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陆显日初露锋芒
零余双2018-12-13 19:412,681

  荣静宁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陆显日也正好抬头看她,那双眸子就这么猝不及防地交汇在了一起,两双眼睛同样的清澈,也同样带着一丝惊讶的情绪。

  荣静宁比陆显日先一步将视线收回,她将麦穗捡起来收进证物袋中,然后和陆显日点了点头,便将所有她收集的证据放在了一个箱子里,朝着孙炳的方向走去。

  陆显日也紧紧地跟在荣静宁的身后。

  等大家把现场的照片和证据收集得都差不多了,大队人马这才撤离了这间出租屋,坐上警车,往警局的方向驶去。

  由于这起案件在白泽市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市警察局特地设立了专案小组,而负责人居然就是今日刚来警局的陆显日。

  对于陆显日当负责人,警局的同事都持有不同的意见,有的说他过于年轻,迟早会因为能力不济而主动退出来;有的却十分看好他,说他在办案方面极为有天赋,可谓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而荣静宁也因为近一年在工作中的特殊表现,被分配到此次的专案小组中协助办案。

  此时已是夜幕十分,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只余下星星点点的灯火,点缀着暗黑的夜。

  市警局的二楼会议室里还是一片灯火通明,四名警察围坐在方形的会议桌前,个个表情严肃,像是陷入了什么深思之中。

  半晌后,才有人开口道:“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此次连环杀人案的犯案凶手是同一人,而死者的第一死亡地点都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可见死者死之前都将凶手带回了家,不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

  说话的人是警局里的老人张赫然,对刑事案件十分有经验。

  “老张,我觉得应该不是熟人作案,我们已经彻底排查过两名死者的关系网,并没有任何交集的地方,我觉得凶手更有可能是从事某种可以轻易进入被害人屋子行业的人,比如外卖小哥,快递员之类的。”孙炳摇了摇头,并不赞同张赫然的说法。

  张赫然拧紧了眉头,张了张嘴刚想反驳,却又觉得孙炳说的话不无道理,一时间,十几平米的会议室又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荣静宁坐在会议桌最边上的位置,她的眼睛紧紧盯着正前方白色烤漆板上钉扣的犯案现场照片,她以前也同师傅孙炳参加过不少刑事案件的侦破工作,也算是对刑事案件颇有经验,以目前现场的照片来看,并没有可以直接推动案情发展的有力证据,除了今天在李青青被害现场发现的麦穗。

  想到这里,荣静宁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投向了坐在会议桌最前方的陆显日身上,今天她是和陆显日一同发现那根麦穗的,显然他也觉得那根麦穗很有价值,不过身为负责人的他从开会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组长,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张赫然再次打破了沉默,论年龄他应该算是专案小组成员中最年长的,这个组长理应他来当,对于陆显日当负责人他虽表面没说什么,但内心却是极为不服的,更何况到目前为止陆显日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更让他觉得这个负责人能力不济,说话的语气不乏挑衅的成分。

  张赫然话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陆显日投去,包括荣静宁在内。

  陆显日抬了抬眼眸,原本严肃的脸迅速被一抹笑容取代,他笑意盈盈地环顾着在座的众人:“刚才诸位提出的看法我都记在了脑中,现在就由我来给大家总结下吧。”

  陆显日的语气虽带着温和的笑意,但却莫名地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沉静。

  “首先,凶手肯定具有一定心理上的疾病,一般变态杀手都喜欢在杀人之后留下自己的印迹,而两桩凶杀案都呈现出这样的特点,不仅奸杀死者,并且在死者的脸上刻下了心型的印迹,并且犯案的人群随机,并不是普通的仇杀。”

  “再次,这个案件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就如刚才孙警官所说,也不会是快递员或者外卖小哥,因为两名死者都是从外面进入家里不久后遇害,凶手显然是跟着死者一同进入了家门,并在死者的家中和死者有过一段时间和平的相处,而快递员和外卖小哥只会站在死者家的门口,要谋害死者也是突然式的攻击,不会在被害人家中停留过久,这也排除了一般陌生人跟踪死者进入家中的可能性,所以我推测凶手是被两名死者自己带回了家里,他必定是一名能让女性放松警惕的弱势群体。

  “我曾经在一桩案件中统计过一组数据,女性最容易产生同情心的群体就是孩童,而此次案件中,单凭一个孩童的力量是绝对没有能力杀害死者的,所以我们可以猜测凶手很有可能表征呈现孩童的样貌,但实际年龄却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而具有这一特点的人群也比较容易患有心理上的疾病。”

  “侏儒?”荣静宁沉静的声音缓缓开口道。

  闻言,张赫然和孙炳的目光齐齐向她看去,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方才听了陆显日的一番推理后,就已经十分震惊了,陆显日说的很有道理,抽丝剥茧,层层递进,一点让人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而荣静宁的猜测更让他们微微张大了嘴,这么大胆的猜测即使是他们这样的办案老人也不敢说出口,但这个答案显然是最合理的解释。

  两人都不禁对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另眼相看,特别是张赫然,之前对陆显日的怀疑一扫而空,更多的是心里说不上的复杂情绪。

  “也不能完全说是侏儒,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部叫做《孤儿怨》的电影,电影的女主角是个年龄不大的小女孩,但是内心却非常的成熟,小女孩被多个家庭领养,每个家庭都惨遭不幸,但表面上却是个惹人怜惜的小女孩而已。”

  “我怀疑凶手就是长着孩童模样的某类人群,在得到被害人的同情后便随着被害人到了家中,再借机将被害人杀死,至于动机,很有可能和被害人脸上刻着的爱心有关,我现在还无法判断。”陆显日将目光朝荣静宁望去,眼里闪过一抹赞许。

  荣静宁也毫不扭捏地回视着陆显日,两双纯净的眼睛再次交着在一起。

  过了半晌后,陆显日溢满星子的眼睛微微一弯,对着荣静宁笑道:“荣警官,你还记得在犯案现场同我一起发现的那根麦穗吗,你可有想到什么吗?”

  对于陆显日的突然提问,荣静宁只是微微一愣,她很快就回答道:“我的确是有一些推测。”

  荣静宁皱了皱眉,方才回警局的一路上她都在思考那根麦穗的事情,这根麦穗的出现绝对不会是偶然。

  “如今是晚春时节,也是麦穗丰收的时候,城市里一般不会直接拿麦穗出来贩卖,从乡下运到城市里的也都是直接加工好的大麦,除了近郊还保留下来的几块农田还在种植一些大麦外,城市基本很少会见到麦穗,我怀疑凶手就住在靠近农田的地方,而如今城市大规模开发,白泽市保留的农田也很少,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凶手的位置基本可以锁定在城北的六峡区内。”

  荣静宁话音刚落,会议室的大门就突然被人敲响,随后一名身穿军绿色制服的警察飞速走了进来,急道:“陆组长,刚才一个住在李青青楼下的小卖部老板跑过来说,他在李青青死亡的当日看见她带着一个小孩回了家,不知道对你们的案情是否有帮助。”

继续阅读:第八章 美女,赏脸吃个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