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雨烟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03,286

  韩名压下内心的狂喜,盘腿坐下如饥似渴地开始修炼起来,气殿内的黑色古字滴溜溜地打着转,发出的黑光,将**肆虐的药力轻而易举的炼化为温和的能量。

  这些温和的能量在他经脉中流转一圈后,就化作滚滚元气轰隆隆地奔入气殿。

  可能是三年积压太久无法寸进,现如今再无阻碍,修炼起来势如破竹,还未过去半个时辰,他的气势就犹如涨潮般节节增长,如同**般的舒畅感不断冲刷着他的感官。

  他干涸的气殿再次被元气充满后,久违的进阶气感在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没有丝毫犹豫,运转经脉中滚滚元气,就朝着白色的气殿撞击而去。

  咚!

  整个气殿摇摇晃晃,暗淡的光芒明亮起来!

  咚!

  再次**,白色的气殿发出银色的光晕来!

  咚!

  ……韩名完全陷入了冲阶的快感中,他已经有整整三年没有体验过元气撞击气殿的感觉了,这一声声气殿轰鸣的巨响,让他欣慰地想哭!

  如此用元气撞击气殿半个时辰后,整个气殿才光芒大震,白色的外皮已经有着银质的光辉。

  周遭空气突然爆发出一阵气爆声,韩名体表的毛孔豁然打开,天地精气化作千万条白气钻入其毛孔中。

  咯咯咯!

  他的身体发出爆豆般声响,肌肉疯狂地吸收着**的元气变得更加紧密健壮,腰间匕首撕开的伤口也在快速复原。

  如此持续了十多分钟,他体表的毛孔才慢慢闭合,气息也慢慢平稳下来。

  “呼!”韩名长舒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一丝精锐的白芒在他眼底一闪而过,他压着内心的狂喜,站了起来,身上再也看不到丝毫的颓废,整个人犹如三年前般看起来自信却又锋芒内敛。

  一朝打破身体夺灵的禁锢,便坐地从六阶晋升了到了七阶,而且修炼进度比三年前的他更快更恐怖!

  “真是谢谢韩傲父子了,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深刻感受到这强者为尊,弱者为蛆的浅显道理!没有这三年沉积,我的心性也不会如现在这般坚韧不拔!”韩名想起韩傲父子的嘴脸,内心又是怒火翻腾。

  但韩名心知现在实力太弱大仇难报,现在最关键是要弄明白自己身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怎么瞬间就打破了夺灵禁锢,而且他方才向骷髅磕头后,清楚地感受到什么东西入住了丹田气殿。

  正好战兵六阶晋升到七阶之后,灵识就可以内视,韩名再次双手扣印,闭目盘坐而下,灵识沉入**气殿之内。

  自然他的灵识也发现了自己气殿内多了一枚黑色古字,那古字正悬浮在气殿之中,散发着幽冷神秘的气息,让人看上一眼就有被其吞噬殆尽般的错觉。

  “这是?这是!伐天古字!”三年来韩名不能修炼,却是将韩家偌大的藏书阁里各类书籍看了遍,他看到这枚古字第一眼就想到自己曾看过一本古籍上记载的伐天古字。

  顾名思义,伐天古字就是有伐天大能的远古字符,他们每一枚都是鬼斧神工的天地造化,每一枚都有着自己特殊的无穷威能,每一枚出世,都会引起大陆上无数强者的疯抢,进而带来一场腥风血雨。

  当然纵然是伐天古字这等天地造化结晶也是有强弱之分,古字初生时威能还不是很强,也没有自己的意识,称为一转伐天古字,这个时期的古字炼化起来非常简单,基本都是古字主动认主。

  但要是古字到了三转四转,就有了自己微薄的意识,会对炼化者反抗,这个时期炼化古字就需要一点特殊的方法才能强行炼化。

  若是伐天古字已经到了八转九转这样的**阶别,想要将其炼化难如登天,除非你有焚海辟天的威能,要不然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意识完整的古字碾杀!

  而韩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枚伐天古字应该还是幼体期,要不然也不会直接认主入住了自己的气殿。

  一股无法压制的狂喜令韩名整个人都激动地**起来,但他此刻更想知道,这枚伐天古字到底是百字排行榜上的哪一枚!

  韩名将灵识贴近了气殿中自然悬浮的黑色伐天古字,那古字感受到韩名的灵识靠近,竟发出亲切之意。

  韩名心中一喜,调动一缕精纯的元气送给古字吞掉,古字瞬间就将元气吸收,黑光一闪,对韩名的灵识更加亲切,仿佛孩子对父亲的依恋般。

  将看过的古籍快速回忆一遍,再对照古字笔画以及带着吞噬威能的气息,韩名确认这枚伐天古字为噬字,古字前百第二十二位,掌控之后拥有快速淬炼天地万物吞噬万物的威能。

  大成的九转噬字,就如同黑洞般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吞噬,但由于其成长期太过漫长,所需能量太过庞大,所以只能屈尊排在第二十二位,要不然排入前十肯定是没问题!

  韩名心中了然,感慨怪不得方才修炼起来,如鱼得水,天地精气入体就会自动化作更为浓郁精纯的精气,运转只需一个周天就能化作元气,比普通修炼快了十几倍不止,原来是有了伐天古字的帮忙。

  而且韩名感知到自己还能用灵识沟通古字,让其释放吞噬能量为他所用,想想如果能在对战中用吞噬能量抵挡敌方元气的**以及吞噬敌方元气反哺己身,这个战力提升的可不止一点点。

  “真是多谢前辈送给小子的一场造化了!”韩名转身感激地看向那具白骨,只是之前这具骷髅骨骼犹如玉色,现如今却暗淡无光,他没来得及动作,这具骷髅陡然化成了一堆粉末。

  韩名愣了一愣,明白这具骷髅能保留至今,全靠伐天古字支撑,如今古字到了自己这里,骷髅也就化作灰尘了。

  他朝着骷髅化作的尘埃又是心情恳切的鞠躬,之后就有了出去的想法,毕竟这里什么都没有,过个时日不是饿死就是渴死,只要上去多多注意安全,他相信韩傲就算要杀他,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韩名将白玉骷髅的骨灰简单下葬后,在石洞中选了一枚灿烈果摘下带回去修炼,毕竟这些天材异宝如果采摘下来就需要好好保存,要不然药力就会白白逸散,采摘太多也是浪费。

  他匆匆出了山洞找到一处岩壁相互接近之处,双手双脚撑住两边岩壁,废了不少力气才爬了上去。

  整个后山都是一片寂静,韩名沿着山路快速返回,这一次他时刻关注着周围的环境生怕之前的刺客再次出现,如此战战兢兢临近了下山路口时,却看到三个韩家小辈围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发难。

  “苏雨烟,我劝你还是乖乖将血溶叶交给我,干什么事情要想想自己的身份,你一个外姓,我们韩家养了你个废物十几年,你不知道感恩么?”

  说话的少年名为韩旭,年龄不过十六,人高马大,一脸鄙夷,凶恶地盯着死死攥着血溶叶不肯放手的苏雨烟。

  韩家在流风城算是大家,所以很多女性族人不想出嫁时,有权利招上门女婿,这些上门女婿多是一些小家族,为了巴结韩家,才甘愿上门。

  但苏雨烟却没有和韩家有半点血缘,其去世双亲与苏家养父是为结拜兄弟,苏家养父成了韩家上门女婿后,也就带着苏雨烟到了韩家生活。

  如她这种外姓韩家也有很多,但又因为苏雨烟没有和韩家有半点血缘,所以在家族中也是备受欺辱。

  “哼!”韩旭冷哼一声,盯着模样可人的苏雨烟,嫉妒阴狠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血溶叶是给韩名那个废物留着的吧,哈哈哈,果然废物喜欢废物,不过我可告诉你,就算韩名那个废物用了这血溶叶也不会有用!他这一辈子就只能是废物了,给我拿过来!”

  韩旭一脸凶恶地逼近一步。

  少女将血溶叶搂在怀中,畏惧却又不肯放弃,只能默默摇头后退。

  她深入后山偶遇一条看护血溶叶的岩蛇,听闻血溶叶有修复经脉活血解毒的功效,想着说不定会对韩名的怪病有效果,便不顾实力低微冒着性命危险大战岩蛇,才采摘到这血溶叶。

  只要一想到,那个三年前风光无限,所到之处,无数女性小辈爱慕尖叫,却每次见她不以她地位低下都冲他温柔浅笑的少年,她心头就充满了勇气。

  苏雨烟再次后退一步,戒备害怕地看着面前的韩旭,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行,这个东西对于你们来说可有可无,但对韩名哥而言,说不定就是打破禁锢的希望!我不能给你们!”

  “自讨苦吃!”韩旭暴喝一声,**元气流转,朝着苏雨烟一拳打出,其七阶战兵的实力,这一拳出去可谓拳风呼啸。

  苏雨烟本身修炼天赋不高,这么多年也不过战兵五阶而已,更没有什么实战经验,韩旭突然发难,自然脚步慌张后退,不料绊住石块,惊叫一声,身子后仰。

  害怕无措之际。

  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扶住了少女纤细的腰身,苏雨烟抬眸看去,自下而上正好看到少年坚毅面部线条和微微下弯的嘴角。

  韩旭和身旁两个韩家小辈看到突然插手的少年后,嘴角都掠起不屑的冷笑。

继续阅读:第五章 韩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