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美女,赏脸吃个饭
零余双2018-12-13 19:442,157

  此言一出,更证实了刚才陆显日和荣静宁的猜测,凶手的确是一名侏儒!

  陆显日向门口的警察道了一声谢,待会议室的大门重新关上后,他的目光又转回到荣静宁的身上,眼中的赞许更甚:“荣警官,你的推测很对。”

  荣静宁笑了笑,算是对陆显日的夸赞表示感谢。

  陆显日收回目光,继续说道:“N市侏儒身份的人群本就在少数,再加上此人的居住范围基本已经确定,那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查出此人的具体住址,等着抓人!”他猛的提高声音,眸光中满是锐利,与脸上挂着的灿烂笑容看似格格不入,却又极其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让人莫名的产生敬畏。

  在座众人都不禁坐直了身体,重新审视着面前这个年龄尚轻,却能力过人的男人。

  陆显日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凌晨一点十五分钟,要是快的话,说不定明天就能将凶手抓获,这样就不会再也无辜的女性被害了。

  他抬眼看了一圈众人疲惫的神色,笑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伙应该都饿了,不如就由我来做东,请大家出去吃夜宵。”陆显日此时已经收起了眼中的锐利,又恢复成之前阳光大男孩的样子,笑嘻嘻地看着众人。

  众人有一瞬间的反应不过来,倒是孙炳第一个站起来笑道:“哦,不了,我老婆孩子还在家里,我得先回去了,谢谢陆组长的好意了。”他是警队标准的好男人,除了工作外,就是天天在家陪老婆孩子。

  “我也不留下吃饭了,今天早上家里的老人摔了一跤,我现在要回去看看怎么样了。”张赫然也站了起来,拿起放在一边椅子上的外套披在了身上,除了家里的确有事情外,方才挑衅陆显日的话也让他有些尴尬,他这人极其爱面子,一时半会也拉不下这个脸来。

  陆显日只有将期待的眼神投向了唯一一个没开口说话的荣静宁身上:“不知道这位美丽的警官小姐有没有空赏脸吃个饭?”

  荣静宁张了张嘴刚想拒绝,但陆显日立马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搞怪耍宝的样子,完全与刚才在会议上沉静犀利的模样判若两人。

  “荣警官,你要是不答应,我可就尴尬了。”

  荣静宁忍不住轻笑出声,她摸了摸早已饿扁的肚子,又想到自己如今即使回去,也只能回她和陆朝谈所谓的新房,遂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们随便在楼下吃点就好。”

  陆显日原本耸拉的嘴角瞬间扬起:“不行,既然荣警官这么赏脸,我必须请你吃一顿好的才行。”他边说边将书包背在了身后,然后又极具绅士风度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示意荣静宁先走,看见荣静宁出了门,他这才笑意盈盈地跟了上去。

  走出市警局大门,张赫然和孙炳各自回了家,而陆显日则带着荣静宁七拐八拐地走到一处还在营业的小店门口。

  荣静宁看着面前红底黄字的“礼记”大招牌,只觉得有点头晕,她环顾了一群四周,怎么说她也在警局附近上了一年班了,可这个地方她居然从来没有发现过,而陆显日,她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是第一天到警局上班,并且听同事说,他也刚从美国回来不久,怎么会对这里这么熟悉?

  “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能找到这里的?”陆显日似是看出了荣静宁的心思,一边领着荣静宁找了一处空位坐下,一边笑道,“不瞒你说,我在十岁前,一直和父母住在这附近,拜良好的记忆所赐,我对这里的每一条路都记得十分清楚,即使近几年有了些变动,但上午来警局的路上走了一遍,也都全部理清楚了,这家店我小时候经常来吃,没想到现在还在。”

  饶是荣静宁这样从容淡定的人,在听完陆显日的话后,也禁不住咽了口口水,他刚才说了什么,十岁前的记忆……好吧,她十岁前在干什么都已经记不清了。

  “你记性真好。”荣静宁想了半天,回了一句废话。

  “谢谢夸奖,你也挺聪明的,刚才在会议上表现得很好。”陆显日似乎是听惯了别人的夸赞,回答得理直气壮,不过后半句话倒是真心实意,他的确对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有些刮目相看,不禁又多看了荣静宁两眼。

  荣静宁的脸红了一下,她毕竟不像某人,对于别人的夸赞可以如此理直气壮。

  两人点了几个招牌菜就开始吃饭了,吃饭期间也没再说什么,仅是对刚才的案情又讨论了一番,毕竟两人相识的时间不过一日而已,虽然陆显日看起来像是个自来熟。

  吃完饭后,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两点钟了,陆显日从包中取出一串钥匙在手中掂了掂:“荣警官,我的车就在附近,这么晚了,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荣静宁赶紧摇了摇头,一来,他们还没有这么熟悉,二来,她的家,也就是和陆朝谈的新房可是在西郊的别墅,她在警局一直保持低调,这要让人知道自己的家居然住在这么一幢豪宅里,那可就麻烦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家。”

  陆显日若有所思地看了荣静宁几眼,看似纯净的眼睛又变得犀利无比。

  荣静宁今天已经见识到陆显日的能力了,被他这么一看,不自觉地干笑了两声:“陆组长,你还怕我遇到坏人不成,我可是个警察,就怕遇不到坏人,遇到了正好可以擒拿住带回警局。”

  陆显日被荣静宁说得一乐:“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好吧,我先走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指不定就要有一场大战了。”

  荣静宁的心一提,但很快便笑道:“随时待命!”

  两人不再说什么,挥手道了别。

  陆显日走后,荣静宁呼出一口气,她走到路边,刚准备拦下一辆出租车,衣服却突然被一只小手抓住。

  荣静宁疑惑地转过头,面前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约摸七八岁的小男孩,正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姐姐,我好像迷路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奇怪的男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