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再次犯案
零余双2018-12-13 19:472,891

  荣静宁没想到原本冷漠的男人会突然关心她起来了,这种神展开,她一时半会有些反应不过来。

  顿了几秒,荣静宁拒绝道:“不用不用,我就住在旁边的18幢,走几步就到了,不用劳烦先生了。”

  18幢?

  陆朝谈闻言,眼睛微微眯成了一条危险的弧度,果然是他的别墅,不对,应该说是他送给荣静宁的别墅才对。

  那这么说,树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荣静宁了?

  呵,荣静宁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本事,每一次见面她似乎都会给他一些“惊喜”。

  而这次……

  陆朝谈勾唇一笑,但眸中没有丝毫的笑意,周身都散发着森冷的寒意。

  她居然被人下药了,是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被人下药呢?

  此时,陆朝谈对荣静宁的厌恶已经完全覆盖住了他的理智,他甚至不去想为什么在她的房子里会出现一个长得像孩童一般的古怪男子,也不去想荣静宁和男子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就直接把她划分在了“不知检点”的女人范畴。

  荣静宁见外面的男人一直沉默不语,试探性地问道:“先生?”

  但回答她的只有一片寂静和时不时在耳畔拂过的夏日虫鸣。

  荣静宁皱了皱眉,难道人已经走了?

  “先生,你还在不在?先生?”

  在连续唤了几声无果后,荣静宁彻底确信男人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她有些无语地抚了抚额头,自己到底遇到的是个什么人啊,前一秒还说要送自己回去的男人,怎么下一秒就翻脸走人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但男人的心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理解。

  荣静宁甩了甩自己又有些昏昏沉沉的大脑,浑身的不适感提醒她不能再多想下去了,当务之急是赶紧回去再冲一把冷水澡,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才行。

  她紧了紧湿透的衣衫,谨慎地将头伸出冬青树外,在确定四下没人后,这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小跑着回了别墅。

  就在荣静宁从出来的窗户跳进别墅的前一刻,陆朝谈也已经取到了想要的文件,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司机老张紧跟着陆朝谈的身后,虽然两人相隔了一小段距离,但是他依旧能感受到从总裁身上散发的森森寒意,冷得他禁不住全身打了个哆嗦。

  什么情况?总裁不会是因为自己办事不利想要把他解雇了吧?

  别墅内,荣静宁解下浑身湿透的衣襟,给自己冲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冷水澡,这才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身体的不适感终于完全消除了,她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喝完后,仰面躺在了床上。

  脑中仔仔细细回忆了一下那个孩子模样凶手的外貌,想着明天一早就要到警局,将凶手的画像拼组出来,然后将他绳之于法!

  与此同时,离别墅不远处的黑暗中,站着一抹小小的身影,看上去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但他暗沉的眼睛却近乎痴迷地盯着不远处十八幢别墅,嘴角勾起一抹异常诡谲的笑容。

  由于今天在警局忙碌了一整天,晚上又经历了这么惊险的一出,躺在床上的荣静宁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一个急促的电话让她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荣静宁有些困难地睁开了眼睛,瞥了眼窗外的天色,天际只隐隐透出点亮白,现在的时间估摸着不会超过六点。

  是谁这么早打电话来?

  她伸手向手机探去,睡眼惺忪地看了眼手机亮白的屏幕上的号码,是警局的电话。

  荣静宁的眸光陡然一沉,头脑也完全清醒了过来,皱着眉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往往这个时候收到警局的电话,要不就是出了大案子,要不就是……死人了。

  几分钟后,女人握着手机的手猛得一收力,指关节也跟着微微泛白。

  昨天那个丧心病狂的凶手在从玺园逃出去后没多久,居然又害死了一个年轻的女孩。

  荣静宁有些懊恼地将手机狠狠丢在了床上,昨天都怪她一时大意中了凶手的招,否则她一定能将凶手顺利抓获,不会再让无辜的女孩子遇害!

  当天早上,以陆显日为领队的专案小组成员迅速赶往案发现场,死者呈现的死亡特征依旧与前两个基本相同,先奸后杀,脸上被刻上了心型印记。

  但由于凶手的样貌和居住范围基本已经锁定,所以专案小组并未在案发现场停留过久,直接回到了警局。

  一方面还要派人去城北六峡区调查凶手的住址,另一方面,荣静宁已经向陆显日大致描绘了昨晚的遭遇,确定她遇到的人就是最近几桩连环凶杀案的凶手,她需要立即回到警局将凶手的画像描绘出来。

  市警察局内。

  荣静宁和陆显日站在操作电脑的同事李小安后面,两人都神色严峻的看着电脑上的画面。

  此时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孩童的大致轮廓脸,李小安正在给这个孩童换上眼睛。

  “静宁,是不是这样的?”

  “不是,眼睛再稍微小点。”

  “这样?”

  “嗯,可以。”

  “嘴巴是这样的吗?”

  “嘴唇偏薄,嘴角有点向下耸拉。”

  “……”

  没过一会儿,一张完整的凶徒肖像终于呈现在了电脑上面。

  荣静宁看了身边的陆显日一眼:“陆组长,我昨天遇到的凶手大致就是这个模样,小安的还原度有百分之九十。”

  “嗯,我知道了。”陆显日点了点头,黑曜石般的眸子紧紧盯着电脑上的人像,像是陷入了什么沉思,过了好半晌才对坐在电脑前的李小安道:“李警官,麻烦你把凶手的画像打印出来,让调查组的同事按照照片找人,但切勿打草惊蛇。”

  “好。”李小安得了令,立即起身走出了门外。

  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了陆显日和荣静宁两个人。

  陆显日转头看向荣静宁的时候,脸上已换上了惯有的灿烂笑容:“静宁,你昨天还说不让我送你回去,看,出事了吧。”

  静宁?他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熟了?

  而且,这人变脸的速度会不会有些快,她都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

  荣静宁尴尬地撇过了视线,讪讪道:“好在有惊无险。”

  虽然荣静宁向陆朝谈讲述了昨天偶遇凶手的全过程,但她也将一些与案情无关的事情刻意省去了,比如自己如何哀求一座大冰山给自己打一桶冷水,然后大冰山又是如何莫名其妙的消失。

  现在想起这个人,她都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看你表情好像不太对。”陆显日看着荣静宁,状似温和的眸子却偏生给人一种压迫感,仿佛能将人所有的一切都看穿。

  荣静宁赶紧收起了思虑,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昨天的确是有些被吓到了。”

  “那今天要不要给我一个机会送你回家?”陆显日突然将好看的俊脸凑近了面前的女人,眼底满是笑意。

  荣静宁显然没想到陆显日会突然靠她这么近,一时半会有些反应不过来。

  男人放大的脸上一点瑕疵都没有,被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梦幻的色彩,明媚而阳光,而一双眸子更是清纯干净,似是一点都没沾上尘世的烟尘。

  荣静宁一愣,下意识地朝后面退了一步,深吸了一口气:“那个,陆组长,我觉得男女之间说话还是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好,我知道你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额,外国人的开放,不代表同样适用于中国。”

  陆显日被荣静宁的话说得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失笑道:“抱歉,我没想到现在还有像你这么保守的女孩,我是有些不礼貌了,不过……”陆显日顿了顿,脸上的笑意收了几分,“你今晚答不答应我,我都必须要送你回家。”

  荣静宁因为陆显日的话秀眉蹙起,心道陆显日是自己的同事兼上司,这样是不是过于亲密了?

  她刚要出言拒绝,但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奇怪的想法,惊道:“陆组长,你该不会是怀疑那个凶手今天还会找上我吧?”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我要送你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