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面试
心千结2020-01-15 16:493,414

  “那是简洋的老婆梁吟!旁边是她的保姆。”喻以南摸了下耳垂,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她应该是约了安安!”

  黄楚然下车,和喻以南一同走进餐厅,纳闷问:“我刚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怎么不记得有这个桥段?”

  喻以南敲了下太阳穴,眉间轻轻皱起,服务员上前热情地将他们引到卡座坐下,黄楚然的身后就是梁吟和安安。

  “这是作者新加的剧情,让安安和梁吟更早黑化,为一开始就构架的小三爱情观洗白,一个阵营的犯错乃至犯法是掩盖另一个阵营道德缺陷的最佳手段,比如娱乐圈里那些为唾骂摈弃‘大恶’不惜宣扬‘小恶’的行为,固定格式是‘某某某虽然人品不行,可ta没有犯罪,至少人家演技还不错,怎么可以和谁谁谁相提并论’?”喻以南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菜单后径直绅士地递给黄楚然。

  他继续说:“作者这么做很容易把年轻读者拉拢到和自己一个阵营,读者年纪小,对角色人设的定位都趋于脸谱化,单纯地以为坏人就是坏人,好人就是好人,坏人的一切都应该唾弃,好人的一切都应该宣扬!”

  “太心机了!”黄楚然慨叹。

  “所以,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阻止安安和梁吟干坏事,并帮助安安以正常的手段夺回她的爱情,虽然她的爱情不是什么好东西,”喻以南摇头啧了一声,优雅地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扶正安安,知法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总会有人去碰底线。”

  “你是说白白?可她是女主诶?”黄楚然小声怀疑,突然意识到他们的任务任重而道远。

  “不要抱着这样的思维,本来她和李斯霈是主角没错,可咱俩进来之后,他俩就不配了!作者笔下的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白白到底会不会知法犯法和她的人设有关,可惜这部小说里面的人设都忒单薄,简单来说就是‘缺根弦’,在我们进来改动剧情后,作者对她的掌控会更小,她的主角buff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喻以南解释得很详细,但黄楚然注意到他的眉心一直攒着,而且好像在侧耳倾听什么消息。

  “喻以南,实验室有人和你说话吗?你的微型系统是什么?”黄楚然好奇地盯着他。

  “三观矫正系统的核心技术被我制成芯片植入了大脑,即便我身在二次元也能控制三次元的操作,”喻以南点了两下太阳穴,“刚刚是实验室那边传来消息,他们已经在尽量控制作者和网站的干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迅速!”

  “喻以南,你真的是太高明了!”黄楚然拍手赞叹,满目的崇拜之情,星星眼都快闪他脸上了。

  这时,黄楚然点的几道精致小菜已经端上了桌,在喻以南的指示下,她的系统开始进入监听状态,把安安和梁吟的对话都尽收耳底。

  梁吟就是黄悠悠痛恨的那个角色,那句经典台词“你只是瞎了一双眼 ,可白白失去的是她的爱情啊!”就是梁吟老公亲口对她说的,小说里那么多三观不正的人,真是可怜了被三的女二和被三还瞎了眼的女三。

  回过头想想女配后来的犯错不也是女主潜移默化的诱导吗?或许这就是绿茶婊白莲花的最高境界吧,懂得讨男人的欢心然后杀人于无形!黄楚然叹了口气,尤其是想到今早上简洋还和白白暧昧地通电话,真是恶心到让她直反胃。

  安安早就使用过金钱手段,企图逼迫白白拿上钱离开这座城市,可单纯美丽善良的白白怎么可能放弃她的爱情以及她的长期饭票,所以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后来梁吟知道了简洋在和自己交往的三年里一直偷偷和白白玩暧昧,并且还美其名曰闺蜜,可当女闺蜜马上要吊到多金男友后,简洋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打算扶正白白,并向梁吟摊牌,梁吟受不了打击去找白白理论,却被李斯霈的商业对手霍风的人错认是白白被掳走,在与绑匪争执之中撞瞎了眼。

  午餐之后,安安和梁吟先一步离开,喻以南和黄楚然紧随其后,悄悄跟上了她们的车。

  “安安打算在今晚的舞会上动手脚,由她分散李斯霈的注意力,梁吟带着简洋赴宴,指使保姆在香槟里面下药,利用简洋端给白白,接着由虎哥接手,把白白送进酒店房间为所欲为……依照作者的套路,她们的计划肯定会反噬在自己身上!这两人现在是打算去哪儿啊?”黄楚然头疼地靠在椅背上。

  “应该是去公司!安安公司准备招收助理,一会儿你假装去面试,系统已经帮你准备好简历并且装进了你的公文包,进了公司直接去见安安,和她当面谈,让她相信你能够帮她夺回李斯霈!”喻以南有条不紊地安排说。

  “那你呢?”

  “我有其他计划,后面再联系!”喻以南似乎不愿意透露太多,黄楚然只好听话地没有多问。

  到达安安公司门口后,喻以南摘掉安全带,往后一指对黄楚然说:“后座上有一套搭配好的OL职业小西装三件套、还有黑色高跟鞋以及装简历的公文包,你先把身上的裙子换下,否则连他们公司的门都进不去!”

  “在哪儿换?”黄楚然咽下一口唾沫,谨慎地盯着他。

  “车里啊?还能去哪儿?”喻以南的嘴角不着痕迹地上翘了极小的弧度,带了些似笑非笑的意味,他很明显了解黄楚然问话的内涵,却偏偏作出一副欠揍的懵懂。

  “你呢?”黄楚然提高了声音分贝。

  “也在车里啊?”喻以南吸了一口气,眉头一拧,莫名其妙地反问,可在黄楚然的眼里有火苗开始攒动时,他才故意醍醐灌顶似地笑了:“哦?你放心,我对豆芽菜身材不感兴趣!”

  说着,他就埋头开始玩手机,两秒后他又抬眼看着黄楚然,笑着强调:“我是真没兴趣!”

  黄楚然一脸冷色,亮出她的拳头咬牙切齿地地威胁:“喻以南,你要是敢偷看,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这里的医疗服务!”

  “嗯!”喻以南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继续低眸玩手机,他的睫毛很长,垂眼时轻轻颤动如同小扇子。

  黄楚然在色心的驱使下多看了两眼他低头的模样,然后动作敏捷地蹿到了后座,她委委屈屈地躲在驾驶室后面,在喻以南的视线盲区里利索地换上职业套装,随即抓上一边的公文包,迅速推开车门下车,轻轻一挥手又“砰”的一下合上。

  “我先进去咯!”她摇了摇手中的公文包。

  喻以南的手肘倚在车窗上,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眉眼自带三分笑。

  走了几步后她恍然想起什么,后退到喻以南面前,向他确定:“你——今晚也会去舞会吧?”

  喻以南淡笑着眨了下眼,算是默认,随后他又提醒说:“舞会的裙子我会准备好,后面差人给你送去!你不用担心!”

  “那行!”黄楚然潇洒地负手在身后,蹦跶地走进了安安公司的大门,安安公司的全称是“安安服装设计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和李斯霈的思诺光学有限公司也算是门当户对,两家公司都是家族企业。除此以外,安安自己在全市的餐饮酒店行业也有大规模的投资。

  “这位小姐,如果你来参加面试,请在这里登记一下。”保安尽职尽责地拦下她,并邀请她在到咨询台处签下了名字。

  黄楚然习惯性地四下留意了一番底楼大厅的环境,随意瞄了一眼布局图电子屏和路标指示屏,飞快地从那堆信息里挑出总经理办公室的楼层,然后直接奔向总经理专用电梯处,闪身进去。

  电梯稳稳地停在了6楼,她刚从里面走出就被走廊上来往的两三个端着咖啡戴着工作牌的白领上下打量了好几遍,她无所谓地冲她们笑了笑,锐利的眼神打他们的工作牌上扫过,其中一个是副总经理李阳,小说里李阳长得不错,是一个暗恋安安的“忠犬型”男人,他可以不顾后果地帮助安安干坏事,并从中穿针引线,安安口中的虎哥也是这个李阳联系的道上混的社会人。

  李阳眼睁睁地看着黄楚然在没有任何预约的情况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安安的办公室,她的礼貌和教养充其量也就是敲了一下门,李阳佂了怔,迅速拨通了底楼前台的电话。

  “你是谁啊?”安安坐在弧形的实木办公桌后,眉心蹙在一起,抬眼惊疑地质问。

  “我是来应聘安小姐助理的,我叫楚楚!”黄楚然走近她,不客气地坐在她对面的旋转皮椅上,表情一点也不露怯,嘴角还噙着笑意。

  安安眼底显出一抹奇异的情绪,半信半疑地追问:“应聘助理应该先投简历,由人事部组织面试,楚小姐走错地方了吧?”

  “安小姐,说出来可能你不大相信,可我却是命运派来帮助你的,所以……”黄楚然俏皮地看着她,“所以——简称‘助你’!”

  大概是预备做亏心事之前都会担惊受怕、疑神疑鬼,安安的脸颊紧绷,刻意错开黄楚然的眼神,目光涣散地看向电脑:“我不大明白楚小姐的话!”

  “我知道贵司今晚有一场舞会,”黄楚然放松地靠在椅背上,从手边笔筒里拿出一支签字笔悠悠地转着,她故意停顿了一下,观察到安安眼神里露出一丝不安。

  “这个很好查啊!”安安言语间躲闪着黄楚然的目光,“我们公司邀请了很多社会名流……”

  “也包括虎哥吗?”黄楚然手中的笔蓦地一停,手肘撑在桌面上凑近几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观矫正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