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总有一天
悲伤的狗2019-11-06 11:292,566

  三年前的一晚,大了韩名三岁才仅仅战兵六阶的韩傲将他单独约到后山,韩傲看四下没人,便跪地抱着韩名的小腿,痛哭流涕。

  “韩名表弟啊,你得帮帮我啊,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当时韩名年少幼稚,不知道人心险恶,他从小因为天赋出众,虽然张扬狂妄,但心地还是善良纯洁,不忍心看着同族表哥如此卑微地痛哭,便拉起韩傲,一口应下:“只要我能办到,必然会助表哥一臂之力。”

  “没想到表弟天赋出众,心地竟然如此善良,表哥真是太感谢你了。”韩傲拉住韩名的手,千恩万谢才说出了想要让韩名帮什么忙。

  “明年就是皇浦军校招生的时候了,可你也知道表哥这情况,已经十六岁了才仅仅战兵六阶而已,表哥不甘心啊,所以就想请表弟帮忙!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取一点韩名表弟的血而已!”

  韩名眉头微微一皱,听到取血,他很自然就想到了血脉,在军武大陆上血脉从来都是很严肃的话题,容不得丝毫马虎。

  韩傲连忙摆手,献媚般笑道:“放心,放心,只是取一点血而已,和什么血脉**没有半点关系。”

  而且韩傲还抛出了一个韩名无法拒绝的条件,事成之后,他会双手奉上一颗专门治疗韩名母亲徐柔多病体质的丹药。

  韩名唯一的弱点也就是世界上最温柔可亲的母亲徐柔,当年徐柔身体羸弱,每逢冬天终日咳嗽不止,用了多少灵丹妙药都不管用。

  韩名勤奋修炼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早日进入上等军校,查找治疗母亲病情的有效丹药。

  那时的韩名年龄还小,目光短浅,又不忍韩傲跪地流泪恳求,考虑了下,终于点头答应。

  一天深夜,韩傲叫出韩名,两人出了韩家,就到了城中一处黑市,进了一家阴森森的小店。

  “来,表弟,不要怕,你和我一样躺在上面就好了,只是抽点血而已。”

  韩傲说着便躺在了地面一个诡异大阵的一侧,那一侧的符阵中流淌着金色的灵液,而韩名脚下的一侧,却是流淌着腥臭的黑血。

  韩名虽然也有顾虑,但毕竟已经答应了韩傲,当时心骄气傲的他觉得临阵变卦不是男人所为,索性躺了下来不再多想。

  大阵启动,韩名瞬间被剧烈的疼痛冲昏,大阵中的黑色血液化作一条条血色黑藤扎入他的身体之内,大口大口抽取他身体里的某种能量,他的身体越来越沉,最后昏死了过去。

  最后幽幽醒来的韩名却被韩傲告知,这种符阵对他有一定的弊端,那就是三年不能修炼。

  “三年中如果你守口如瓶,到时候我会回来帮你解决不能修炼的问题,治疗你娘的体质的丹药,我也会三年后奉上!”之前还巴结献媚的韩傲表情扭曲阴毒,他冷冷一笑,漠然告诉韩名。

  韩名虽然愤怒韩傲不在之前把话说清楚,但事已至此,也只有听从韩名的话,才能重新开始修炼,也是他当年年幼,不知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当年天赋一般的韩傲在那一夜之后仿佛开了窍般,一年从六阶战兵突飞猛进到了三阶战师,十七岁的他很快就被黄埔军校选为种子学员,招回学院大力培养,其一路青云直上,成了现如今的韩战将。

  而韩名三年中修为停滞不动,就算修炼,元气也无法进入封闭的气殿中积累,成了韩家人人耻笑的反面教材,拖累母亲徐柔也平白遭受很多侮辱!

  嗒嗒嗒!

  军靴落地的声音响起。

  坐在房间内正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的韩名,忽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激动地站了起来,一想到又可以重新修炼,重拾往昔的尊严,他就忍不住兴奋地**。

  门被推开。

  韩傲掀下军帽,脸色阴沉的走入了房间,不等韩名开口,就凶狠地训斥道:“方才你在路上叫什么叫?不是说好你我关系要在外面保持疏远么?”

  韩名微微一怔,完全没想到韩傲会对曾经帮助他的自己如此恶劣,不过三年来的人情冷暖,他早已心坚如铁,不再是曾经莽撞无知的少年。

  “三年如约而至,我也丝毫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当年的事情。”韩名面色发冷,目光不卑不亢地盯着韩傲。

  “当年?”韩傲双眼盯着韩名,着重重复了一遍,眼底凶光越发明显:“当年有什么事情?韩名,你现在面对的可是帝国双色徽章的战将,说话小心一点,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韩傲刻意释放一丝战将威压,韩名脸色陡然急转,只觉胸膛仿佛被一座大山压迫,呼吸困难。

  战将气势凶悍如斯,但韩名却没有低头,目光也没有半点畏惧,他咬着牙,狠狠握成了拳头,忍下心头的怒火,一字一句道:“兑~现~诺~言!”

  “哼!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被夺灵以后,还能恢复修炼吧,你也真的还以为你娘羸弱多病的体质还有得医?哈哈哈,你也太蠢了吧,蠢到相信了我三年!”

  韩傲刺耳的笑声在耳边放肆的响起,韩名先是一愣,瞬间明白过来,胸口顿时被汹汹怒火堵住,被欺骗被戏弄的耻辱令他呼吸都急喘起来。

  韩名只觉胸膛里涌出一股怒血直冲脑顶,他一双大眼血丝满布地瞪着韩傲,手指**地指着韩傲,“你……骗我??!!”

  韩傲一脸冷漠,他鄙夷地看着韩名道:“骗你又怎样?我告诉你,当年的事情你敢对外面多说一句,不仅仅是你会倒霉,你娘徐柔也会沦落到一个凄惨的下场!”

  “再说就算你现在说出来,恐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你吧!”房间的大门又一次被推开,韩傲的父亲韩辛冷森森地笑着走了进来,当年正是他和儿子韩傲一手策划了夺取韩名血脉天赋的事情。

  他冷冷一笑,看着韩名,继续威胁道:“你现在不过是六阶战兵的废物,而我的儿子韩傲却是著名军校出身的战将,你说出去,怕是连我们本族人都不会相信你的,识相的话快滚,别出来碍眼,要是在外面乱说,我割掉你的**!”

  “好!好!好!”韩名看着这一对阴险的父子,嘴角扬起自嘲的笑意,眼中压抑着无穷的怒火,声音低沉地连说三声好。

  三年的隐忍,三年的期待,如今却被三年的欺骗,一击粉碎!

  胸膛熊熊燃烧的怒火和无力反抗的屈辱令韩名如今的神智都有些恍惚,如果不是害怕这韩傲父子加害他的母亲,就算拼上一条性命,他也要咬下这对父子身上的一块肉来吃!

  他连说三声好,眸子黯淡如夜,不再奢望什么,脚步踉踉跄跄走出门外。

  只是内心的愤怒和不甘令少年快要离开时,却突然背对屋内冷笑的父子,停了下来,他仰头望天,脸上凄苦而又悲愤,拳头仿佛要捏碎般。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少年眼中不甘的泪花闪烁,话语压抑着无边的怒火和悲愤,每个字出口都犹如孤狼独嚎般凄冷绝望,却又令人不寒而栗。

  韩傲看着比自己小上三岁的少年离开的背影,心头不自觉地掠过一丝阴影。

继续阅读:第三章 际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