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先生,麻烦帮我一下
零余双2018-12-13 19:462,065

  荣静宁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心跳快如急雨,仿佛随时随地都能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就在她以为今天注定逃不了的时候,黑暗中突然多出了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了男孩的面前。

  “你是什么人?”陆朝谈低沉的声音响起,透着冰冷和锋芒。

  声音有几分熟悉,但荣静宁并没有想起是谁,只是暗自呼出一口气,心道,看来自己命不该绝,不过身体的不适感越来越强,她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男孩显然没有料到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在怔愣之后立马面露凶色,直接向面前的男人扑了过去。

  陆朝谈早就看出了眼前长着孩子模样的人不太对劲,所以事先做好了防备,在男孩扑过来的同时,及时躲闪了开来。

  两人厮打了一会,男孩见自己并不是陆朝谈的对手,遂不甘地朝荣静宁藏身的冬青树看了一眼,飞快地朝着远处的黑暗里逃去。

  陆朝谈并没有追上去,只是蹙着眉看向了一旁的冬青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有人躲在后面,但他注意到了那个奇怪的小孩逃跑前的目光,想必这后面就藏着刚才他看到的第一个黑影。

  此时的荣静宁已经控制不住地解开了衬衫所有的扣子,好在夜色掩盖了一切,她紧紧咬住牙关,才不至于让自己做出更夸张的行为。

  “是谁在树后面?”陆朝谈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

  但就是这种不冷不热的声音,偏偏像一道清流,让荣静宁听得浑身一阵清凉,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投入男人的怀抱。

  但仅存的理智告诉她不行,这是药物的作用。

  陆朝谈见树后的人不说话,蹙着眉向冬青树慢慢靠近,就在即将走到树后的前一秒,终于听到了树后女人的声音。

  “不要过来!”在药物的作用下,荣静宁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清淡,透着一股小女人的妩媚和柔糯,“先生,我,我被人下药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陆朝谈的嘴角不易察觉地沉了沉,这个女人说自己被下药了,要喊他帮忙,他作为一个男人要如何帮她?

  是树后面的女人太豪放,还是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变得如此不知廉耻?

  “小姐,我似乎并没有义务帮你。”陆朝谈的声音冰若寒霜,周围的空气也跟着瞬间低了好几度。

  荣静宁听见陆朝谈的话,知道他肯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道:“先生,你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帮我送一桶冷水过来,我吸入的药量不算大,一桶冷水可以让我清醒。”

  陆朝谈即将离去的步伐顿了顿,虽然他刚才误解了她的意思,但帮她打冷水,他似乎也没这个义务。

  “先生,求求你……”荣静宁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想要离开,但这深更半夜的也只有这个人可以帮她了,否则她之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能低声下气地哀求道。

  女人在药物作用下原本妩媚的语气,再混杂着此时哀求的低低细语声,竟莫名的带着撩人的魔力,让陆朝谈的心泛起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涟漪。

  陆朝谈的眼底流露出几分犹豫。

  “先生,求求你,只有你能帮我。”荣静宁继续哀求道。

  “好吧。”过了好半晌,安静的空气里终于传来男人有些低沉的声音,在空气里轻轻拂过又瞬间消失不见。

  树后的荣静宁呼出一口气,心道外面的这个男人还真是有点不近人情,但好在他最后还是答应帮助自己了。

  几分钟后,就在荣静宁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一桶水被递到了她的面前。

  朦胧的月光下,只见男子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异常的好看。

  荣静宁迫不及待地一把将水桶从陆朝谈的手中夺了过来,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将水从头浇到了脚,终于,荣静宁感觉自己缓解了不少。

  她抱了抱自己被冷水淋透的身体,虽然现在是初夏时节,但在深夜被浇了一桶冷水,还是让荣静宁禁不住瑟瑟发抖起来,所以说出的话也多了些颤音:“谢谢你,先生。”

  陆朝谈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随口问道:“你没事了吧?”

  语气里竟然莫名地带着丝关切,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他今天似乎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关心过头了,若放在平时,别说是给陌生女人打水了,即使说话都懒得说上一句,更别说会关心她。

  对于自己的反常,陆朝谈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

  树后的荣静宁自然不知道陆朝谈的想法,在她看来,外面的男人过于冷漠,问出的话也同样是冷冰冰的。

  “没事了,谢谢,”荣静宁又将自己的身体抱紧了一些,她想从树后面出去,但药性还未全散,不想让外面的人看见自己衣衫不整,又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遂试探性地说道,“那个,先生,我家就在附近,现在准备回去了,你能不能,额,回避下,我现在的模样可能不太好……”

  陆朝谈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所以说这个女人的意思是让他赶紧离开了?

  好,很好!他还迫不及待地想走呢,只是……

  这个女人不提要回去这件事,他倒是忘记问了,他刚才之所以会过来趟这趟浑水,不仅是因为对这追逐的组合感到奇怪,更是因为这个女人和刚才那个奇怪的矮人是从他的别墅方向跑出来的。

  陆朝谈禁不住将目光重新投向面前的冬青树,如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锋芒:“小姐,你是住在哪一栋别墅?”

  男人状似无意地问道,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你若是不能自己走,我倒不介意送你一程。”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再次犯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