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家住别墅
零余双2018-12-13 19:532,406

  饶是平时如陆朝谈一般镇定的杨同安也不禁睁大了眼睛,但他并没有多问,示意司机将车子往玺园的方向开去。

  陆朝谈清冷的眸子静静地看向窗外。

  他如果猜的没错的话,那个凶手应该还会对荣静宁下手,他清楚的记得那个奇怪的男人临走时看向躲在树后的荣静宁的眼神。

  满满的不甘。

  即使他有多讨厌荣静宁,也应该去看一看。

  由于警局临时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所以荣静宁和陆显日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暗。

  女人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六点四十五分。

  “陆组长,你觉得孙江河会在哪里埋伏我?”

  “静宁。”陆显日没有直接回答荣静宁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身边女子白净秀丽的脸,嘴角微微扬起。

  虽然今天一整天陆显日都是这么亲热的称呼荣静宁的,而且大有越叫越顺畅的趋势,但直到现在荣静宁还是不能完全适应,他们真的一点都不熟好吗?

  荣静宁皱了皱眉,刚要无视陆显日对自己过于亲昵的称呼,就孙江河的事情继续讨论,却被男人低沉婉转的声音打断:“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叫我陆组长了?这样听起来太见外了,直接叫我的名字,或者……更亲切一点就叫显日吧。”

  “啊?”陆显日的思维跳跃太快,荣静宁一时半会有些反应不过来。

  “以后就不要叫我陆显日了,叫我显日好了。”

  “陆组长……”

  “嗯?”陆显日挑了挑眉。

  “好吧,显……”荣静宁顿了顿,第二字憋了半天才憋出来,“显日,你今晚打算怎么安排?”

  听到荣静宁的称呼,陆显日似是心情大好的勾起唇角,本就溢满星子的眸子更是光彩夺目:“先去吃个饭吧,还是昨天那家怎么样?”

  “可是孙江河他不是……”

  “不用急,他不会这么早出现。”陆显日嘴角扬起,满脸的自信和笃定,“我们先吃饭,吃完饭才有力气对抗凶徒。”

  话音落下,陆显日就率先抬起步子朝前走去。

  十几分钟后,荣静宁看着面前“礼记”的大招牌,依旧和第一次来一样有点蒙圈,如果放她一个人重新从警局门口走到这里,她肯定还是找不到。

  都说很多女人是天生的路痴,她觉得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自己。

  这个点,礼记”的人颇多,荣静宁和陆显日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位置坐下,不过位置不太好,与收银台挤在一起,有些拥挤。

  收银的也不是昨天见到的年轻人,而是换成了一个年级颇大的老头,看到陆显日的时候,神情闪过一丝不确定。

  直到陆显日微笑着上前几步,和老头打了一声招呼道:“周叔叔,好久不见。”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显日,怪不得我看着你怎么这么眼熟,你长大了,和你妈妈长得真是像啊。”

  周叔一拍脑袋,脸上的表情由吃惊转为欣喜,最后又莫名地哀伤起来,“哎,你们一家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我还记得你和你哥小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我经常会和老陆下上几盘棋,真怀念那个时候啊,可惜啊,你父母这么年轻就平白无故的被……”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叔突然一顿,惊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他赶紧有些慌张地看向陆显日,但发现面前的男人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才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啊,显日,我得有十几年没见过你了吧,你今天想吃什么尽管说,周叔请客。”

  男人豪爽地拍了拍胸脯,说着又将头转向了一边的荣静宁,脸上浮现几许暧昧的笑容:“呀,显日,这位是你女朋友吧,不错不错,你小子眼光真不错,不像我家那个儿子,至今连个对象都没有,之前谈的一个也和这个姑娘差远了。”

  荣静宁本来正疑惑周叔所说的话,猛得听到了“女朋友”三个字,差点尴尬得被口水呛到,刚想开口解释,陆显日却先她一步开了口:“周叔叔,她还不是我女朋友。”

  陆显日这句话说的很微妙,加了个“还”字,意思却大不同。

  但荣静宁却没有在意陆显日话中的小玄机,只是对着面前的大伯抱以微笑。

  两人这顿饭吃得很丰盛,周叔特地喊厨房给他们的每道菜都做成了plus版本,加大加量,将两人撑到不行。

  饭后,虽然周叔一再坚持不肯收钱,但陆显日还是偷偷将钱丢在了桌角,这才带着荣静宁离开了“礼记”。

  进饭店时天色还隐隐透着白,此刻已经全部暗沉了下来,将世界万物都笼罩在一片黑色当中。

  陆显日收起了刚才和荣静宁吃饭时的玩笑神情,眉眼间浮上几许严峻的神色:“静宁,你准备好了吗?”

  荣静宁转眸看向身边男人严肃的脸,微一颔首:“嗯,准备好了。”

  顿了顿,荣静宁又有些犹豫地开口道:“陆组……显日,我希望你待会看到我家的房子不要太吃惊。”

  “嗯?什么意思?”

  “因为我家住在,额,玺园别墅。”荣静宁盘恒在脑中一个下午的理由在看到陆显日犀利的目光后全部崩塌,算了,她还是不要找乱七八糟的借口了吧。

  往往开始了一个谎言,就需要用一万个谎言来圆它,她暂时还没有信心可以骗过陆显日。

  另一边。

  陆朝谈喊人将车子停靠在了一处隐蔽的地方,静静观察着玺园别墅18幢的情况。

  从他到达这里到现在,不远处的别墅内都一直暗着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陆朝谈烦躁地蹙了蹙眉,有点后悔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荣静宁那个女人是死是活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何必来这里多此一举?

  而且昨天那个女人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懂得保护自己,指不定今晚她根本不会回来,住在了什么朋友的家里,比如说那个乔熙然。

  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开车。”过了半晌,男人阴沉得如万年寒冰的声音在车里回荡起来,让司机和助理杨同安即使坐在前排都能感受得到寒冷。

  坐在副驾驶座的杨同安有些疑惑地侧过头来:“陆总,不在这里等了吗?”

  总裁在这里整整等了两个小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杨同安知道肯定是和这位新晋的总裁夫人有关。

  “我说开车。”陆朝谈的声音又低沉了几分,明显蒙上了不悦。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陆朝谈,真是很难得才会有这种明显不悦的神色。

  杨同安虽然心中有些好奇,但他并不敢多言,只是吩咐老张快点开车。

  就在汽车启动的同时,一道纤瘦的身影走向了十八幢别墅。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孙江河的阴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