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舞会风云(2)
心千结2020-01-15 16:503,307

  “你已经出现在这里难道还要狡辩说你和安安没关系?”李斯霈逼近她,居高临下地压低了嗓音。

  “哼!当然有关系!”黄楚然从手包里摸出一张名片差点戳到李斯霈眼睛上,傲娇地告诉他,“看见了吗?今天刚入职的,总经理、的——助理!”

  李斯霈烦躁地拿下名片瞟了一眼,对于黄楚然理直气壮的承认无可奈何,早上白白在给他的电话里说黄楚然是安安的人,他估摸安安又在耍什么手段,所以才会故意报警。

  但眼前,黄楚然居然很爽快地承认了她的助理身份,似乎对他和安安之间的纠葛全然不知。

  这时,喻以南带着相谈甚欢的安安走向他们,这一拨人忽然就热闹了。

  “哥,”黄楚然冲他甜甜一笑,顺便用下巴指了指李斯霈,“今上午就是这个混蛋把我送进拘留所的!”

  尴尬了!

  五个人里就安安最淡定,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纯真无辜,默不作声在一旁存在感较低的白白被黄楚然弄得表情狼狈,她紧张得咽了好几下口水,完全记不清上午为什么要鬼使神差地给李斯霈打电话,她本来是要和他冷战让他先服软才对啊。

  “楚总,这位是你妹妹?”李斯霈强装镇定地问喻以南。

  喻以南好整以暇地推了推眼前的金丝框眼镜,特别勉为其难地承认:“嗯,的确是!”

  李斯霈立刻面色如菜,斟酌了片刻,正欲抱歉,喻以南又很无所谓地阻止了他,桃花眼友善地眯了眯,勾唇一笑:“是我妹没错,但她从小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作天作地作空气,就算真进了拘留所也是她自找的!”

  喻以南风淡云轻地化解了李斯霈的尴尬,李斯霈不好意思地低眸舔了下唇瓣,再次看向黄楚然时好似改头换面一番成为了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楚小姐,今早的事情是个误会,若不介意,日后我一定请吃饭当作赔罪。”

  黄楚然此刻恶狠狠地瞪着喻以南,完完全全过滤了李斯霈的话。

  “楚小姐和楚总不愧是兄妹俩,连说话的语气都如出一撤!”安静许久的白白终于开了口,大概是花瓶做久了也会心累吧!

  “呵!这位不就是今早上碰见的女朋友吗?李先生,你也不介绍一下?”黄楚然原本专心瞪着喻以南的目光愉快地移到了白白脸上,还顺带在脸上划出一丝抿笑。

  这笑容有丁点刻薄的意味。

  “额……”李斯霈的舌头突然打结了,按理说他向其他朋友介绍白白的台词已经倒背如流,可现在当着安安的面,他反倒良心不安起来,或许是因为安安突然的反常又或许是因为早上误会黄楚然与安安一丘之貉的愧疚。

  白白再一次发挥“善解人意”的技能,假意不经意地问:“楚小姐不是和楚总一起进来的,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这样的语气让李斯霈感到些许不适,而一旁的安安意识到这台词似曾相识,好像她以前在江之声的生日趴上也这样对白白说过。

  难怪黄楚然让她别用身份去取笑白白,因为那只会让李斯霈心疼。安安往上斜睨了一眼李斯霈的表情,发现他有个腮帮紧绷的小动作,安安明白这是他心里不舒服的无意识反应。

  白白可能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巧笑倩兮地望着黄楚然。

  “哦,我真是笨!我忘了楚小姐是安总的助理,当然能够随意进出!”白白又像韩剧女主恢复记忆那样拍着额头醍醐灌顶地自责。

  这一句暗藏深意的话也不露痕迹地提醒了李斯霈,黄楚然和安安说到底还是一伙的,至于喻以南,也许可以另当别论。

  只是李斯霈心中升起的疑虑还没在脑海里成型,安安迅捷的反应就斩断了他缥缈的逻辑线。

  “我的助理?”安安反手指向自己,满脸的不可思议,“楚小姐居然来我们公司当我的助理?这太屈才了吧?我都被弄得不好意思了,最近一直在忙,助理的应聘适宜全都交给了人事部跟进!真是对不住了!”

  安安抱歉地向黄楚然伸出手,黄楚然却摆出一副酷酷的爱答不理,只是轻轻地握了下她的手指,“安总言重了,我就只是随便玩玩,反正我哥从小到大都是放养我!大不了干不开心就不干了嘛!”

  安安被逗笑了,转脸熟络地看向喻以南,喻以南头疼地舒下一口气,扶了扶眼镜框,万分不好意思地对白白解释:“白小姐,你把我这妹妹想得太规矩了,这世上估计还没有她想进不能进的热闹地儿!”

  白白的脸色被刺激得红一阵白一阵,简直是好看极了。

  而李斯霈则更加确定黄楚然和安安在此之前并不认识,今早的事情确实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最关键的是,给他传递错误信息的人正是和他因为暧昧电话闹矛盾的白白,如果白白是想要利用无辜女孩转移他的注意力,强行让他和她保持一心,那这个女人的心机太可怕了!

  他认真思索来龙去脉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至于今早他是怎么做到在气头上还能天真地信了白白的邪,他琢磨着估计是因为爱吧!可现在一切理顺想通后,李斯霈对身边女人的善良开始产生了怀疑。

  轻柔舒畅的曲子响起,不少相携的男男女女往舞池涌去,简单的点头礼之后便成双成对地踩着3/4拍的节奏专注在华尔兹舞步里。

  “斯霈,我们也去吧!”被作者加持了“舞技了得”光环的白白双腿已经蠢蠢欲动。

  “行吧!”李斯霈抱歉地看向喻以南等人,客气地说,“那我们先失陪了。”

  安安的目光随着他俩转身,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两人钻进了舞池。

  “安总,你不去试试?”黄楚然戳了一下安安的腰。

  安安惊得回过神,语气有些失落:“我、我一会儿去吧。”

  “那谁,我们去跳一支吧!”喻以南心不在焉地邀请黄楚然。

  “我不会跳这种舞,不是我的style!”黄楚然白眼一翻,回答得干净利落。

  喻以南却霸道地上前拽住她的手腕,把她往舞池拖:“不会没关系,现教现学就行。”

  黄楚然慌忙中把手包塞进裙兜里,取下了隐藏在耳蜗里的透明耳机并且关上,她被喻以南强拉进舞池端出架势的那一刻才脱口骂出:“你丫有病吧?”

  喻以南轻描淡写地提了下一边嘴角:“只要你四肢没有很不协调,那我就可以带得动你!”

  黄楚然一只手被他紧紧握着,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我四肢协不协调,你应该已经调查过了吧!”

  “是啊!打架的时候很协调啊!”喻以南眉尖一挑,笑容有一丝不怀好意。

  紧接着,他眉心痛苦地蹙了下:“你打击报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黄楚然强压着发笑的冲动,连连道歉,“我打架行,跳舞真不行,踩脚也算打架的一种,所以也无师自通!”

  说着她便又有意无意地赏了喻以南一脚,喻以南呲牙肉痛的表情让她终于忍俊不禁地露出一口整齐好看的小白牙。

  喻以南捏着她的手紧了紧,向她报以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宽容微笑,心情似乎没有受到被踩的影响:“我刚一进门就想问你,你没有飘飘长发,这礼服没兜帽又露肩,你这么光明正大地在耳蜗里塞个透明玩意儿出自什么样的心理?”

  “就当我赶时髦呗,况且谁会有事没事盯着别人耳朵看啊?除非有什么特殊癖好,比如恋耳癖”黄楚然洒脱地回答,“小说里的背景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高科技产品,所以也不会有人想到我们的行动,你就放心吧!”

  “如果你不再踩我,那我才能真的放心。”喻以南故意将黄楚然往身前一拉,凑近她耳边飞快地说,气息刚一钻进对方耳蜗,然后又把她往前一递,黄楚然随着他的力度和手势往右转了180°回来。

  “那没办法了,你自找的!”黄楚然调笑地说,怜悯的眼神愈加嚣张地直视他的双眸。

  周边赏舞的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黄楚然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这掌声绝对不是冲着她蹩脚的舞姿,她理所当然地找寻到白白的身影,对方曼妙优雅的舞步的确很容易让人产生惊鸿一瞥的心动。

  她顺带一心几用地看向观众群,脚下马不停蹄地踩了喻以南不知道多少脚,喻以南都快痛麻木了,舞姿和表情却仍然控制得十分体面,尚且能够在舞池里面游刃有余地收获无数名媛的花痴目光。

  黄楚然总算从一群西装革履被白白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里面挑出了中毒最深的简洋。

  “简洋的嘴脸真恶心!”她若无其事地向喻以南抱怨。

  喻以南无奈地抽了抽嘴角:“黄鼠狼,你看其他男人的时候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考虑了也无济于事,踩你的时候我百分之百不是故意的!”黄楚然吐了吐舌头,脸颊泛起微红。

  “算了,我也不和你一般见识了,一会儿识趣一些,不要粘着我!”喻以南莫名其妙地说,视线从黄楚然的头顶掠过落在白白身上时弯起一抿意味深长的浅笑。

  “美男计?”黄楚然脑海中“歘”的闪过这么个念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