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际遇
悲伤的狗2019-11-06 11:292,964

  “是不是该……”父亲韩辛比了个杀头的手势冷笑着,之所以三年前没有永绝后患,是因为当年刚刚失势的少年还是全族关注的重点,如今被冷落三年的韩名即使突然暴毙,也不会有人太过关心。

  韩傲阴毒地盯着韩名离开的背影,冷笑道:“父亲安心,这件事我已经安排别人去做了!”

  韩名无颜再回去面对自己的母亲,以前他心中还有有所期盼和信念,相信只要韩傲回来兑现诺言,他依旧可以重回**,依然可以让母亲骄傲,但就在刚刚,卑鄙无耻的韩傲父子碾碎了他所有的希望!

  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便失魂落魄地在爬上了一向人迹罕至的后山,他站在山腰崖边俯瞰偌大的韩家,心中有懊悔也有不甘,更有对韩辛父子的痛恨和怒火。

  如果不是因为实力太弱,如果不是当年听信韩傲的谗言,被其夺灵,拿去了修炼天赋,如果不是当年自己年龄尚小目光短浅,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那么今天衣锦还乡的就是他,而利用战将的权势为母亲治病还不是易如反掌!

  韩名越想越恼越想越气,却丝毫没有发现身后越来越逼近的黑影。

  嗤!

  韩名还未转身反击,豁然间就被一只大手狠狠捏住了脖后,整个身体都被制住不能动弹。

  他感受到身后刺客强大陌生的气息后,就知道这一定是韩傲派来的杀手,他万万没想到如今还在韩家,韩傲就敢残害同族兄弟。

  他也万万没想到韩傲和韩辛父子夺了他的天赋还不够,还想取他性命!

  “敢喊,就杀了你!”刺客并未多说什么,说话间杀气凌然,韩名感受到浓浓的杀意,心知自己如果大喊,这刺客绝对会毅然出手,便打消了出声叫喊求救的念头。

  杀手钳住他的脖后,犹如拖着一条狗般,将毫无反手之力的韩名拖向后山深处。

  因为战将吩咐一切都要处理的干干净净,去后山深林将少年杀死,再埋入地底,而后一百军功就到手了,虽然他和少年无冤无仇,但要怪就怪少年命不好,惹到了同族战将!

  没有实力就只能犹如鸡狗一般令人宰割不能反抗!

  韩名抿着苍白的嘴唇,默认不语,他的脖子被刺客大手牢牢卡住,被刺客强行拖向后山!

  不能输!更不能死!要让韩傲父子后悔他们的所作所为!

  韩名心头怒火翻腾,他狠狠一咬下唇,疼痛和口中弥漫的血腥味顿时令他昏沉的头脑清醒起来,他以有限的视界扫了一眼周边的环境,顿时发现一线生机。

  前面不远处由于以前地震山体崩裂出一条不宽不窄正容一人侧身的裂缝出来,韩名以前来后山时曾看过那条裂缝,那裂缝下面纵裂很深,光线暗淡,或许是一条生路!

  刺客并未注意到韩名的异变,大步跨过这条小型裂谷时,韩名眼中爆发出对生的无限渴望,运转**所有元气,脖子狠狠一扭,手脚连踢带拽,挣脱了刺客的大手,而后不顾一切地纵身投入裂谷中!

  “找死!”那刺客也被韩名突然发难搞得猝不及防,眼看韩名纵身投入黑暗的裂谷中,随手朝着韩名掷出一柄锋锐的匕首,正中韩名的小腹。

  只是虽然匕首刺入韩名的小腹,但韩名还是落入裂缝之中不见了踪影,刺客嘴角泛起冷笑,“今天必然要你死透!”

  说罢这刺客正想侧身进入裂缝入口,却被一道娇喝喊住:“你什么人?到我们韩家后山做什么?”

  一个面色清冷的少女自林中跃出,正是韩家家主韩辉的爱女韩冰,她之前在族内看到后山山崖上立着一道颇似韩名的身影,没想到上了山后却发现韩名不见了踪影,她索性便到无人打扰的后山深处修炼,没想到看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

  那刺客本来就心虚,又感知到少女隐隐将要进阶战师的气息后,转身就跑。

  “站住!”韩冰柳眉一拧,抬步朝着刺客逃窜的方向追去。

  而韩名自裂缝一路向下,磕磕碰碰掉落到底,一落地,摔得七荤八素的他也不顾自己小腹的伤口,生怕实力强悍的刺客跟下来,起身拔下小腹上的匕首,单手捂住伤口,跌跌撞撞地沿着小型谷底纵深的方向跑去。

  裂缝愈是纵裂,就愈是向地底延伸。

  韩名沿着裂缝纵深的方向半跑半走有几分钟后,竟在山壁发现一处薄光隐现的山洞,黑黝黝的洞内透漏出一丝诡异和神秘来。

  生命垂危急求安身之地的韩名仿佛看了一丝渺茫的希望,一头钻入了山洞。

  一走入的山洞,韩名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在了原地,只见岩壁低矮空间不大的山洞里却长着了十几株平时难得一见的药材,灿烈果、七蛇红草、光散芝、融雪花,这几种是韩名能叫出名字的,还有其他都是韩名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

  之所以韩名知道其珍贵,是因为十三岁那年,韩名得了同龄族内大比第一,家族韩辉当众炼化一颗灿烈果,将其灵液放入他的手心。

  就算是一旁的家族长老也是眼带羡慕**地看着韩名手中的那瓶灿烈果灵液。

  修炼一途不仅仅要靠着个人天赋,辅助修炼的天材地宝丹药神物一样很重要,要不然就算韩傲夺了他的天赋,没有身后军校倾力砸下资源,三年,实力很难到达战将阶别!

  韩名看着这些药材,欣喜无比,若是自己能够修炼,这里的天材异宝足以供应自己快速冲阶,但一想到自己因为夺灵而天赋全无的身体,他光彩四射的眸子就黯然下来。

  不过比起修炼的事情,韩名现在失血过多双眼发黑的身体才是关键,他随意扯过一枚红色灵果吞入口中,虽然没有炼化的药材,药力会很蛮横,但此时他也是病急乱投医顾不了那么多了。

  果肉中精纯的药力犹如洪水般在他**肆虐开来,虽然小腹的伤口因为精纯滋补的药力而止血愈合,但韩名的脸色却更加难看。

  庞大的药力在他**转化为滚滚元气后,无法进入气殿的元气在**越积越多,身体各处经脉都传来**般疼痛,韩名身体自溢元气的速度,根本跟不上**药力转化为元气的速度。

  这一次是他失算了,片刻之后,韩名的身体就有了发胀之感,**元气也是越积越多。

  面对此种情景,他也不可奈何,嘴角扬起一丝苦笑,“没想到我韩名最后却是误食天材异宝,被药力撑爆身体而死。”

  很快,身体的发胀感就演变为**感,韩名痛苦得额头青筋暴起,脸色涨红,他心知自己难逃一死,积**心底的所有不甘和愤怒,化作一声长骂:“卧槽尼玛的,给老子一条生路,又逼老子去死,去**的贼老天!”

  韩名愤怒地大骂,看到身前一颗葱郁的药材也是心烦愤怒,抬手将整个药材掰折在地,却在药材浓密的枝叶后愕然发现一具盘坐在地的骷髅,这骷髅不知在地底沉睡了多久,但奇怪的是每块骨骼却犹如明玉般散发着淡淡的微光。

  发狂又承受这身体胀裂之痛的韩名看到骷髅,狂躁的心境不觉平复下来,他长长叹了一口气,面朝骷髅跪了下来,悲伤地说道:“前辈与我都是可怜人啊,您枯坐此地无人敛尸,我却造奸人所害,被迫流落此地,马上就要暴体而亡,唉,也罢,最后我就帮前辈你入土为安吧,如有得罪,小辈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韩名说完便俯身磕头,而就在他俯身磕头的一刹那,自那骷髅眉心骨处射出一道白光包裹的漆黑小字,没入韩名的天灵盖。

  那道白光散在韩名的脑袋中,漆黑的小字却滴溜溜地打着转,进入了韩名的经脉中,小字一路直奔他丹田气殿,最后一头狠狠地撞入了被封印三年的气殿内。

  轰!

  韩名因为被夺灵,气殿三年封闭的大门在这一刻轰然大开,原本滞留在气殿外无法入内的元气滚滚而入。

  韩名那因为**元气暴增而即将胀裂的身体也恢复了常态,而且三年来未得寸进的修为在这一刻后疯狂地上涨!

  “这……这!”韩名脸上浮现出一丝潮红的狂喜,虽然三年的人情冷暖早就让他心坚如铁,但他还是无法控制这狂喜之情,一阵震惊后,欣喜如狂。

继续阅读:第四章 苏雨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