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和陆朝谈一起回家
零余双2018-12-13 19:552,423

  陆朝谈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厨房还沾着鲜血的地面上,然后才对杨同安说:“一会找人来打扫一下。”

  说完,他便快步走出了别墅。

  荣静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耳边不停地有人在说话,自己的手也似乎被人小心翼翼地握在手中,又轻轻地放下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首先入眼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然后侧头就看见了身边面色焦虑的男人。

  荣静宁愣了几秒,张了张有些开裂的唇道:“陆……”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显日温柔的声音打断。

  “伤口还疼吗?”

  “唔。”听陆显日这么一说,她才想起来去看伤口,被子下的腰上已经被缠上了医用纱布,“不怎么疼,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对了……”

  荣静宁紧张地睁大了眼睛:“抓到孙江河了吗?”

  陆显日点了点头,有些嗔怪地看了荣静宁一眼:“放心吧我们的荣警官,凶手已经被收押了,你就安心养伤吧。”

  荣静宁呼出一口气,太好了,这样就不会再有无辜的女孩子丧命了。

  “还有,陆组……”

  “嗯?你叫我什么?”陆显日挑了挑眉,他并不是一个较真的人,但就是不喜欢荣静宁这么见外地称呼他,尤其是在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之后。

  荣静宁立马改口道:“额,那个显日,我是想问今天帮我们制服孙江河的人是谁?我当时晕过去了,并没有看到他。”

  其实荣静宁的心里也不是没有猜测,深更半夜会到玺园别墅的人,除了她以外,就只剩下一个人——陆朝谈。

  那个救了自己的人会不会就是陆朝谈?

  想到这里,荣静宁原本平静的心莫名跳了两下,有些紧张地看向了陆显日。

  听到荣静宁这么问,陆显日的脸色当即沉了沉,看向荣静宁的眼光也透着一丝锐利。

  其实,当荣静宁向他提及她住在别墅的时候,他对荣静宁的身份也有过几分猜想,他本来还以为和荣静宁的家境富裕有关,但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件事还扯上了陆朝谈,陆朝谈会深更半夜出现在荣静宁所住的别墅里,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他还记得从美国回来的第一天,无意中看到了报亭的一份报纸,上面的头版头条就写着:上流显贵陆朝谈今日大婚。

  而他的新婚妻子则是白泽市只手遮天的管泽天的养女,至于名字,他并没有去注意。

  会不会是……

  答案呼之欲出,但陆显日却潜意识地否决了自己这种可笑的推断。

  不,一定是他想错了方向。

  陆显日收起自己纷乱的思路,脸上又挂上了惯有的灿烂笑容道:“静宁,那个人可能是住在你附近的邻居吧,帮了我们之后就不声不响地走了,我们想感谢他都没来得及。”

  不知道为什么,陆显日就是不想在荣静宁面前提起陆朝谈这个人。

  闻言,荣静宁点了点头,心底却莫名涌上了几分失落。

  但这种莫名的失落感只是一闪而过,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看来陆朝谈还真是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冷漠男人。

  “哎,可惜,有机会我还是要感谢一下这位邻居。”荣静宁遗憾道。

  陆显日没说话,只是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面前的女人:“先喝点水吧。”

  由于孙江河的事情还没有完全了结,陆显日看荣静宁已无大碍便匆匆忙忙赶回了警局。

  病房里很快就只剩下了荣静宁一个人。

  她本想躺下小憩一会,手机却恰巧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静宁。”电话那头是男人低沉的声音,透着丝丝不悦。

  荣静宁的心微微一沉,犹豫了片刻才喊出了那个有些别扭的两个字:“爸爸。”

  管泽天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明天下午不要忘记和朝谈回家里吃饭,我之前也发短信提醒你了。”

  “嗯,知道了。”荣静宁淡淡道,对于她这个父亲,她的感情很是复杂。

  若说管泽天不关心自己,他却在她母亲过世之后将她接回了家里照看,还把她嫁给了他所谓的得力助手陆朝谈。

  但要说他关心自己,却也算不上,真的关心的话就不会将她和她妈妈抛弃了整整十年,不管不顾。

  所以荣静宁对管泽天的态度一向不冷不热,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分疏远,而管泽天也是如此。

  “小姐,要换药了。”这个时候正巧护士过来给荣静宁换药。

  “你现在在哪里?”管泽天听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吵,随口问了一句。

  “医院。”

  电话那头明显顿了顿,过了一会才传来管泽天有些不悦的声音:“怎么回事?工作受伤了?”

  荣静宁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喜欢她的工作,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厌恶,所以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什么,同事受伤了,我来看她。”

  反正即使是她受伤,整天“日理万机”的管泽天也未必会来看她,但他另一个宝贝女儿郭旖旎就不一样了,只要哪里有磕磕碰碰,他势必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第一时间去看她。

  甚至于,连她荣静宁的婚礼都可以不去参加。

  同样是女儿,差距就是可以这么大。

  即使再不在意,荣静宁的内心也泛起了丝丝酸涩,她毕竟只是一个感情脆弱的女人。

  管泽天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嗯,那明天晚上早点过来,还有不要穿得太随意,一点都不像一个千金名媛。”

  荣静宁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答了一声“好”。

  之后两人便没再说什么,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挂断电话后,荣静宁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心房也跟着传来一阵阵的钝痛,让她辗转难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晕晕沉沉地睡去。

  夜晚的医院大楼下。

  “陆总,我问过荣静宁的主治医师了,荣静宁已经没有大碍了。”

  车里,陆朝谈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杨同安看着面前男人冷漠的模样,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陆总,您明晚工作上并无安排,之前定的是去管爷家里吃饭,现在还是照原计划进行吗?”

  话音刚落,杨同安就感受到了周围的氛围有些不对,萦绕在陆朝谈身上的冷气场似乎更加强盛了,压抑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杨同安立马识时务地闭了嘴,命令司机将车子开出了医院。

  此时的陆朝谈,神情冷漠地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倒影,脑中万千思虑闪过,最终却停留在了一个画面上。

  他弟弟陆显日抱着他的新婚妻子荣静宁,站在他的面前。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陆朝谈的计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