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傻瓜
半钗泠月2017-10-19 17:023,392

  不要管?

  “师尊?不要管吗?可是……”

  她的职责所在,就是监护这些进入翠生谷的弟子啊。

  “不要管。”

  那个苍老的声浪再次传来,似乎怕她说不听般的,连续说了三次,一次声音大过一次,到了最后,这三次音浪相叠,每一个字都仿佛要铭刻入霍芸的骨骼血脉之中。

  “是,师尊。”霍芸一震,只得重新盘膝坐下,眉间隐含忧虑的继续向光幕上看去。

  飞剑横悬在头顶,寒光森然如雪。

  韩真真目露凶光,她已经忍无可忍,拼了触犯门规,也要收拾掉简悠然,一雪前耻!

  简悠然抬头盯着半空中微微颤抖的小小飞剑,淡红色的光芒附着在剑身上,如同穿了一件火焰铠甲,面对此情此景,她反而不害怕了。

  被韩真真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泥人也有土性子,简悠然心里也有些气愤。

  不就是飞剑么?本姑娘气海里还有两个气旋呢!

  不就是火焰剑芒吗?本姑娘也有一条火灵根呢!

  谁怕谁啊!

  她虽然习惯于安分守己,可是外门十年莫离,内心里自有一股子坚韧的狠辣,如今凶性被激发出来,火红气旋顿时在体内疯狂旋转。

  “哼!”看她不逃,反而与自己对峙,韩真真冷哼一声,手下再不留情,一掐剑诀,喝道:“去!”

  一字落下,小小飞剑在空中一颤,瞬间化作一道霞光,向着简悠然激射而去!

  剑身上的火焰铠甲,在半空中划下一道轰然红光,如流星陨落。

  掀起层层热浪,先于飞剑扑面而来。

  疯狂旋转的红色气旋,如同受到这飞剑气势的激发,顺着经脉狂涌而出,凝脉初期的法力如洪流一般向着飞剑发起了猛烈的迎击。

  “嘭!”

  两股攻击在半空中相遇,发出一声闷响。

  似遇到了某种阻隔,飞剑微微一顿,便继续向前,简悠然发出的攻击瞬间便被击破。

  虽然她多出一个气旋来,可是火灵根形成的气旋,实力只在凝脉初期,对上韩真真这凝脉巅峰,自然要落败。

  仅仅是被阻了一下,飞剑啥那就飞到了眼前!

  韩真真冷然而笑。

  简悠然眼见飞剑来临,执拗劲上来,竟然拼死不退。

  光门外,霍芸看着光幕上的情景,焦虑得握紧双拳。

  千韧崖上最高的一座山峰,有云霞蔚然,阳光照在云层上,形成美丽的光晕。

  金袍青年舒服的躺在一张石椅上闭目养神,眉心那道竖纹却亮着金色的光芒。

  那有些冷酷的唇角忽然向上微微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似嘲讽,又似叹气般悠悠的道:“真是傻瓜。”

  迎着飞剑,拼死不退的简悠然,忽然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声音一派悠然,“傻瓜,刚才的犁地术和灵雨术用的挺不错的啊,怎么不接着用?你修为没对方高,却要跟对方拼火灵力,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声音一入耳,简悠然就听出来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不由有些发怒。

  眼看着飞剑已经指到眉心了,要救她就赶紧出手,不想救就闪远点,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分析利弊,是要干什么?

  说来缓慢,其实不过一瞬间的事情。

  简悠然只觉眉心一凉,飞剑已经刺入她的眉心,一穿而过!

  “啊啊啊啊啊啊——”

  再狠辣的性子也抵不过生死瞬间,简悠然终于忍不住凄惨的叫了起来。

  完了完了,想不到啊想不到,自己还这么年轻,就要死掉了。

  被飞剑从眉心穿过去,自己的脑袋肯定变成两半了,这种死法还真是惨烈啊。

  足足叫了半刻钟,抱着头的双手缓缓撬开个小缝隙,简悠然眨巴眨巴眼睛,“咦?”

  如果脑袋被砍成两半的话,那两只眼睛看到的景物应该不会这么相同吧?

  简悠然忍不住用双手仔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呃,不会吧?竟然没有两半?”她有些后知后觉的道:“难道我没死?”

  脑袋还好好的在肩膀上,周身上下一个零件都没少,简悠然又惊又喜,“哈,是真的,我真的没死!”

  “叫完了?”

  一个声音忽然从旁边响起,简悠然一惊,霍然转身。

  眼前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绿色平原了,虽然还是绿意盎然,但是终于有了高低起伏。

  林荫如翡。

  离着最近的是一片树林,高矮疏密,虽然是一片树林,但因为树木种类繁多,给人一种错落有致的感觉。树林后则是一些起伏的山脉,山石嶙峋,陡峭之极。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却是树林前站着的男子。

  绿色的法袍随风轻摆,黑发没有束起,而是随意的披垂在脑后,看来有种说不出的慵懒之意,他掏了掏被尖叫声震得有些发痛的耳朵,“终于安静下来了。”

  “……”

  看着男子,简悠然两条眉毛一竖,欲言又止,终于是垂下头去,躬身一拜,“弟子简悠然,见过供奉大人。多谢供奉大人刚才出手相救。”

  虽然她还有点没明白供奉大人使了什么手段救下了她,但是想到董执事和霍师姐的再三嘱咐,一定要好好珍惜机会,侍奉得供奉大人开心,她也只能压下不甘愿的腹诽。

  明明亲眼看着飞剑刺穿了自己的头颅,怎么忽然就完好无损了呢?不愧是修炼了无尽岁月的供奉大人,这修为不知达到了怎样恐怖的境地。

  供奉大人淡淡扫了她一眼,看着她这谨守弟子资历,规规矩矩的一拜,笑道:“我救了你的性命,你要拿什么来谢我呢?”

  “??”简悠然听得一愣,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才道:“弟子由衷感谢大人出手相救,只是弟子在外门十年,每季只靠着种植灵谷勉强度日,实在是穷困潦倒,身无长物。您要是不嫌弃,弟子这里还有十块下品灵石……”

  她默默的从衣兜里取出十块下品灵石。

  “你的命就值十块下品灵石吗?”供奉大人无语望天,头痛的看着她伸进衣兜里的手,这十块下品灵石的典故,早晚得成为金粟门的传奇不可。

  简悠然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实不相瞒,这十块下品灵石还是韩真真的,只不过暂时寄放在弟子手中。如果供奉大人实在想要的话……”

  “没人想要你的灵石!”

  男子扶额,突然有点能够体会韩真真的心情,他也有想吐血的冲动。

  “要不这样吧,”简悠然悄悄抬眼观察着供奉大人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提议,“下个月是宗门的灵谷品阶大会,供奉大人不如教弟子一套可以有效提升灵谷品阶的功法,助弟子在大会中取得一个好名次,到时候弟子获得的宗门奖励,一定全部献给您!”

  机缘不仅要把握,还要争取,这道理,简悠然十年外门磨砺,从内定的亲传弟子贬为最底层的外门弟子,经受人情冷暖,自然体会最深。

  “夺得第一,奖励也不过就是两颗筑基丹,十瓶益气丹,对我毫无帮助。” 她这点小心思,男子皆尽看在眼中。

  “你这算盘倒是打得叮当响啊。你才不过凝脉初期,距离筑基还远,筑基丹虽然珍贵,但对你来说为时过早,短期之内用不到,还容易被其他弟子惦记。

  益气丹可以快速提升修为,你是水火灵根,本身在修炼方面多有阻碍,益气丹对你的效用不大,是鸡肋般的存在。

  你想用这两样你完全不需要的东西,来换取一套提升灵谷品阶的功法,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供奉大人,您真是太厉害了,弟子这点小心思,真是瞒不过您!”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简悠然适时的送上一记马屁,黑灿灿的眼眸里闪着真挚的光芒。

  男子眼珠一转,道:“这样吧,我这一生修炼了无尽岁月,孑然一身,甚是孤独,身边缺少一个说话的人,这次试炼完毕,你就不用出去了,在这里陪伴我一段时间吧。”

  “不行!”简悠然想也没想的拒绝。

  “为什么?”男子脸色一沉,要不要拒绝的这么快?

  “下个月就是灵谷品阶大会,我得回去照看我的灵谷。”辛辛苦苦种植了好久的灵谷,马上就要收割了,最后晒谷粒的时期可是关键,她得寸步不离的守着她的灵田,哪有空陪他啊?

  再说……简悠然拿小眼神瞥了男子一眼,说什么陪伴不陪伴,谁知道他这个陪伴是什么意思啊,万一有什么特殊要求可怎么办?

  跟着一大堆内门弟子一同侍奉,那是正常的侍奉;单独一个人侍奉,侍奉的内容可就不好说了。

  看她那瞟过来的小眼神,饶是供奉大人千年修行,也忍不住愤怒了,“你什么意思?我还不如你那破灵谷重要?”

  “当然不是了,供奉大人身份尊贵,不能跟灵谷相提并论,您不要这样妄自菲薄呀。”

  妄自菲薄?简悠然你会不会说话啊?他简直想一巴掌将简悠然拍死,一了百了啊!

  “供奉大人,您千万不要自降身份去比灵谷……”简悠然无辜的继续说道。

  她话还没说完,只见供奉大人“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

  “供奉大人,您怎么了?是哪里受伤了吗?”简悠然被吓了一跳,难道是因为刚才他出手救自己而被韩真真的飞剑伤到了吗?不太可能吧,不是说供奉大人的修为高深,法力无边吗?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滚回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修仙:种夫得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