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陆朝谈与陆显日
零余双2018-12-13 19:542,312

  孙江河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但手中的刀却依然抵在荣静宁的身上,他的眼睛在黑暗里散发着嗜血的光芒。

  “是谁?”孙江河冲着黑暗大声低吼了一声。

  然而空气里除了安静就是安静,根本没有人回答他。

  难道停电了?会不会这么巧?

  孙江河想着,看着他身下被他钳制住的女人有些犹豫,明明那个跟着他来的警察已经被他用诡计引开了,怎么这里还会有别人?不会又是昨晚那个坏了他好事的男人吧?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听见声音,一丝狠厉划过孙江河的眼底,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又强迫荣静宁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荣静宁刚刚被孙江河刺伤的地方还在汩汩流着血,由于失血过多,她的脚步也有些虚浮,但她依然强迫自己的脑袋保持着清醒。

  荣静宁不动声色地朝前走着,就在前面的鞋柜旁边,她摆放了一把手电筒,只要她一会儿走到那里,拿起手电筒攻击孙江河,或许她还有办法换回一线生机。

  他们离鞋柜的方向越来越近,孙江河抵在荣静宁背后的刀也越发的用力,他似乎很紧张。

  就是现在!

  荣静宁一下扑到鞋柜旁,根据感觉拿起手电筒,紧接着就朝着孙江河的额头上狠狠地敲了下去。

  没曾想孙江河的反应能力比荣静宁想象得还要快上许多,手电筒堪堪擦过孙江河的额头,下一秒孙江河便发动了反击。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是不知道,我的眼睛在夜里看得就像白天一样清楚,你想攻击我,等下辈子吧!”孙江河怒吼一声就朝着荣静宁扑了过去。

  荣静宁躲闪不及,眼看着那把尖刀就要朝着她的胸口处刺过来,就在这时,从孙江河的身后忽然扑过一个黑影将他扑倒在地上,与他扭打了起来。

  “是陆组长吗?”荣静宁一声惊呼,但和孙江河扭打在一起的人并没有回应。

  荣静宁在黑暗中的视力下降了许多,她凭着感觉走到通电设备边,本想打开电源,却没成想是真的停电了。

  身后传来了“霹雳乓啷”的声响,荣静宁正疑惑陆显日打架怎么会如此毫无章法,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忽然捂住了荣静宁的嘴。

  荣静宁下意识地想要用手肘向身后攻击,却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静宁,是我。”

  身后的人竟然是陆显日!那现在和孙江河打架的人究竟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荣静宁低声询问。

  “这孙江河实在太狡猾了,刚刚利用一个小孩引开了我的注意力,后来我才发现事情不对,赶紧折了回来,静宁,抱歉让你深陷险地。”

  陆显日的声音里透着些许内疚,荣静宁则小声说了句没关系,现在可不是抱歉的时候,倒是不远处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那个高个子明显占了下风。

  “我去帮忙。”说完,陆显日就朝着孙江河的方向扑了过去。

  在两人的参与下,孙江河明显不敌,就算身形再灵活,视力再惊人,也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陆显日铐住了。

  “兄弟,谢谢了!”陆显日看了一眼黑暗中的男人,那男人没说话,不过那惊人的气场不禁让陆显日觉得有些熟悉,就在这时,灯忽然亮了起来。

  两人都适应了一阵才看清了彼此的脸,也在同时,两人都愣住了。

  陆朝谈和陆显日长得异常相似,只是侧脸的线条不同,陆朝谈的脸比陆显日坚硬很多,再加上陆朝谈的眼神冷漠,如同寒潭一般深不见底,而陆显日的眼睛则星光漫布,看起来也更具亲和力。

  陆显日紧抿着嘴没说话,陆朝谈也淡淡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不发一语。

  一时之间,沉默在两的人身边蔓延了开来。

  直到身后的某处,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陆显日这才想起荣静宁正坐在不远处的开放式厨房的地面上,他神色一变,立马冲了过去。

  此时荣静宁正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她蓝色的衬衫已经被鲜血浸湿了一大片,脸色也由于失血过多而格外的惨白。

  “静宁!”陆显日惊呼一声,他的心跳也跟着不由自主地加快起来。

  陆显日一把将倒在地上的荣静宁抱了起来,让荣静宁惨白的脸紧紧贴着自己的胸口。然后便向着别墅外冲了出去。

  可陆显日刚走到门口,却又折了回来。

  因为今天怕打草惊蛇,他的车特意停在了比较远的地方,现在从这里走到他的停车处,会浪费一些时间,恐怕会影响到荣静宁的提前救治。

  于是,陆显日只得折回来看着陆朝谈:“现在我朋友受了重伤,性命攸关,如果你的车子在附近,我希望你可以立马送她去医院。”陆显日的语气不复平时的和蔼,反而多了一丝冷酷。

  陆朝谈扫了一眼陆显日怀中的女人,此时荣静宁已经昏迷过去,她无力地靠在陆显日的身上,就像没有呼吸的木偶一般脆弱。

  因为角度问题,陆朝谈只能看清荣静宁的小半张脸,她的皮肤很白,但却被鲜血模糊了一片。

  鲜红的血和惨白的皮肤交织在一起,不知为何,却让陆朝谈感到一股异常的烦躁在心里灼烧起来,但他却强压住心里的不适,冷酷道:“你在和我说话吗?这女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陆朝谈的话音刚落,便看见陆显日眼底闪现的暗涌波涛,他按压住内心的怒气,冷笑了一声:“陆朝谈,这么多年未见,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冷酷无情。”说完,陆显日便抱着荣静宁快步离开了。

  陆朝谈看着陆显日离开的背影,犹豫了一会才打了个电话出去:“我在玺园,恩,你安排一辆车去路口吧,一会儿会有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出来,对了,别说是我。”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坐在车里的杨同安看见别墅周围忽然来了许多警察,而陆朝谈却迟迟没有回到车里,他担心陆朝谈的安危,便找到了别墅里。

  一进大门,杨同安便看见警察把一个矮个子的男人带走了,而陆朝谈则靠坐在地上,蹙眉看着天花板。

  陆朝谈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可细心的杨同安还是发现了,陆朝谈的衣服似乎被渲染的更加黑了,空气里还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而衣服上也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

  “陆总,你受伤了?”杨同安慌忙走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和陆朝谈一起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