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舞会风云(1)
心千结2020-01-15 16:503,239

  优美的钢琴曲在舞厅里舒缓地萦绕,要不是参与试验,黄楚然完全无法想象能被邀请站在这种场合。

  她没型没态地拣了一块抹茶蛋糕往嘴里送,打望的目光顺带往门口一瞧,便看见梁吟挽着简洋缓缓走来,梁吟的身边还有她的保姆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简洋脱掉散发干净气息的白色衬衫,换上了一身与旁人无明显差别的西服,但纯净凌冽的气质依旧很突出。他的心思明显不在身旁妻子身上,两人错开了大概一步的距离不说,他的一双眼从进圆拱门开始就在舞厅着急地东张西望,像是在寻觅谁的身影。

  “真是红杏要出墙,再大的园子也关不住啊!”黄楚然叹气地摇头,带着一股看破红尘的沧桑感。

  她正感慨着,简洋寻觅的眼神刚好扫到她身上,他的眼神亮了一瞬后迅速黯了下去,眉头紧紧皱了一下,他感到的意外没有惊喜的成分。

  不过黄楚然不在乎,端着香槟杯从容自信地走近,目光目的性极强地打量了梁吟的相貌,梁吟除了眼睛空洞无神以外,算得上是一个精致的上等美人,或许是她的鼻子敏锐地觉察到异性靠近的气味儿,紧张地抓紧了简洋胳膊上的西装布料。

  简洋眸里的嫌弃随着她的动作几乎要呼之欲出。

  “简洋,我们又见面了?”黄楚然举着香槟杯在他眼前晃了一晃,然后眼神往他的左边示意了一下,明知故问,“简太太?”

  “嗯!”简洋回答得忒不走心,就像有人逼迫他似的满脸不情愿。

  “这位是?”梁吟听到娇吟吟的女声,微笑地开口问。

  “一个朋友!”简洋敷衍说,梁吟的脸色沉了下去,尽管她还僵硬着找不准方向的微笑。

  “简太太很漂亮!”黄楚然由衷的夸说,“简洋你很有福气!”

  简洋似乎对她的评价更不满意,嘴角抽搐了两下,礼貌地扯开一丝吝啬的笑容:“谢谢!”

  黄楚然不感兴趣地瞄了他一眼,没再和他多废话,临走之时只对梁吟礼貌地说了声:“简太太,回头聊!”

  简洋从黄楚然最后的眼神里看出对方对他的不待见,忍不住竟又自我反思是不是过于敏感,导致一个安安的助理也会让他升起抵触心理,而且人家明明今天才入职。

  陆陆续续的名流从门口涌进,满目的觥筹交错和欢声笑语,侍者举着托盘游刃有余地穿梭其间。

  黄楚然无聊地从精致镶钻的手包里取出手表,正准备按下红色开关时,人群中响起一阵躁动的惊呼。

  “那是谁啊?好帅啊!”

  “看气质一定不同凡响!”

  “是安总的新客户吗?”

  ……

  李斯霈带着白白走进舞厅时还拖泥带地搭了一个喻以南,本来属于李斯霈的男主光环一不小心就易主到了喻以南头上。

  喻以南一身熨烫齐整的藏青色西服,后脑勺一如既往地捆了个随意的小马尾,刚出场就聚集了所有人惊艳的目光,鼻梁上还端正地架了一副金丝框平光眼镜,由里而外散发出斯文败类的纯正气息。

  “楚总,你先随意看看,一会儿有什么需要直接问我就行!”李斯霈客气地对他说,眼神里的精明在与他对视时被吸了个精光。

  “行!李总你先忙去!”喻以南很好说话地被打发了,驾轻就熟地融进这灯红酒绿的名利场中。

  黄楚然正纠结要不要过去上演一幕亲兄妹相认的戏码,喻以南看见她之后却只是远远地举着香槟杯打了个招呼,朝她挑逗地眨了下左眼,接着就迎来送往地扎进美女堆去了。

  “……”

  罢了,反正时间还早!

  李斯霈带着白白走向热闹的地方,不小心瞥到相对冷清的角落里熟悉的身影——安安和他叔叔李荣。

  安安一向喜欢热闹,在这样的场合里肯定是应酬都来不及,今晚居然有心思陪他叔叔聊天,而且远远看过去似乎氛围还挺融洽。

  “斯霈,你怎么了?”白白正欲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李斯霈却急忙收回目光,安抚地拍了拍她挽着他胳膊上的手,“没事,我们去那边看看,给你介绍一下我在生意场上的好朋友!”

  简洋了然无趣的眼神在白白到达之后找到了依附点,眸中立刻焕发出兴致盎然的光采,可白白与李斯霈出双入对的姿态让他心里很难受,即便如此,白白在这样的场合里能递给他一个温柔的眼神,他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一趟没有白来。

  麦克风前悦耳的女音短暂地打断了名流们的叙谈,大家的注意力齐刷刷地投向优雅美丽的安安身上。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十分感谢你们能够百忙之中抽空赴宴,这是安安的荣幸,也是我们公司的荣幸,今晚的舞会就是一场朋友间纯粹的相聚,无论是谈生意还是谈恋爱都请大家自便,希望朋友们能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安安身上的淡蓝色长裙礼服在明亮的灯光下流光溢彩,极致韵味地显现出她玲珑有致的曲线身材,她举手投足间妩媚风雅,大波浪的褐色卷发从耳朵处耷拉到胸口的位置,很好地掩饰了耳蜗里的透明耳机,另外一边秀发则被她捋在了耳后,露出寓意“水晶之恋”的蓝宝石耳坠。

  李斯霈望着安安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以为安安会在这次舞会上给他找麻烦,但从他出现在舞会到现在,安安好像都没理他。

  此时不止他满腹疑虑,其他人也有和他一样的心思。所谓的上层社会也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乌合之众,他们体内也有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李斯霈和安安这对曾经的金童玉女沦落为陌路人甚至仇人,李斯霈单方面宣布取消了和安安的婚约,不顾父母反对和白白走在一起,而今甚至带着小三耀武耀威地妖言惑众,企图让其他人承认白白的身份。不过其他人是否认可,真认可还是假认可,对于李斯霈来说意义不大,骨子里的倨傲不逊让他就敢成为众矢之的。

  因此,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才是硬道理,李斯霈和安安之间可是相隔白白这种意义上的鸿沟,他们仨要是能在舞会上当众撕起来,那么其他名流就没有白来一遭看戏,至少又赚了一笔茶余饭后的谈资。

  以作者原本的套路,安安和梁吟的本意肯定会有让白白出丑的环节,比如故意使坏踩掉她的裙子,找流氓混进来骚扰她,在名媛面前取笑她的身世……但这些在安安告知黄楚然后,都被她一一否决了。

  “安总,你那么做只会让李斯霈更加怜惜白白而已,你一个金凤凰和她一颗小白菜较什么真?感情上的事拿到外人面前撕是最下作的手段,只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你让白白出丑又能怎样,白白在乎的只有李斯霈看她的眼光!”黄楚然靠在金灿灿的大圆柱前,一手拿着芒果慕斯,一手端着香槟酒杯,胳膊下夹着手包。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难道还要去和李叔叔套近乎?”安安一面和名媛打招呼,一面谨慎地低声询问。

  “我看李荣现在和李斯霈聊得正欢,白白也在那里,你就别去凑热闹了!”黄楚然边张望边分析,“记得李斯霈带来的那个男人吗?”

  “嗯!”安安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那样出众亮眼的男人。

  “那是我哥,不过他现在忙着寻欢作乐不想理我,你可以去勾搭下他,说不定后面对你的生意和情路都有帮助,我想李斯霈能够带他来,肯定是因为他们有一笔利益客观的合作。”黄楚然把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一口闷了杯中酒。

  “你、你哥?”安安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

  “我说过我不缺钱啊!因为我背靠摇钱树!”黄楚然捂着已经吃得七八分饱的肚子,将酒杯搁在餐桌上,“我去会会你前未婚夫!”

  黄楚然捻顺了额前的齐刘海,径直走向李斯霈,抬手调皮地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眨眼的工夫绕到他面前:“李先生,真不幸,我们又见面了!”

  “你怎么在这儿?”李斯霈惊问,白白的表情比他更惊讶。

  “诶,妞!”他们三人中就李荣你最愉快地和她打了招呼。

  “嗨,叔!”黄楚然礼貌地点头,随后疑惑地指着李斯霈问,“叔,你和这混蛋认识啊?”

  “混蛋?”李荣眨眨眼,误以为是李斯霈陷入了什么不清不楚的感情几角恋,恍然笑出见牙不见眼的表情,“明白明白,我就不参与你们年轻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你们聊你们聊!”

  李荣连连摆手走远,李斯霈再次瞪着她:“你果然是安安的人,今早上接近我肯定居心不良吧?她派你来的对吗?”

  “你有病啊?”黄楚然仰头脱口而出。

  李斯霈怔忡了一瞬。

  “早上明明是你撞了我然后主动提出要带我去医院,我看你长得人模狗样像个好人才没跟你一般计较,结果你这只癞蛤蟆还诬陷起天鹅来了!”

  黄楚然骂人一套一套的,把李斯霈气得脸红成了番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