要强,却并没有其他感觉。刚刚则是受到生命威胁之下的全力施展,威力惊人。

  “噗——”一口鲜血喷出,韩真真出离了愤怒。

  竟然接连二三的被“犁地术”和“灵雨术”这种耕作使用的法术戏弄,原本只不过是想教训一下简悠然的心思,已经全然转变成了骇人的杀机。

  眼见韩真真又吐血了,简悠然想要上前,可想到刚才她那恐怖的火墙,又不敢靠近,只能站在原地,幽幽的道:“真真,那个,那个,对不起哈,我也不知道这灵雨术竟然能浇灭你的火墙。我……但是这也怪你,你干嘛突然要用打我呢?”

  喉头涌起一片腥甜,韩真真努力咽下,才没有再喷出血来,她阴沉着脸色,冷冷的注视着简悠然,伸手在腰间一拍。

  她腰间系着一个小小的口袋,墨绿的颜色,上面有玄奥的花纹,简悠然知道那是乾坤袋,纳须弥于芥子,里面自成空间,可以收放一些物品在里面,非常方便。

  但是乾坤袋是非常珍贵的物品,只有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才会被宗门赐予,而且这种乾坤袋的等级比较低,其内的盛放空间非常有限,只有一丈见方。可对于内门弟子来说,一样珍贵。

  简悠然也很是眼馋,要是有了这么个乾坤袋,自己一些不方便随身携带的东西,便都可以放入乾坤袋中了。

  韩真真的手掌接触到腰间的乾坤袋后,随着她的手臂再次抬起,一抹寒芒便由她掌心飞出,在半空中凝成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剑。

  这小剑没有剑柄,只有两指宽的剑身,双刃雪亮,一被从乾坤袋中放出来,便散发出阵阵震慑人心的气息,让简悠然心头一颤,强烈的危机感如同阴云罩顶般笼罩在心头。

  光门之外,霍芸倏然站起,紧紧盯着光幕中拿出飞剑的韩真真。

  她刚刚还在惊叹简悠然凝脉初期的修为,却能活用两个最基本的耕作法术,破解了韩真真的进攻,虽然有些不着边际,但斗法无定式,胜者为王,这简悠然也算有些本事。

  可转眼之间,当她看到韩真真拿出飞剑,终于忍不住站起,“这韩真真也太过大胆,弟子之间斗法切磋也就罢了,竟然动用飞剑,此事万万不可……翠生谷试炼向来禁止猎杀同门,一定要阻止她们……”

  霍芸正要进入光门,半空中猛然一道长虹向她飞去,霍芸惊异抬头,将拿长虹接入手中,霞光散去,里面是一枚玉简。

  她微微皱眉,将玉简捏碎,一个苍老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从中传出:“不要管。”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傻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