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双黄蛋”
心千结2020-01-15 16:463,127

  精密先进的科学仪器,一尘不染的实验室环境,全都在黄楚然眼中被不合时宜地忽略了,谁让现在美色当前呢?

  喻以南一头乌黑微卷的发长到脖颈处,不过他在脑后扎了个小团子尾巴,中分偏右一点,露出光洁豁亮的额头,脸颊各有卷发垂下,右边的卷发更多更长一些,堪堪没过薄唇,柔和地勾出完美的下巴,另外一边卷发长至耳垂,一种特属于西方贵族的气息冲击着黄楚然的视觉。

  她不露痕迹地继续打量,男人眉眼虽深邃但自带三分笑意,那是一双典型的桃花眼,他的鼻梁高挺,唇形偏薄唇色粉红,似有几分薄情寡义的意思,再加上周遭苍白的环境和灯光映衬,他的肌肤白得如同镀了一层釉,眉眼反而显得更浓墨重彩,这样的五官组合起来却是高贵的禁欲冷淡气质。

  喻以南的相貌让黄楚然惊为天人,色心泛滥的她第一时间的反应竟是懊悔穿错了衣裳,她应该穿前几天刚买的新季度抹胸连衣裙才是,穿这身衣服简直失策!

  “黄小姐?”喻以南轻声开口,声音载有温柔的磁性。

  “嗯!”黄楚然回过神,一时半会儿把任务全忘了,愣愣地回答,“我是!”

  她看见喻以南好像提了一边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样带有玩味的意味。

  喻以南冲黑衣人使了个眼色,黑衣人即刻意会,麻利地解开了黄楚然身后的手铐,并把先前摔掉的双肩包双手奉还。

  黄楚然刚才被色心蒙了眼,这时揉着被锁到僵硬的手腕,她所有正常的思绪才理智地回笼。

  她拿过双肩包迅速背上,同时喻以南穿着一身熨帖体面的藏青色西装走近她,彼此距离近到只有一步之遥时,黄楚然的色心又造反似的蹦跶了一下——喻以南近看更美。

  喻以南的架势似乎又要往前走一步,黄楚然习惯性地后退,却被那俩不礼貌的黑衣人直接按住了肩头。

  眼看男人越凑越近,一张俊脸快要贴上来时,黄楚然的杏眸瞪得老大,咬紧牙关,嘴唇抿成一线。

  喻以南对她长相赤裸裸地打量让她特别不自在,这时,他的手摸进了黄楚然风衣的左边包里,一个女流氓本来应该幻想的风花雪月荡然一空,黄楚然的眉心紧张地蹙了一下,脸颊绷到发酸——这男人,忒危险!

  “黄小姐来了我的地盘就别搞这些幺蛾子了!多伤感情啊!”喻以南手里举起刚搜到的录音笔,脸上闪过一丝状似委屈的浅笑,“而且还没人能在我眼皮子底下乱来呢,黄小姐还请自重!”

  黄楚然被他的话刺激得收敛了所有色心,内心的警惕和防御迅速膨胀。她粗略扫了一眼人丁稀缺的实验室,最后把目光落在喻以南貌美如花的脸上:“喻总?你别告诉我参加你那个非法试验的志愿者就我一个?难道不应该有什么选拔机制吗?”

  喻以南挑了下眉,嘴角的轻笑一带而过,黄楚然的神经瞬间绷到极致——看来她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没错!只有黄小姐一个人!”喻以南的桃花眸弯作好看的弧度,终于往后退一步,拉开了两人间局促的距离。

  他挥了下手,那俩黑衣人恭敬地九十度鞠躬后转身离开,精细复杂的银色金属门在啊他们身后关闭。

  整个偌大的实验室里,只剩下一对孤男寡女,可惜黄楚然一点绮思都没有了。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又为什么会选中我?”她挑了脑子里十万个为什么中最关心的两个问。

  “因为黄小姐漂亮啊!”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声线异常柔和。

  黄楚然:“……”虽然她心里很爽,但这原因不是废话吗?于是,她大喇喇地翻了个白眼。

  喻以南双手插兜转身:“跟我来!”

  他领着黄楚然到达一座如同蛋壳一样的玻璃仪器面前,“蛋壳”大概两米左右高,里面放置着两把黑色皮椅,皮椅上各有一个圆形钢圈,其上还有流光闪烁,不寻常的玻璃上有很多复杂的触控按钮。

  “这双黄蛋是干什么用的?”黄楚然脱口问出,以她浅薄的科技见识确实不能看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喻以南看向她怔了半秒后笑了,脸色依旧一如既往的温柔:“这就是我在邀请函里告知黄小姐的‘三观矫正系统’!”

  “我记得系统文小说里面的系统都是一个物件,什么一把牙刷、一个镯子之类的,你这个也忒大了吧!”

  “你要喜欢镯子也行啊!”喻以南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翡翠镯子递到了黄楚然眼前。

  黄楚然吓得眼皮一跳,抬手拿下玉镯仔细观察,这镯子成色极好,澄澈欲滴似有烟云流动,如果转卖应该可以得个好价钱。

  “这个三观矫正系统就是将你带入一些三观不正的热门小说里,矫正男女主的奇葩三观,或者弄死他们,目的是让结局的走向符合逻辑,完成正常的三观架构,以此纠正未成年读者已经歪曲的爱情三观。”喻以南轻描淡写地介绍着,他偏头瞄了一眼黄楚然,发现此人正在用看智障的眼神盯着他。

  “咳咳!”喻以南抬手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柔和中透着精明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她,“你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尼玛!要问的多了去了!

  黄楚然一个激灵,瞬间从懵逼状态清醒过来:“你的意思是我要穿越?这不闹着玩吗?万一你这双黄蛋不靠谱怎么办?万一有风险怎么办?万一我回不来怎么办?我又不是专业训练的什么杀手刺客之类的,万一在书里被土著人物弄死怎么办?”

  她一口气问了那么多之后,拿着玉镯在衣袖上仔细擦了擦,不可思议地抬眼:“我真能穿越?可那不是虚拟世界吗?”

  喻以南轻笑着走近一点,抬手在黄楚然脑门上弹了一下:“看来你的智商和见识都还停在二十一世纪!我既然都让你来当志愿者了,你问的这些问题略白痴!”

  黄楚然的额头不过是接触了人家的指甲盖,脸颊竟无法控制地开始发烫,她定了定心神,反应过来人家刚刚说她白痴,脸色一下子就黯淡下去,果断地转身拒绝:“那我不当这志愿者了!”

  “诶!”喻以南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胳膊,风淡云轻地威胁:“黄小姐,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你出得去吗?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

  “愿闻其详!”黄楚然从牙缝里挤出这四字,眉眼往上斜睨着她。

  喻以南又轻轻地笑了笑,平易近人的温柔里又释放着无形的强大气场:“茫茫人海,长相标致又喜好冒险的女生,并且还要三观奇正无不良嗜好,穿衣风格百变、能够随机应变且行动力强……”

  “你调查我?”黄楚然蓦然后退一步吼出声,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言笑晏晏的男人。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喻以南顺口接下话,倏忽又格外认真地告诉她,“黄小姐,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啊!况且你也看见了,三观矫正系统里面有两把椅子,其中一个是为我自己准备的!你还怕什么?”

  “你也会进去?”黄楚然试探地问,脾气消下去一点。

  “不一定!”喻以南挑了挑眉,“到时候看你表现!”

  尼玛!这感觉活像说好一起去死的两人刚刚踏进坟墓躺好,其中一个睁眼离开还体贴地给另一个人盖上了棺材……

  “看我表现什么意思?”

  喻以南又领着她走到“双黄蛋”旁边的操纵台,这个操纵台完全是3D虚影成像,喻以南随手点了几下,虚空中展开的屏幕里的确出现了影像,就跟演电视剧似的。

  这波操作让黄楚然叹为观止。

  “这是用小说《白白别走》做成的视频,你进去之后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我的掌控之中,如果你有危险,我会进来救你!”喻以南正色解释,“我刚刚给你的玉镯就是小型的系统,等你穿越进小说里面,它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而且它还是你我之间的联系工具,你可以用它召唤我!”

  黄楚然的脑浆此刻宛若一团浆糊,她回味了两秒喻以南的话,简单地分析后开口:“你的意思是我进去之后就完全受到你的监控?那多不自在啊!还有这玉镯确实好看,可并不是我的风格,你也看见我这么酷的女生怎么可能戴这种老掉牙的东西?变卖成人民币揣兜里才是我的作派!至于什么联系工具,那小说不是现代背景吗?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手机?”

  喻以南在她看不见的视线盲区嗤之以鼻地翻了个白眼,抬手无语地捏了捏高挺的鼻梁,余光里瞟见黄楚然复杂精致的腕表。

  “这表什么时候买的?”

  “我去年买的表!”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