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西点军校高材生
零余双2018-12-13 19:401,849

  周子琰颤颤巍巍地拿着手中的资料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汇报。

  直到离陆朝谈给出的时间还剩下两分钟,周子琰这才咬着牙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死就死吧!总比因为办事不力而被赶出宏超影视的好吧。

  “进来。”门里响起了陆朝谈清冷的声音。

  周子琰推门而入,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陆总,按照您的要求,我已经查到了昨晚和乔熙然在一起的女人身份了。”

  陆朝谈轻轻“嗯”了一声,这才把目光从手中的文件上移开,看向面前的中年男子。

  “请您过目。”周子琰颤抖着手将资料递了上去,声音里也有些颤抖。

  他不敢直视陆朝谈的眼睛,只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边低着头,盯着自己擦得雪亮的皮鞋看。

  “荣静宁。”半晌后,冰冷又透着些许厌恶的语气从陆朝谈的口中缓缓吐出。

  一边的周子琰也禁不住被陆朝谈语气中的冰冷惊得哆嗦了一下,他抬起头,看见陆朝谈眼底的冰冷,不禁暗道,完了,总裁此时的心情一定是糟透了。

  只见陆朝谈的眼睛危险地眯成了一条线,手指下意识地轻点着桌面,他如果没记错的话,昨晚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他和他这个所谓的新婚妻子大打出手了一番,这么说,紧接着那个女人就耐不住寂寞,去找别的男人了?

  好,很好!荣静宁倒是比他想象得更让人觉得恶心。

  不过……

  陆朝谈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荣静宁的身份到底比较敏感,虽然他恨不得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立马被人人肉,但他还必须顾及到管泽天的脸面。

  “周子琰。”

  被猛点到名字的周子琰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急急上前几步道:“陆总,还有什么吩咐。”

  “你应该知道荣静宁是什么人吧?管泽天可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说他的是非,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那个女人的身份被别人查出来。”

  “是,我知道,我知道,我这就去安排下面把查到的资料全部销毁。”

  “嗯。”陆朝谈似是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对着面前的男人挥了挥手。

  周子琰像是得到什么大赦般,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内,陆朝谈还在翻着手中的资料,眸光却越看越寒,到最后,他干脆把手中的资料狠狠摔了出去。

  本来他还打算看在管泽天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和荣静宁去管泽天的家里吃饭,而现在他宁愿得罪了管泽天也不愿意和那个女人呆在一起哪怕一秒!

  另一边。

  荣静宁和同事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是一间大概三十多平方的出租房,整个房间内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因为死者是被划破了颈部大动脉而亡,所以鲜血几乎把不大的出租房染成了一片鲜红。

  死亡的女大学生名叫李青青,是D大的大二学生,她没有和同学住在宿舍里,而是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

  本来是跟男朋友一起住的,但一个星期前她和男朋友突然分手了,便一个人住在这个出租房内,没想到年纪轻轻却遭遇了如此的不幸。

  “静宁,你去把现场所有的可疑物品都收集起来。”说话的是荣静宁的师父孙炳,他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荣静宁在警局的这一年都是由孙炳带着。

  荣静宁点了点头,正要去拿证据袋,却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一个身影已从她的身边迅速擦过,在警戒线阻隔的空间里开始收集起证据来。

  那个人正是今日跟着李军杰进来的学生打扮的大男孩,他此刻的脸上早没了初见时的阳光笑容,却是一脸严肃深沉,不过一双眼睛依旧明亮,不含有一丝杂质。

  “他到底是什么人?”身旁有同事小声议论着。

  “我听说好像是警队特聘回来的美国西点高材生,叫做陆显日,在校期间就帮助FBI破了好几桩大案子了。”

  “啊,这么厉害啊,那为什么来我们警局啊?”

  “这就不知道了。”

  “……”

  荣静宁一边听着议论声,一边不紧不慢地拿着证据袋朝着凶案现场走去,这个男孩是什么身份她丝毫也不关心,她只知道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赶紧找出案发现场可疑的证据,然后将这个嗜血残暴的凶手绳之以法,还那些死去的女孩一个公道。

  荣静宁走到警戒线内,看到陆显日在左边收集证据,她便从另外一个方向开始着手,按照孙炳教导她的刑侦知识,仔细观察着每个角落。

  直到两双手猝不及防地碰到了一起,荣静宁这才从全神贯注中猛得抬起头来。

  她和陆显日同时发现了角落处一个极其容易被忽视的东西——一根麦穗的枝干。

  死者一看就是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学生,因为垃圾桶里全是叫来的外卖餐盒,厨房也被堆放了杂物,冰箱里除了一些碳酸饮料以外,根本也找不到什么新鲜的食材,一看李青青就是个从来不在家中开火的人,可是她的家中,又怎么会有麦穗的枝干?

  或许,这个麦穗的枝干是凶手留下来的呢?

继续阅读:第七章 陆显日初露锋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