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迎战将!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43,435

  天色微微眀,流风城内的韩家早在一片繁忙和吵杂声中苏醒。

  仆人们七手八脚地给各位少爷小姐整理仪表,就连一向淡定沉稳的大人们也都神色紧张期待,原因无他,正是因为韩家最年轻的帝国双色徽章战将要回来了!

  而就在全族都在紧张准备迎接仪式的时候,却唯有一处院落甚是冷清,不但一个佣人的身影都看不到,门院也都破烂不堪。

  咯吱!

  清寂的院落里,偏房卧室门扉忽然打开,一个满脸兴奋和期待的少年从中走出,他抚平破旧但干净整洁的衣服边角,嘴角扬起愉悦的笑意。

  少年一扫之前的颓废,明亮的目光看向东方冉冉高升的旭日,嘴角上扬,拳头紧紧握住!

  “是啊,整整三年了,整整三年时间,修为都未曾寸进一步,今天终于可以解放了。”

  他心头暗暗念道,旋即嘴角的笑意更加开心,便抬起步子朝着院门外走去。

  “名儿。”一声温柔略带病态的虚弱的声音。

  韩名眸子的喜悦微微一沉,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绪,但依旧保持微笑转身看向身后的美妇,“娘,你怎么出来了,大夫不是说,早晨寒气太重,不让你出来的么?”

  韩名的母亲徐柔,虽然年过四十衣着破旧,但这丝毫掩盖不住其年轻时貌若天仙的姿色,除了脸色带着发白的病态外,整个人一举一动都有着大家风范。

  “娘没事。”徐柔走过来将韩名窝在脖间的衣领拽展,她嘴角带着暖心的浅笑嘱咐道:“这次可是韩家年轻一辈新晋战将衣锦还乡,我们纵然巴结不上,也要衣冠整洁地好好迎接。”

  不管是三年前光华耀人的韩名,还是现在落魄遭人嫌弃的韩名,唯有母亲徐柔待他一如既往的温柔。

  一想到这几年让母亲因为自己而受到的嘲讽和蔑视,韩名的拳头就不自觉地再次握紧,但嘴角却扬起轻松愉悦的笑意,重重点头,“知道了,娘,您身体不好,快回去休息吧。”

  “唉,这是造了什么孽。”徐柔看着听话的儿子,眼中忽然薄雾氤氲,“明明三年前你的修炼还是一帆风顺,怎么突然就…………”

  韩名生怕娘亲忧心难受,咧嘴坦然一笑,赶忙劝慰道:“娘不必在意,一帆风顺就修炼而言未必就是好事,多些挫折,可以走得更远嘛。”

  韩名之所以这样说,当然是因为他早已胸有成竹,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整整三年了!

  “你这孩子倒是释然,希望如此吧。”徐柔本来就是为儿子委屈,看韩名如此坦然,也无奈摇头,心绪平复了下来。

  “那我走了,娘!”

  “早点回来。”

  徐柔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不知觉眉眼之间多了丝哀愁和怅然,她摇了摇头,仿佛在对着空气喃喃自语般,“虽然儿子不如你那般天资,但温柔体贴却如你一般,你放心,我会带着名儿好好活下去的。”

  韩名告别娘亲,就大步走出了院落,沿着一条青石铺就的小路,朝着韩家府邸正堂大路而去。

  沿途很多韩家小辈都和韩名一样,朝着正堂大路而去,只是这些韩家小辈看到韩名多是冷言讥笑,在其背后指指点点。

  “看,韩名今天竟然出门了,哈哈哈。”

  “喂,天才韩名,你不在家抱着你娘哭,怎么今天也出来透气了。”

  “看样子人家是想去迎接战将吧,哈哈,真是造化弄人风水轮流啊,天才韩名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可怜,可怜!”

  韩名在整整三年中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嘲热讽,他脸色平淡仿若没看到没听到一般,快步朝着中堂大路而去,只是在他黑漆漆的眸子深处,却深压着灼热的不甘和骄傲。

  三年了,终于三年了,我终于等到了今天!

  一想到今天就可以破除桎梏,重新开始修炼,韩名的脚步就越发轻快。

  等到韩名赶到韩家正堂大路时,大路两旁都已经满是韩家族人,在场每一个人都在兴奋地谈论着即将归来的韩家史上最年轻的帝国双色徽章战将。

  在军武大陆上,强者为尊,军者为贵,人人都可以吸收天地间浓郁的精气,来修炼元气加强己身,人类自千万年前就开始研修元气修炼,一直到如今,元气修炼更是达到了**,也有了一套严谨的实力等阶。

  这个实力等阶自弱到高分为战兵、战师、战将、战雄、战王、战统六个大阶,每个大阶又分为九个小阶。

  传说战统之上还有几个传说中的境界,不过那都是太过遥远的存在,流风城至今还没有走出过战统阶的雄豪!

  而这个实力体系也被军武大陆的四个超级帝国当作军衔体系来使用。

  拿战师阶来讲,若一个人实力到了战师阶,就可以申请得到一个黑色战师阶实力徽章,而若此人实力到达战师阶,军功也足以晋升战师军衔,那帝国就会专门颁发银色的战师军衔给他。

  黑银双色,一个代表实力,一个代表权势,若是韩傲本身实力只有战将阶,而军衔未达到战将的话,那他还远远没有震动整个流风城的资格,战将军衔和战将实力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战将军衔可拥万人兵团,战将实力只配一族之长!

  “战将大人到!”

  忽然自韩家府邸门口传来一声报号长喊,热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无数小辈脸上带着期待的神色,目光羡慕地看向中堂大路。

  咔咔咔咔咔!

  一阵鳞甲交击声,两纵列的黑甲军士齐跑进入韩家,足足一千多人,而且这些军士个个等阶都在战兵六阶上下。

  一千军士在大路列队过程中毫无杂音,每个人面色都带着肃冷萧杀之意,这等整备肃穆的军队气势令所有观望的韩家人都感到敬畏心惊,不少小辈都紧张兮兮地闭住了**,目光中的兴奋和羡慕更加浓厚。

  踏!

  军靴踏响青石,一道高挑帅气的身影自韩家大门走入,他身穿笔挺帅气的帝国制式黑色战将军服,披着一件肩章银光闪闪的大衣,军帽下一张俊美却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傲然高冷之色。

  他年纪只不过比韩名大了三岁,却已经成为整个韩家的骄傲。

  啪啪啪啪啪!

  韩家族人一看到这个青年的身影,掌声犹如浪涛般响起,韩家男性小辈盯着青年身上笔挺帅气的军装眼睛发亮,而女性小辈看着其英俊的面容尖叫起来。

  “真厉害,韩傲大哥真是吾辈楷模啊,战将双色帝国徽章,要知道光是修炼抵达战将都要费尽千辛万苦,更别说战将军衔了。”

  “是啊,那可是战将阶啊,而现在的韩傲大哥不过十九岁而已,今后可谓是前途无量啊。”

  “听说韩傲大哥小时候修炼天赋一般,比我们还差得很多,他完全是靠着不断的努力一步步走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上,这简直和某个人成了鲜明的对比,小时候恃才放旷不知收敛,真是老天有眼,让那天才成了韩家最大的笑话和废物!”人群中说话的小辈不屑地看了身旁的韩名一眼,刻意大声说给韩名听,其他围观小辈也都一脸嫌弃地看了韩名一眼。

  韩名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眼睛却分外专注地盯着走在大路中央,向四周曾经的亲朋好友点头示意的韩傲,眸子中的光彩越发明亮,等到韩傲走到自己前面不远处时,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韩傲哥!”

  在这喧闹的环境中,韩名不知道韩傲听到没有,他看韩傲并没有看向自己这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今的韩名却已经成为了他高攀不起的大人物!

  本来一脸愉悦的韩傲怡然自得地走在大路上**着族人们的崇拜和羡慕,却因为韩名的一喊,身子不可察觉地一颤,瞬间僵硬了一下,一丝阴冷和杀意在他苍白俊美的面容上一闪而过。

  整个迎接过程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韩傲就走进了迎客大厅,几个面色生冷的军士把守在大厅外将围聚而来的韩家小辈们全部堵在了外面,这才令一群瞻仰战将荣光的少男少女们散去。

  韩名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和如今成为战将的韩傲尽快单独会面,他站在大厅外思索着办法,一名黑甲军士却径直朝他走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跟我来,韩战将见过族内长辈后,就会和你见面!”

  韩名眼睛亮了起来,露出欣喜之色,在心底暗赞道:“果然韩傲哥信守承诺,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啊。”

  三年前仅仅十三岁的韩名和如今废材的他可是完全不同的,那时他是所有韩家小辈中修炼天赋最好的,十一岁修炼,两年从无到有,十三岁便到了六阶战兵。

  十三岁的六阶战兵,可以说整个流风城百年内天才少年没有哪个比韩名更加明亮璀璨,当年的他少年出名心骄气傲,十二岁在整个流风城站擂挑战各家同龄小辈,而且从无败绩。

  任哪家长辈见了韩家长老不是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你们韩家此子日后成长起来,必定是一代雄豪。”

  就在韩家准备拿出所有心血灌注到韩名身上时,意外却发生了,韩名身染怪病,无法修炼了!

  韩家家主韩辉为了挽救家族天才,千辛万苦请来无数高人治疗韩名的怪病,但那些高人无一例外地摇头叹气。

  一年,两年,最后韩家家主韩辉放弃了,韩名也就成了全族最大的笑话,自云端跌入泥坑,三年来,流泪最多的倒不是韩名,而是一向身体不好的母亲徐柔。

  至于韩名如何染上不能修炼的“怪病”,他当然还记得清清楚楚!

继续阅读:第二章:总有一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