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神秘邮件
心千结2020-01-15 16:463,432

  暖黄的灯光满当当地倾泻在屋子里,温馨感十足,黄悠悠的父母常年在国外,所以生日这种一年一度的大事也只轮得上她奶奶和她姑姑为她庆祝。

  三人欢快地唱完《生日快乐》歌,黄悠悠愉快地吹灭了蜡烛,给每个人分了一块哆啦A梦款的生日蛋糕,她把纸盘里的蛋糕消灭干净后又把饭前的作业拿出来检查了一遍,确定老师布置地家庭作业圆满完成,才蜷缩在沙发一端摸出手机开始看小说。

  黄楚然索然无味地调换着电视频道,她伸直一双大长腿,霸道地占有了沙发上的大部分空间,只给黄悠悠留了那么个角落。

  半个小时后,她发现她那小侄女看小说有些情绪化,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得跟个走马灯似的。

  这会儿,黄悠悠细眉细眼的小脸上满是悲愤,纠结得不行。

  “诶,悠悠,看什么小说呢?这么认真!”黄楚然用涂有新款豹纹指甲油的脚趾戳了一下黄悠悠蹲在沙发上的小腿,好奇地问。

  “《白白别走》,太虐了!”黄悠悠头也没抬,声线里却有一丝哽咽。

  这至于吗?看个小说还魔怔了?黄楚然无法理解地攒着眉,好看的杏核眼也很无奈地闪了闪。

  “我好像在热搜上看到过这部小说,人气挺高!”她摁着太阳穴仔细回想了一下,“里面好像有个女三还是女四很凄惨,瞎了一双眼,对吧?”

  黄楚然又用脚趾点了点黄悠悠的小腿。

  黄悠悠这下抬头了,面露惊讶、不解、稍微的愤怒等等复杂情绪,上下嘴皮一碰,念出里面石破天惊的经典台词:“姑姑,她失去的只是一双眼,可白白失去的是她的爱情啊!不应该白白更可怜吗?”

  我靠!黄楚然的面部肌肉瞬间紧绷,在黄悠悠刹那无助惊恐的表情下正色起身,随后一把夺走了她手机:“都快十一点了,还啃什么辣鸡小说?滚去睡觉!”

  黄悠悠撇着嘴,白嫩的小脸蛋化作了一朵愁云,她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慢吞吞地挪下来,在她姑姑凶狠眼神的注视中恹恹地回了卧室。

  随着“砰”一声清脆的响音,黄悠悠的卧室门紧闭。

  黄楚然瘫在沙发上三下五除二解锁了她的手机,然后颇为蛮横不讲理地卸载了她的所有小说读书软件,满意地把内存焕然一新的手机搁在茶几上,她神清气爽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回到房间。

  闲置状态的电脑屏幕上弹出了一封神秘的邮件,黄楚然掩上房门,疑惑地坐在电脑跟前,打开那封本以为是恶作剧的邮件,可邮件的发件人让她呼吸一窒,因此也更加相信是单位里哪个小兔崽子玩的把戏,但她手上动作仍然很诚实地滚动鼠标,一字不落地看完了整封邮件,当她的目光落在结束语年月日上面BK集团的红色公章时,心情忽然凝重不安,却又有点小兴奋。

  洋洋洒洒一千多字的邮件内容,简而言之可以概括成一句话“BK集团诚挚邀请您作为志愿者明日下午三点前往集团总部参与‘三观矫正系统’试验!”

  没错,这就是一封镀了金的邀请函!

  黄楚然往后靠在椅背上,右手搁在桌面,食指斟酌地轻轻敲打。BK集团对于她来说确实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至于那个没有经过公证的非法试验,她本身兴趣不大,她喜欢冒险不错,但不代表她喜欢送死。

  BK集团的全称是Black Knight集团,它的名气在S市可是如雷贯耳,短短不到十年光景就从一个小小的实业公司发展成如今的商业之王,旗下产业涵盖各个领域,黑料自然也是满天飞。喻以南作为BK的创始人,更是异常神秘,如同传说一般存在在普通市民的家常便饭里。

  马克思爷爷在《资本论》中指出:“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资本原罪论让黄楚然绝不相信喻以南无辜清白的身份,若是她能借此机会得到喻以南的专访,丰厚的年终奖便会向她招手,距离发财之梦也就不远了!资本真是罪恶滔天啊!黄楚然羞愧地摇了摇头。

  她再一次在网络上搜索“喻以南”三个字,果然网上依旧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正因为他的隐秘,所以专访才弥足珍贵,才可引起轰动的社会效应。至于喻以南的传说,那可就在网上传烂了,什么版本的都有!

  相传他已经年过八十但风采依旧;也有人说他不过二十出头,多金帅气;更有甚者说他是未来人穿越过来拯救地球的……总之是越传越离谱,没有最离谱,只有更离谱!

  根据那封神秘邮件的坐标指示,她在第二天下午两点半就抵达了BK集团总部楼下,早到是美德!

  黄楚然向电视台请了半天假,还公私不分地征用了电视台的吉普越野车,一下车就自带中二气场,帅、酷、美,总之太特么好看了!

  她随手一扬关掉车门,将黑色双肩皮包肆意甩在肩后拎着,犀利的齐刘海短发将化有淡妆的精致小脸衬托得更加完美立体,她上身穿着纯棉轻薄型白色短袖,下身是灰黑色牛仔裤,脚踩鞋带高到小腿的英伦风中靴,外面又套了一件纯黑中袖防水风衣。

  黄楚然稍微拨下点墨镜,抬眼从墨镜上方看过去,她眼睑上的睫毛纤长漂亮,BK集团巍峨的大门与其他公司并没有什么不同,进进出出的白领金领与其他上市公司也没什么区别。

  她努努嘴,若有所思了两秒,然后将墨镜重新推回眼前,潇洒带风地朝大门大跨步走去。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这中二酷帅的姿态还没凹到进大门,就被俩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黑色西装彪形大汉拦住了去路。

  两大汉和她一样戴了一副装X的墨镜,他们从上衣口袋摸出工作证在黄楚然面前晃了一眼,左边那个男人言简意赅地说:“黄小姐是吧?我们喻总等你很久了!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这两人面色严谨,一丝不苟的表情竟把黄楚然逗笑了。

  黄楚然微微后退一步,双手枕胸地飞快地低眸轻笑了一声:“你们拍电影啊……”

  她话未说话就注意到刚才发言的男人朝她身后使了个眼色,她正纳闷想要转身看看背后还有何方神圣,可头还没来得及转过去,一个黑色的套子就从头上盖了下来,随即她的双肩包掉在地上,两只手臂被狠狠地反剪在背后,“咔哒”一声就被铐上了手铐。

  “……”

  “你们什么意思啊?我可是有你们集团电子版邀请函的!你们集团就这么对待客人的吗?而且我又没有迟到,凭什么这么对我?”黄楚然一面大声嚷嚷,一面被推搡着往不知名的方向走。

  由于罩在头上的黑布是劫持人的专用布料,所以隔音效果应该也不错,除了劫持她的人估计没人听得见她的呼救。

  那些个在光天化日绑架她的人真的忒不会怜香惜玉,黄楚然感觉自己被谁像拎小鸡仔一样拎着肩膀扔进轿车后座,害得她重心不稳往前一扑,导致嘴巴和坐垫亲密接吻。

  “呸呸呸!”她条件反射地边坐好边喷口水,这时轿车已经发动。

  “各位大哥,”黄楚然腆着脸讪讪地开口,目光所及之处全是黑色,眼神上下左右飘了个遍,“现在小女子我已经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可否行行好把我头上的布袋拿开啊?”

  “黄小姐,我们要带你去的地方是秘密基地,怎么可能让你摸准方向!”右边的男人冷冷地开口。

  黄楚然的脊梁骨突然窜起一层细密的冷汗,呼吸也跟着急促不安起来,第六感的直觉让她严重认为此行凶多吉少。

  “明白!明白!”她登时没脾气地连连点头。

  漆黑的视野极容易增强对未知的恐惧,黄楚然轻轻咽了咽口水,细腻地觉察到几滴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害怕从额头渗出的汗珠正顺着她的脸颊悠悠地滑下。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小车稳稳停下。

  “下车!”男人生硬地说。

  黄楚然听话地被拽下了车,走了几分钟后站定,她料想面前肯定是一扇门,因为她能听见扫脸成功后那“嘀”的一声。

  接着她又被两人粗鲁地拽着胳膊往前走,她能感受到地面很光滑,秘密基地里很凉快,而且这里九曲十八弯,每走一段路就能听见“嘀嘀”的声音,估计是红外线扫描仪之类的仪器。

  黄楚然从小到大脑补能力特强,想象力极其丰富,虽然她被蒙着双眼,但却能从“实验室”、“秘密基地”、“光滑地板”以及扫脸识别器等一系列关键字和物品里联想出这里一定是以银白色为主调的高科技场所,迎面扑来少许绕过黑色头套钻进她鼻子的空气里还有淡淡的柑橘果味儿的清香。

  害怕的情绪被脑补出来的干净环境冲散了不少,至少她庆幸不是把她弄到什么荒山野岭之类的地方,虽然秘密基地可能比荒郊野岭更骇人。

  她正想入非非时,头上的黑色套子被不温柔地一把掀开,忽然而至的明亮让她下意识地闭了下眼,再次睁开时,映入眼帘的景象和她的想象中差不了多少,毕竟她是在美国文化侵略带来的爆米花商业电影里茁壮成长起来的一代,高科技的场面在电影里早就司空见惯。

  只是,眼前这西装革履的男人……啧啧啧,还真是秀色可餐到百年难得一见啊!黄楚然猴急地吞了吞唾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