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奇怪的男孩
零余双2018-12-16 11:302,480

  荣静宁怔了怔,下意识地环顾了一圈四周,空旷的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偶尔几辆疾驰而过的车子,这个小男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俯下身子,微笑着问道:“小弟弟,你的家长呢,这么晚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小男孩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泪水,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妈妈晚上带我出来玩,走着走着我就找不到妈妈了,呜呜……”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家住在哪里,姐姐送你回去好不好?”

  “我家不在这里,我和妈妈是过来旅游的。”说到这里,小男孩哭得更伤心了。

  “那你知道你和妈妈所住酒店的地址吗?还有你妈妈或者家人的电话?”

  小男孩摇了摇头:“我不记得酒店地址了,手机号码也记不住。”

  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

  荣静宁皱了皱眉头,看来一时半会儿她还没有办法把这个小男孩送回去,现在警局虽然有值班的同事在,但要帮走失儿童找回父母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少则一两天,多则几个月都有可能。

  荣静宁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眼前的小男孩看起来也怪可怜的,此时正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干脆就把他带回家里住上一晚好了,明早她再和他一起回警局,反正陆朝谈的别墅大的很。

  想到这里,荣静宁伸手抚上了男孩柔软的头发:“小弟弟,要不然先跟姐姐回家吧,明天我再带你找妈妈。”

  小男孩静静地盯着荣静宁看了一会,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神采,随后点了点头,答了一声“好。”

  凌晨的车子不太好打,荣静宁等了好一会儿才叫到一辆出租车,领着小男孩一起上了车。

  车上,小男孩也不说话,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表现得异常安静,和刚刚在马路边哭哭啼啼的可怜模样似乎不太一样,这让荣静宁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但她并没有十分在意,只是拿出手机长按下开机键,刚才一直在开会,所以她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几秒后,暗黑的手机屏幕瞬间亮了起来。

  一打开手机,屏幕上立即就跳出了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未接电话是乔熙然打来的,可能是向她吐槽她和他上娱乐版头条的事情,荣静宁决定先无视。

  而短信却是来自她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父亲管泽天。

  “静宁,别忘了两天后的家庭聚会,那天陆朝谈也会过来,我希望你能和他好好相处。”

  荣静宁抚了抚额头,有些哭笑不得,她倒是想和陆朝谈和睦相处,但也要看人家赏不赏脸吧。

  脑中不由得又浮现出和陆朝谈初遇时的画面,虽然没看到他的长相,但男人冷冽的语气却让她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不适,还有那个绵长清冷的吻。

  “姐姐,你家里是不是就你一个人住?”一旁默不作声的小男孩突然开口问道。

  荣静宁将思虑收回,转头看向身边的小男孩,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虽然她现在是个已婚妇女,但实际上也是个单身吧。

  荣静宁遂点了点头,笑道:“对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荣静宁感觉小男孩的眼中闪过一抹说不上来的兴奋,但细细辨去,却又什么都没有。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怕生。”小男孩低着头,有些胆怯地说道。

  出租车在拐了一个弯后便开向了一条幽静的小道,这是通往玺园别墅的必经之路,道路两边都是挺拔林立的梧桐,几乎将暗黑的天空遮挡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直到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一幢欧式建筑的别墅旁。

  “姐,姐,你住在这里?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小男孩明显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对啊。”荣静宁看着小男孩吃惊的样子,倒也不奇怪,连她自己也不曾想到,她一个人会住这么大一个别墅。

  “姐姐,屋里真的没有其他人吗?”走到别墅的大门口,小男孩又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荣静宁拿着钥匙的手顿了顿,小男孩一再确认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奇怪。

  直觉让她又多打量了面前的小男孩一会儿。

  小男孩穿着打扮并不洋气,一看就不是出身富贵家庭,头微微低着,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不过脸上倒是一副天真无邪,楚楚可怜的模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荣静宁在心里笑了自己一下,想太多了,可能是因为刚才开会讨论的案子和小孩有关,所以她才会有了这种可笑的怀疑。

  世界之大,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

  “小弟弟,姐姐真的是一个人住,而且今天还是第一次在这里住下。”荣静宁一边转动着手中的钥匙,一边说道。

  身后的小男孩没说话,而是随着荣静宁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与此同时,陆朝谈的黑色加长劳斯莱斯也开进了玺园别墅,那天因为在别墅突然撞见了荣静宁,所以走的时候有些匆忙,以至于一份重要文件遗漏在了书房内。

  他本来也不想亲自跑上这一趟,尤其是在知道自己的新婚妻子荣静宁有这么混乱的私生活之后。

  但那份文件明天一早就要用到,而且他喊人给他重新安置的别墅也正巧要经过玺园,所以就干脆叫人开车过来了。

  在离荣静宁所住的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陆朝谈就喊司机停下了车。

  想了想,陆朝谈开口对司机老张道:“老张,你去帮我到书房拿一下文件。”

  他实在是不想和那个女人打照面。

  自己的总裁发话了,司机老张自然不敢有疑义,不过这个别墅里好像只住着总裁夫人一个女人吧,佣人都没来得及安置,他一个大男人深更半夜的到一个女人家里,是不是有点不妥?

  看老张半天不动,陆朝谈皱了皱眉头,但还没待他开口说话,老张就为难道:“陆总,那个,夫人她一个人住在里面,我去是不是有点不方便?”

  闻言,陆朝谈的嘴角不禁浮起一抹冷笑,一个人?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指不定又耐不住寂寞和什么男人厮混在一起了,还真不一定是一个人。

  “老张,在司机这一行,我给出的价格几乎可以说是天价。”陆朝谈冷冷的说道,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司机老张立马吞咽了一下口水,妈呀,总裁这个人要不不开口,开口之后必定执行,不等他说出后面那一句“有多少人等着接替你的位置”这句话,老张立马下了车,屁颠屁颠地朝着荣静宁所住的别墅小跑了过去。

  此时的别墅内,荣静宁怕小男孩肚子饿,正在厨房帮他下面,而小男孩站在厨房门口,脸上的表情几乎沉迷又淫秽,一眨不眨地盯着不远处女人忙碌的婀娜身姿,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该有的表情。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先生,麻烦帮我一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