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没有新郎也无所谓
零余双2018-12-16 11:302,371

  盛大却空荡的婚礼现场,只有新娘,没有新郎。

  男方无故缺席,全由新娘一个人留在现场,和所有的亲朋好友解释,在大家或同情或鄙夷或嘲笑的目光下独自完成了这场婚礼。

  已经脱下婚纱,换上便装的荣静宁闭了闭眼睛,长长的眼睫上沾上了几滴晶莹,即便她的性格再从容淡定,此时也免不了生出几丝波澜,转动着手中的钥匙,将别墅的镀金暗花大门打了开来。

  屋子里漆黑一片,不像有人回来过的样子,她自嘲地笑了笑,怎么,那个叫陆朝谈的男人竟然连他们的新房也没有回来吗?

  荣静宁将手中的钥匙随手丢在了沙发上,有些无力地瘫坐了上去,头有些晕沉沉的,她闭了闭眼,仿佛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突然,二楼传来了极其轻微的声音。

  荣静宁一惊,立马坐直了身子,悉心听去。

  她的职业是一名警察,对于这些微小的声音甚是敏感,难道是那个叫陆朝谈的男人来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既然都缺席了他们的婚礼,怎的又忽然到新房来了?看来,是小偷的可能性比较大。

  荣静宁站起了身子,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缓步移动着,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动作迅速,身形敏捷,直到走到那一道挺拔的身影前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刚才进了别墅并没有开灯,此时的一切都仿佛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荣静宁眯起眼睛,饶是已经渐渐适应了黑暗,眼前的事物仍是一片模糊,包括眼前人的面容,她只能依稀确定那是一个男人。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动作,荣静宁劈手就向男子攻去。

  男人的反应也是极快,在荣静宁攻击他的瞬间就躲了过去。

  很快,两道身影便纠缠在了一起。

  在警校里,荣静宁虽然是个女生,身手却是出了名的好,同进警校的几个男同学都不是她的对手,但眼前的男人显然是练过的,荣静宁竟被他攻击得连连后退,一点好处都讨不到。

  “你是什么人?”荣静宁低吼一声,她本欲擒住男子的双手,却被男人一个巧劲,将她的身体禁锢住了。

  清冽的男人气息扑鼻而来,带着些烟草味和淡淡的红酒香。

  说实话,荣静宁并不讨厌这样的味道,反倒意外地觉得很好闻。

  “你就是荣静宁?”男人的声音深沉而有磁性,他的嘴角勾了起来,眼中有些玩味,这个女人倒是比他想象得有趣,不过……

  男人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张美丽清秀的脸,笑起来虽不似标准的大美女,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让人仿佛下一秒便会沉浸在那笑容里。

  那个人叫管悠夏,是刻在他记忆中的女子。

  男人抓住荣静宁的手僵了僵,一丝厌恶的情绪浮上心头,本欲狠狠将她推出去,却被荣静宁突如其来的力道带得向前踉跄了几步。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摔倒在地上,女人在下,男人在上,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包括火红的唇,一个炙热,一个冰冷。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住了,墙上的时钟停留在十点十二分,世界万物仿佛都噤了声。

  荣静宁莫名地心跳加快,也许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如此亲近,她的大脑有些短路,竟一时之间忘了将身上的人推开,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有些沉沦。

  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也有一瞬的愣怔,女子身上的味道倒是与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有几分相似,竟让他有些眷念,甚至不想离开。

  直到窗外一声夜猫的啼叫,才让两人猛得同时推开对方。

  荣静宁有些不知所措地抚上自己的唇,怒声道:“你难道是陆朝谈?”

  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她如此生气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莫名出现的讨厌鬼,还是刚才让她失神的吻。

  陆朝谈狠狠擦了擦自己的唇,满脸的厌恶:“是我。”

  方才他是见鬼了才会觉得这个叫荣静宁的女人身上有她的味道,竟一时着了迷。

  “荣静宁,我今日过来不过是因为那些佣人拿错了东西,我顺道来取一下,并不打算在这里住下,”陆朝谈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说话的语气全是森森的冷意,“这桩别墅就当是赔偿你的损失。”

  荣静宁突然很想笑,这个男人什么意思?把房子留给她,然后和她划清界限?

  好吧,好吧,这样也好,她也不想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下半生,尤其还是这么一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好,成交。”荣静宁淡淡笑道。

  陆朝谈眼中的厌恶更深,这个女人,亏他方才还产生了些兴趣,想不到也和其它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即使是管泽天的女儿又怎么样!

  陆朝谈也不再说话,径直朝门口走去。

  黑暗里,男人的身材挺拔修长,一双眸子透着冷峻摄人的光芒,只是脸最终隐在了黑暗中,模糊了一片。

  荣静宁听着耳边响起的关门声,心中更是升起了一丝难言的情绪。

  说起陆朝谈,虽说从现在这一刻起算是荣静宁的丈夫,但她却连陆朝谈长得是圆的扁的都不知道,不光是因为刚刚没有看到他的脸,更因为这是一场由她的父亲管泽天一手操办的婚姻。

  在此之前,她并没有与陆朝谈打过照面,陆朝谈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显然,陆朝谈对她也毫无兴趣,否则他不会缺席今日的婚礼,刚刚也不会对自己表现出如此的侮辱。

  对了,她的婚礼,连她亲手撮合这桩婚事的爸爸也没有到场。

  据说是因为她所谓的妹妹突然晕倒,爸爸便焦急地将她送去了医院,以至于没有时间参加她这个大女儿的婚礼。

  不过也对,她本来就不是爸爸亲生的女儿,不过是个“养女”罢了。

  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被丈夫在婚礼上无故放了鸽子,爸爸也不来参加她的婚礼,若是一般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指不定连去死的心都有了,而她只是微笑着将婚礼流程走完,一个人送宾客离开,已经……很不错了。

  心绪翻涌,眼底有些酸涩,但很快,荣静宁的嘴角就挂上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算了,对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有什么好生气的?还是洗洗睡吧,明天还有一个大案子等着她。

  黑色加长劳斯莱斯缓缓从别墅的金色大门驶出,陆朝谈坐在车子的后座上,修长笔直的腿交叠在一起,静静地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像是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半晌,男人微薄好看的唇才缓缓张口,向坐在副驾驶座的助理问道:“查到她的消息了吗?”

继续阅读:第二章 陆朝谈的往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