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孙江河的阴谋
零余双2018-12-13 19:542,131

  “等一下。”安静的车厢内,陆朝谈忽然发话。

  杨同安和司机对看了一眼,司机心领神会地将车子又停回了路边。

  陆朝谈微微侧过脑袋,透过车玻璃看向那道走向别墅的纤细身影,此时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虽然别墅区周边每隔几米都安装了路灯,但那道身影走得太快了,陆朝谈没办法看清那人的脸,但看身形,倒有点像他第一次在别墅里遇到的那个女人——也就是说,她就是荣静宁。

  倒是很胆大,竟然敢一个人回别墅。

  不过也是,听说这个女人是个女警察,胆子比一般女人大一些,也实属正常。

  不知为何,一向除了工作以外,什么事情都提不起任何热情的陆朝谈竟然升起了一丝兴趣。

  他倒要看看,面对那么穷凶极恶的凶犯,荣静宁到底打算如何解决。

  此时的荣静宁的确有些紧张,因此走路的步伐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许多,但是,想到陆显日就躲在暗处里保护她,她顿时就放心了不少,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像往常一样打开别墅的大门,然后按下了门口的电源开关。

  一瞬间,原本漆黑一片的别墅变得无比敞亮,而一眼望去,别墅里也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荣静宁在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但是,她并没有放松多久。

  因为这间三层的别墅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躲藏人的地方,也很多。

  荣静宁小心翼翼地一间房一间房探查,直到确定别墅里真的没有别人,她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她先是给陆显日回了一条一切OK的短信,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那敲门声起先很轻,然后又变得急促起来。

  “是谁?”荣静宁大声询问道,她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别墅里却显得异常得空灵。

  然而门外并没有人回答她。

  荣静宁紧紧握住了手,然后朝着大门处走了过去。

  另一边,陆朝谈一直坐在车子里看着别墅的方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无聊,明明今天没有太多事情,他可以回家好好放松一下,却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自讨没趣?

  车子里的冷气似乎也不够给力,陆朝谈只觉得汗水浸透了他背后的衣服,他松了松领带,最后自己开门下了车。

  “陆总,您去哪里?”杨同安一边询问一边开门准备和他一起下车。

  “我去外面透透气,你不用跟着我。”陆朝谈说完,杨同安自觉地收起了打算开门的手。

  而陆朝谈也并没有走远,他只是靠着前面的路灯,点燃了一根烟,在路灯下优雅地抽了起来。

  青烟缭绕间,陆朝谈清楚地看见一个长得异常肥胖的女人,朝着玺园18幢别墅走去。

  他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陆朝谈不认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也绝对不是住在附近的邻居,这么晚出现,这女人很有可能是昨天那个凶徒的帮凶。

  想到这种可能性,陆朝谈将手中的香烟随手在一边的垃圾桶上碾灭,然后朝前走了几步,他清楚地看见,荣静宁给这个女人开了门。

  这个蠢女人!陆朝谈心里一阵烦躁,他想,如果这个女人死在了他的别墅里,那他的这栋别墅岂不是废了?

  想到这里,他快步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荣静宁已经将女人放了进来,女人脸上满是惊恐,而她脸上也爬满了泪水,她一把握住荣静宁的手,哀求着:“小姐,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女人脸上的表情绝对不像是伪装的。

  “你怎么了?”可荣静宁怎么问,这个胖女人却始终不说话,只是哭着哀求荣静宁救救她。

  没过多久,胖女人忽然瞪大了眼睛,她白色的衣裙瞬间被鲜血染红,下一秒,她便仰面倒在了地上。

  “你到底怎么了?”荣静宁立马扑过去扶住胖女人倒下的身体,可是下一秒,就有一把尖锐的刀抵住了她的身体。

  紧接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便从胖女人的裙子底下爬了出来,而这个身影竟然就是孙江河。

  “嘿嘿嘿,”孙江河发出与他的长相极不协调的笑声,他手中的尖刀正抵在荣静宁的腰部,“没想到吧,我可以用这种方法接近你。”

  荣静宁站着没动,眼睛却在搜寻着逃脱的办法,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吃了亏,孙江河也注意到了荣静宁的眼神,他的尖刀又往荣静宁的腰部用力一顶,因为夏天穿的本就单薄,荣静宁的腰部立马被尖刀刺破,鲜血慢慢从她浅蓝色的衬衫里沁了出来。

  看见鲜血溢出,似乎更加刺激了孙江河,他舔了舔干裂的嘴角,怪笑着说:“美女,你不用指望别人来救你啦,跟你一起来的小男朋友已经被我解决了,你现在可是我一个人的了。”

  说着,他的眼睛迷恋地在荣静宁身上上下打量着,最后他咽了口口水,说:“你真美啊。”

  说着,另一只手就摸上了荣静宁的腿上。

  荣静宁只觉得被孙江河看得一阵恶心,再看向他摸上自己腿的手,她更是条件反射地甩开了。

  这动作明显激起了孙江河的怒气,他手中的刀再次用力刺入荣静宁的腰部,一时之间,鲜血更是四溢出来,荣静宁疼痛地弯下了身子,而孙江河也借此一下将荣静宁扑倒在地上。

  “今晚,你是我的了。”

  孙江河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撕扯着荣静宁的衣服,他虽然身形矮小,却力大无穷,而且身体又非常灵活,荣静宁根本无法对付他,很快,她衬衫便被撕开一道口子,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这样的春光乍泄似乎更加刺激了孙江河,他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猛烈起来。

  荣静宁在与孙江河的彼此对抗中,渐渐丧失了力气,就在她感到彻底绝望之际,头顶的灯光忽然猛地熄灭,一瞬间,整个别墅都陷入到沉沉的黑暗之中。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陆朝谈与陆显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