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陆朝谈的往事
零余双2018-12-13 19:342,711

  陆朝谈的助理杨同安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面目清秀,一双眸子显得格外精明,听到陆朝谈的问话,他推了推脸上的镜框道:“陆总,我已经让人打听了,管悠夏在十六岁那年就离开N市去了香港,自此之后再无消息,不过我已经知会了香港的相关人员,让他们帮我们调查管悠夏这个人。”

  “嗯。”陆朝谈轻轻嗯了一声,暗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悲痛,他的手不自觉地握紧,缓缓闭上了眼睛。

  管悠夏,这十年你到底去了哪里?

  十年前,陆朝谈还是一个游走于各大娱乐场所的无业青年,父母早逝,他与弟弟都尚未成年,法院将他们判给了叔叔婶婶监护,但这一对夫妻明显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说是他们父母生前的职业是记者,得罪的人无数,而且他们的死因也不明不白,怕陆朝谈和他弟弟的到来会连累到他们,所以从他们踏入这对夫妻的家门的那刻起,两人都没有给过他们好脸色看,若不是迫于法院的那一纸文书,早就将他们扫地出门了。

  饭是吃剩下的,睡觉是在地下仓库,衣服也是所谓的“堂哥”不要的,他们的叔叔还有酗酒的习惯,一喝醉就会对他们拳打脚踢……

  陆朝谈过够了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他决定逃离这个家,也认清了一个事实,只有站在别人都望尘莫及的至高点上,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将曾经践踏他们的人踩在脚下!

  所以,陆朝谈带着弟弟离开了那里,没有任何庇护的他们在现实残酷的社会中步履艰难,好在上天有眼,在一次陆朝谈与别人缠斗的时候,因为他的狠劲,也因为他的聪明机灵,被一个叫强哥的人看中了,带到了名叫长合的组织里当了职工。

  自此之后,他勉强养活了自己,也养活了弟弟。

  不过陆朝谈却不甘心只做一个职工,他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朝上爬,最终将他的强哥也拉下了马,当上了长合的主干。

  但他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被强哥的旧部设计陷害,派了杀手砍伤十一刀。

  就在那个时候,他遇见了她——管悠夏。

  当时天已暗黑,为了躲避追杀,陆朝谈跑进了附近的中学里,本想找一间隐蔽的教室躲起来,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撞到了一个女孩的身上,当时追兵在后,容不得他多想,就势捂住了女孩的嘴,拉着她和自己一起躲了起来。

  两人刚隐藏好,陆朝谈就开始后悔了。

  以他对女人的了解,这女孩被一个陌生男人禁锢住,肯定得大吵大闹,恐怕会暴露了他的位置,所以他暗自做好了打晕她的准备。

  但与自己紧紧贴靠在一起的女孩却异常安静,他能感觉到女孩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喷洒在他指间的温度也有些急促,她明明很紧张,却并没有挣扎,只是任由着他摆弄,让他身上的鲜血浸透她一身的白衫。

  陆朝谈不禁有些讶异地低头看了看女孩,以他所在的角度,只能看见女孩的侧颜,那是一张柔和而美好的侧脸,在月华水光下有着让人迷醉的线条。

  一眼便让人觉得安宁。

  从没有仔细看过一个女人的陆朝谈竟有些微失了神。

  但很快他又将纷乱的心思收起,警惕地观察着教室外的一举一动。

  直到确定强哥的人走了,陆朝谈这才呼出一口气,放开了禁锢住女孩的手,此刻放松下来,他才感觉到身上钻心的疼痛,被砍了十一刀,深灰色的夹克早就被血染成了鲜红,好在没有一刀砍在要害,陆朝谈还有力气离开这里。

  而刚才被他强行拉过来的女孩此刻也站起了身,她并没有立即离开这里,而是转身看向了陆朝谈:“我有学校医务室的钥匙,你的伤口要尽快处理。”

  陆朝谈怔了怔,抬头向女孩看去,月光正好勾勒出女孩姣好的面容,稚嫩而青涩,模样还没有完全长开,却也能看出日后的清秀柔和。

  一身雪白的校服也被鲜血染红了一片,看起来有些骇人。

  “你不怕我?”陆朝谈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沫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怕。”女孩的回答迅速,眸光中也满是坚定,“但你受伤了,我也不能不救你。”

  就这样,陆朝谈被这个看似瘦弱的女孩半扶着到了学校医务室,她为他清理伤口,小心翼翼地用白色的纱布帮他包裹,动作看起来极为娴熟。

  陆朝谈看着女孩认真的样子,心又没来由的一阵悸动,在长合呆了三年,受过大大小小的伤无数,但从没有人像眼前的女孩一样如此小心的帮他处理过伤口,包括他的亲弟弟。

  脑中突然升出一个古怪的想法,如果这个女孩可以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你经常帮人处理伤口?”陆朝谈强压下心中疯狂的想法,尽量冷静地问道。

  包裹伤口的手顿了顿,半天才传来女孩的声音:“没有,以前都是帮猫猫狗狗包扎伤口,第一次拿人练手。”

  空气里沉默了一会,就在女孩以为陆朝谈会不高兴的瞬间,头顶上却传来了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

  自父母离世后,陆朝谈已经很久都没有笑得这么欢快了。

  眼前的女孩直爽善良,纯净得如一张白纸,自此,他记住了她。

  后来,陆朝谈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她叫管悠夏,是白泽市一中品学兼优的尖子生,但是等他再想去找她的时候,她却彻彻底底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消失,就是整整十年。

  陆朝谈收起回忆,冷眸暗沉如潭。

  “陆总,到了。”杨同安清淡的声音再次响起,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您今晚真的要留在白泽市一中里吗?明天一早还有几个重要的会议,不休息的话恐怕……”

  杨同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朝谈打断了,他挥了挥手,示意杨同安离开。

  夜色中,终于只剩下男人孤寂冷傲的身影,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与此同时——

  荣静宁此刻是一点困意都没有了,只觉得肚子“咕咕”叫个不停。

  今天光顾着和参加婚礼的宾客道歉,自己还真没怎么吃东西,再加上方才和陆朝谈打了一场,体力着实消耗得厉害,现在饿了倒是不奇怪。

  她抬眼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古铜色古董挂钟,时间是晚上的十一点二十分,现在恐怕只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才开门了。

  于是荣静宁随便拿了件外套便匆匆出了门。

  别墅的不远处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由于建在富人区,所以里面卖的东西多数都是些昂贵的进口食品,荣静宁挑了半天才从一大堆写着洋文的食物中挑出一盒比较接地气的泡面。

  虽然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千金大小姐,但她更喜欢过着平民般的生活。

  刚在收银台处结了账,一阵优雅的钢琴曲便从荣静宁的口袋里响起来。

  荣静宁从口袋中把手机拿了出来,屏幕上莹白色的光亮下跳出了乔熙然的名字。

  “喂,熙然。”荣静宁笑着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却响起了男子狂怒的声音:“荣静宁,你不要告诉我,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在婚礼现场放了鸽子之后,还能从容淡定地去了你和他的新房?”

  听到那人这么郑重的喊自己的名字,荣静宁一时间有些怔忡,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让她身心疲惫了吧,那些强压在心底里的过往不受控制的翻腾了起来,那个被自己藏在心里的名字也渐渐的浮了上来。

  管悠夏……

继续阅读:第三章 当红小鲜肉乔熙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