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主角Buff
心千结2020-01-15 16:493,567

  两个警察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稍微瘦一点的那个伸手摊在她面前:“小姐,麻烦你出示身份证!”

  黄楚然愣了愣,心虚地拿过挎包,埋头翻了翻,果然翻出了一张姓名“楚楚”的身份证。

  她放心地把身份证递给瘦子警官,瘦子警官看了一眼后还给她,笑说:“楚小姐,你都已经26岁了,怎么还说自己未成年呢?李先生在我市是有名的企业家和慈善家,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报案,请楚小姐和我们走一趟!”

  两警察说完就亮出手铐,一人拽过黄楚然的一只手腕,黄楚然咬牙使劲挣扎,但还是被明晃晃的手铐锁上。

  “李斯霈你诬陷我!”黄楚然被带走的时候狠狠地瞪着他。

  他却浑不在意地轻轻笑了笑,旋即拨通了手机:“喂,白白……”

  黄楚然一进入这小说就体验了豪车和警车的天壤之别,喻以南以“泡咖啡”为由离开后就没再和她说话,系统也没有再提示她做任何事。她的内心陡然升起一股出师不利满盘皆输的凄凉。

  不会连系统也认栽了吧?她垂眸看了一眼表,它和普通表没什么区别,秒针正在安静地转动。

  黄楚然在派出所里被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大推问题,尽管她信誓旦旦指天发誓她绝对没有性骚扰李斯霈,可还是由于没有有效证据,也没有律师保释,她被可怜兮兮地塞进了拘留室。

  如果不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喻以南又突然失联,破玩意儿系统又恰巧哑火,她估计还不会觉得自己这么悲催,本来在病房的时候,她有过暴打三人的念头,可她在三次元里毕竟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而袭警是犯法的!

  黄楚然躺在拘留室冰冷的床上,抬手看着腕上的表,指腹擦过表盘,内里精密的小物件走得很仔细,她突然想到喻以南似乎说过可以用系统联系他。

  “喂!喻以南,你在吗?”她凑近手表,低声询问。

  “……”没反应。

  黄楚然观察到表盘上好像多了个红色的触屏小点,她轻轻按了下又问:“喂喂喂!喻以南,你在吗?”

  “说!”喻以南不大耐烦的声音传来,似乎还有品尝咖啡和勺匙与瓷杯相碰的琐碎响动。

  “我靠!你居然还在喝咖啡?你刚刚走开泡的就是这杯咖啡吗?”黄楚然压低了嗓音,不可思议地问。

  “嗯!”他重重地点头,接着慢条斯理地解释,“二次元和三次元的时间观念是不一样的,你习惯就好了!”

  “屁!”黄楚然忍不住爆粗,她战战兢兢地背对着在她的拘留室外面走动看守的警察,“我怎么习惯?我特么现在在拘留所呢!”

  “我知道!”喻以南的声音这会儿有了一丝慵懒,“一会儿就放你出去,别急。”

  黄楚然登时一阵委屈涌上心头,眼热鼻酸嗓子不舒服,她努力睁大了眼睛,把可能溢出的眼泪憋了回去。

  半个小时后,漂亮警花推开了拘留室的门:“楚小姐,你哥哥来保释你了!你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哥哥?什么鬼?

  黄楚然“腾”的一下坐到床沿,突然而至的幸福“哐当”一下砸她脑门,把她砸得有些晕头转向,她晕晕乎乎似是而非地跟着警花去签了字,然后提着挎包走到走廊,喻以南正双手插兜靠墙,饶有意味地看着她的落魄相。

  他上身穿着白色极简风短袖T恤,下身是黑色宽松休闲裤,蜂腰上缠了一圈棕色皮腰包。

  “没事吧?”他柔声开口。

  “目前没事!”黄楚然瞬间把委屈打包吞肚子里,面色极其冷淡。

  喻以南也不和她一般见识,轻轻地扫了一眼她膝盖和手肘的伤势,主动和她并肩走出派出所,然后又去了停车场取车。

  “差不多快到饭点了,我请你吃饭吧!”喻以南一面握着方向盘一面偏头看她。

  “不饿,没心情!”黄楚然漠然地回答,避开喻以南的视线看向窗外。

  “我知道你在生气,”喻以南的嗓音就像拂过心尖羽毛那样让人舒适,“没办法,背后作者用心险恶,她发现了我们在篡改她的小说,所以加大了男女主的光环。”

  黄楚然恍然大悟,她的确记得书里白白和李斯霈吵架之后起码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在冷战,可她来到这里后,白白还不到半个小时就给李斯霈打了电话,之后她被警察带走时,李斯霈也在和白白通电话。

  她这是被一对狗男女将了一军啊!黄楚然立马气得牙齿发颤:“难怪我会被送进局子!原来是作者在搞鬼!不然以我的魅力,一周的时间一定可以把李斯霈勾到手,让他和白白说拜拜!”

  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喻以南缓慢停下车并拉上手刹,他把左手搭在方向盘上,侧身牙疼地问她:“黄鼠狼,你到底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啊?系统的提示是让你介入白白和李斯霈之间没错,但不一定就是当小四啊?你可以从工作上生活上友情上……话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黄楚然“呃”了半晌,害臊地摆摆手:“我不就是被这辣鸡小说带偏了吗?”

  喻以南几不可查地轻笑一声,望了一眼前面长龙似的车队,兴致勃勃地看向她:“我如果不进来帮你,你大概得在这里待到老吧!”

  “怎么可能,性骚扰最多关15天!”黄楚然闷闷地顶嘴。

  喻以南无语地笑了:“然后又以其他罪名再被关进去!”

  “……”

  两人同时叹了口气,喻以南是因为黄楚然太呆笨,黄楚然也是因为自己太呆笨。当初进行试验之前,喻以南就告诉过她,完成任务之后可以在系统的帮助下回到三次元,可一旦完不成任务,那可就不知道得在小说里待到什么时候了?有可能是待到天荒地老,反正小说里不缺背景板龙套;也有可能还没完成任务就在小说里面凄惨地死去……

  黄楚然并没有把这两种可能放在眼里,因为她自信她带着系统进入小说里面一定可以顺风顺水,就算偶遇波折也能轻易化解完成任务,更何况喻以南还在背后指导,必要时候他也会进来帮忙,比如现在,以她哥哥的身份出现,还很随意地起了个名字——楚南……

  噗,处男!

  “喻以南,如果我们回不去了,那我们三次元的身体怎么办?不会自动转化为尸体吧?”

  黄楚然惊恐地询问,黑葡萄似的眼眸溜圆地盯着他。

  喻以南揉了揉太阳穴,伸出手指比划:“分两种情况,第一种,如果我们没回去,但是还活着,那我们在三次元的身体状态就跟植物人类似,第二种,如果我们在这里死掉,那我们三次元的身体就成了一具body(尸体)了!”

  他撇嘴耸眉,无所谓地说出最后一句话。

  “这么霸道!那后事怎么办?”黄楚然紧张到身体骤然发冷,她赶紧抱住双臂搓了两下。

  “你放心,你的后事和我的后事,我都事无巨细地交代完全了,到时候你的母亲会得到一大笔丰厚的抚恤金!”

  “靠!喻以南,你怎么这么变态?”

  “我逗你的!”喻以南轻轻摇头,一笑置之,挑眉说,“黄鼠狼,你太小看我了!S市那么多版本关于我的传说,你认为我会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协助你完成任务,并且带你出去。”

  他的语气很轻,却异常的坚定,听在黄楚然心里暖暖的,她很快调整好心态,不就是和小说里的土著斗智斗勇吗?她从小到大参加的冒险活动还少了吗?拿三次冒险换喻以南的一次专访也值了!虽然专访目前还遥遥无期……

  “对了,你说是作者背后在捣鬼?可她又是怎么发现不对劲的呢?我们对小说作出的改变不是同步上线的吧!”黄楚然面露疑惑,直觉三次元里有阴谋。

  喻以南的脸色郑重下来,前方红灯已经跳过,车流正缓缓往前挪动,他一面目视前方把着方向盘,一面叹气说:“因为背后有小说网站营销,作者虽然不知道,可是网站高层也不是吃素的,我们的系统可能受到了监控和入侵。”

  “也对哈!”黄楚然若有所思地点头,“辣鸡小说的泛滥和网站编辑这些也脱不了干系吧?虽然他们老喜欢把责任推卸给市场,可如果每个人都有底线,又怎么可能会让黄暴小说烂大街?劣币驱逐良币,真是呵呵了!市场还不就是他们营销出来的。”

  喻以南深沉的眸光变得清亮,嘴角浮现细微的淡笑:“你说得没错!你在拘留室联系我的时候,我的人正在查这件事,作者给女主加的buff更强大,我们得小心。”

  “什么buff?”

  “还记得白白的身世吗?”

  “小村庄里走出的大学生,怎么了?不会加了什么民间公主的梗吧?”

  “若是民间公主,后续的改动更大,作者的脑洞有限而且怕读者不买账!”喻以南轻轻笑说,“她加的buff是女主十项全能,在小村庄里受到各个隐士大师的真传,所以不仅功夫了得、舞技了得、唱功了得,而且画工了得、厨艺了得等等等等!”

  “我去,这主角光环快无敌了吧!”黄楚然抚着胸口忧伤。

  “对了,我得提醒你,三次元里袭警是犯法的没错!但在二次元,在作者构架的虚拟世界里,一切以我们的任务为重,毕竟作者创造出的即便反派,也可能是为主角服务的,我们需要步步为营的谨慎!”

  “我明白了!意思是我在病房的时候完全可以揍他们一顿然后逃掉对吧?”

  喻以南点点头,视线在她的膝盖和肘关节停了几秒,指着副驾驶前面的小抽屉说:“我给你带了些外伤药膏,你拿出来装你包里吧!记得要用!”

  半小时后,他的车在一家装潢别致的主题餐厅前停下。

  黄楚然从车窗望过去,看见一个盲女在一个中年妇女的搀扶下走进餐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