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温柔变态
心千结2020-01-15 16:463,741

  喻以南后悔多此一问,把微怒的表情收敛,丝毫不显山露水地把手一伸:“拿来我瞧瞧!”

  以黄楚然平时的尿性,定然会条件反射地还嘴“凭什么”,此时大概因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面前男人又温润如玉、彬彬有礼,她竟然三下五除二就把腕表取下递给了喻以南。

  “你要是不喜欢玉镯也没关系,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吧!这个手表确实很酷,我改良一下也可以做成微型系统!”喻以南仔细观摩着手中的表,轻描淡写地解释着。

  黄楚然“哦”了一声愣愣地点头,半晌后又神经质地回过神,上前一步质问:“不是!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参与这个试验了?”

  喻以南稍稍露出惊讶的模样,眉毛一耸,眼神还装得挺无辜:“黄小姐接到我的邀请函,大可以不来,既然已经来了,那我自然默认你要参与我的试验咯!”

  黄楚然毅然决然地错开他带勾的眼神,急忙后退两步,带着抱歉的谄媚,慢吞吞地解释说:“喻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我这个人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勇敢,今天真是打扰了,不如你放过我吧?好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把这间非法秘密试验的地方告诉公众,也一定不会泄露你的美貌和年龄!我发誓!”

  喻以南耐心地听她说完,自嘲地轻笑了一声,脸上喜怒不辨:“黄小姐,你知道我是怎么保持神秘感的吗?”

  “呃……这我、真不知道!”黄楚然心跳如雷,几不可查地吞了吞唾沫,转而又敏感地脑子发热,发出不适当的疑问,“而且像喻总这种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身边难道就没有什么红颜知己?她们每一个都能守口如瓶?喻总你怎么就没绯闻呢?”

  “保持神秘的唯一做法就是永远堵住可能泄露秘密人的嘴!”喻以南一句话总结概括,嘴角依旧噙着温润的笑意。

  黄楚然负在身后的手握成了拳头,脑子里百转千回地闪过无数个生擒喻以南威胁他的手下放他出去的画面,她又打眼一扫实验室,意识到她的想法太不符合实际,于是堪堪松开了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嬉笑回应:“了解!了解!”

  “所以,黄小姐是答应了?”喻以南顺理成章地咄咄逼人。

  “喻总,你可以多给我一丢丢时间,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吗?”她举手掐着拇指指腹,皱眉半眯着眼,故意摆出无比纠结的表情。

  “可以啊!”喻以南两手一摊,无所谓地笑着。

  这、这么简单?绝对有猫腻!

  黄楚然的表情忽而正色:“喻总,你这是敷衍我吧?你真的同意让我回去好好考虑?”

  喻以南又勾了勾唇角,黄楚然立即觉察到他的不怀好意。

  果然,他笑了笑说:“黄小姐想太多,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考虑,但是不能回家去考虑!第一,你只能待在实验室里考虑;第二,考虑的期限我可以给你放宽到半个月。如果半个月后你还不答应,那我可就强上了!”

  强上?这词用在这里恐怕不妥帖吧?黄楚然脑海中春光乍现。

  “强迫你上去!”喻以南看似温柔实则毒辣的目光轻而易举地洞悉了她的色心,他扫了一眼三观矫正系统里的皮椅,“别一天到晚胡思乱想,有本事就付出实际啊!你啊,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我靠!给点面子行吗?别揭穿啊!黄楚然此时的脸红成了猴屁股,暗想自个儿一定是流年不利才会摊上这等倒霉事。

  ——

  喻以南说让她待在实验室里考虑,还承诺不会对她滥用私刑,只是简单地软禁而已。不过,喻总口中的软禁,和普通人想象中的软禁可能不大一样……

  比如,黄楚然想象中的软禁是那种除了行动受限制、举止受监控以外吃好喝好睡好等优渥的囚禁生活。

  但,现实却与她的想象南辕北辙,喻以南所谓的软禁就是先勾引她坐在一把看似普通的金属椅子上,可黄楚然的尊臀刚一落到软皮坐垫,手腕和脚踝便统统被椅子上的机关钳制住。除了上厕所和洗澡,她基本不能离开椅子,除非得到特赦!

  就连吃饭也不用解放双手,因为有机器人喂饭,黄楚然真正享受了一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皇帝”日子。至于睡觉,当然也是坐着睡咯!

  喻以南说了,人家老一辈赶动车买坐票不就坐着睡吗?他劝黄楚然别太矫情!

  黄楚然欲哭无泪,千算万算没算到这貌美如花的总裁居然是个温柔腹黑的变态!他的变态与普通变态不同,是那种润物细无声、丝丝入扣的变态,而且他还特别擅长洗脑说教,一有空就往黄楚然的脑子里灌鸡汤,鸡汤内容就是他奇正无比的三观,还有他希望健全掰正所有小说读者三观的宏伟心愿……

  同一句话在喻以南的中译中里可以解释成无数种相同的意思,黄楚然本来就是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可被他折磨得差点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三观正了。

  为了不因为怨恨眼前的变态而被适得其反地带歪,也为了祖国的大好花朵,更为了她的“自由”,黄楚然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答应了喻以南的要求,提出的三个条件是她要先全面考察一下三观矫正系统的可用性,以及它的原理和操作,进去之后会不会出现失灵失联等情况,出来之后又会不会有什么头晕目眩甚至身患重疾等副作用?

  然后,她既然需要平白无故地消失那么长时间,喻以南必须负责和她家里人沟通,让叶伶俐和黄悠悠不为她担惊受怕。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个条件!

  黄楚然伸直手臂,将不大安分晃动的手指递到喻以南面前:“喻总,我这实验室小白鼠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不重金聘用,我可又得多考虑一段日子哦!”

  喻以南的抿唇轻笑让人如沐春风:“黄小姐要是还想在椅子上多待些时间,我也无所谓啊!”

  变态心机男!

  黄楚然咬牙切齿地挤出大大的假笑,杏眸弯了弯:“哈哈!其实我也无所谓,不过我不想浪费喻总您的宝贵时间!对于你们这种有钱人来说,时间比金钱更重要,不是吗?”

  “确实!”喻以南双臂枕胸,点点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你开个价!”

  开价啊——那得好好想想!黄楚然缩回手,杵着下巴低眸作认真思考状。对于金钱,她没有很具体的概念,毕竟她没真正见过大钱,工资基本够花,银行卡里的存款也从来没有超过1万……虽然经常会做一夜暴富的白日梦,但当喻以南真把金钱的选择权交给她时,她忽然就怂了。

  价格要是开得太高,可能会和她的劳动价值不匹配,价格要是开得太低,说不定人家还会心有芥蒂,觉得自己瞧不起他,这真真是两难哪!

  黄楚然思前想后地琢磨了接近十五分钟,拍着脑门恍然记起自己来冒险的初衷,她指向喻以南嫣然一笑:“我不要钱!”

  喻以南眉间轻微地皱了下,他不怕黄楚然开口要钱,钱是他最不缺的东西,可黄楚然偏偏说她不要钱,喻以南心里反而有点不安地打鼓。

  “我要你!”她双手插兜地疾步靠近,杏眸灿若星辰,唇角的梨涡深深地陷进去。

  “要我?”喻以南面带嫌弃地后退一步,反手指着自己,眸中的不屑与孤冷轻易驱散了伪装的温柔。

  黄楚然的心“咯噔”一下,嫣然一笑继续说:“我要你、接受我的专访!”

  “专访?”喻以南不过数秒就冷静下来,嗤笑说,“你的条件太奢侈了!我的出场费,你们电视台是真付不起!”

  黄楚然俏皮地盯着他:“所以——我才会让喻总自己付这笔天价呀!”

  喻以南:“……”

  他没想到这小妖精居然在这里等着他。

  喻以南抬手糟心地捏了捏眉心,仔细斟酌了一番黄楚然的条件,抬眼后眼眸里又恢复惯常的温柔:“行!黄小姐,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帮我完成试验,我就接受你的专访!”

  黄楚然暂且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直觉喻以南就是只狐狸,他的承诺很可能只是权宜之计,但对付这种狐狸就得徐徐图之才行,反正她目前有的是时间,总能找到办法向公众揭开BK集团总裁的神秘面纱!

  三天后,黄楚然刚从她柔软舒服的两米大床上坐起来,床尾就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大帅哥,这帅哥长得还忒面善。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发现那人竟是喻以南——一定是做梦还没醒,黄楚然浑噩地想着又欲倒下。

  下一秒,床头站着的俩白大褂女助理一人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拎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嘛啊?”黄楚然彻底清醒了。

  俩女助理十分不见外地给她脱掉睡衣换上干净衣服,喻以南倒是很君子地背过身去,指着手腕上的名表表盘,叹气说:“黄小姐,昨晚和你说好的八点,你已经睡到快十点了!”

  黄楚然一惊,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我以为我会自然醒!”

  “可惜你的自然醒比八点晚了俩小时!”喻以南无奈地拉开客房房门走出。

  客房与实验室连在一起,外面就是实验室,其实这种房间在黄楚然的字典里应该叫“值班房”,不过是高档很多的八星级值班房。

  “黄小姐,把这个戴上!”喻以南从一个年轻男科学家手里取过黄楚然的腕表物归原主,“这个三观矫正微型系统就是你进入小说之后唯一的依靠,当心别弄丢了!”

  “放心吧!”黄楚然麻利地扣上表带,驾轻就熟地钻进了“双黄蛋”里坐下,年轻男科学家上前把圆形钢圈套在了她的头上。

  随即,他背对着她在玻璃触屏上点了几下。

  年轻男科学家走出“双黄蛋”正要合上舱门时,喻以南上前制止了他的动作,他的桃花眼里潋滟着清澈的笑意:“黄小姐,其实……在我心里,你从来都不是实验室小白鼠!”

  这……算离别前的煽情吗?黄楚然突然鼻子一酸,澎湃的感动还没来得及涌上眼眶,喻以南又嘴欠地补充说:“难道没人告诉你,你的名字和黄鼠狼蛮相近吗?所以,你和小白鼠真不一样!”

  “喻以南!你混蛋!”黄楚然的破口大骂才刚起个头,喻以南就潇洒地关上舱门,眉眼间的温柔依稀可见,不过一瞬间的工夫,她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完全失去了意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