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一招制敌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33,703

  全场依旧寂静一片,方才还叫喧很凶的几个韩家小辈都在韩名的目光中躲躲闪闪,不敢登台挑战。

  “他……他又恢复了?”有人低低惊叹道。

  “好像,好像是这样的。”不知是谁,声音**地回答。

  随即那些充满嘲讽敌视的目光瞬间变成了敬畏和羡慕,虽然这其中也有人怀疑,但台下谁都没胆量挑战韩名,毕竟曾经的韩名可是同阶之内战无不胜,这让很多人至今心里都还有阴影。

  韩冰美丽清冷的面容上露出震惊和错愕之色,一双眸子神采奕奕地看着擂台上的韩名。

  啪!

  韩飞一拍椅臂,面色铁青地站了起来,他狞笑一声,嗤笑道:“哼,凭着巧劲而已,你以为可以唬住所有人么?真是可悲的家伙,实力不济却只能靠些不入流的东西撑场面,像你这样……”

  “族长!”韩名仿佛没有听到韩飞说话般,一声高喝生生打断了韩飞,韩飞以为韩名想要借族长之名告状,心中更是不屑,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又要开口。

  韩名却转身面对观台上端坐着的韩家家主韩辉,咧嘴一笑,举起手来说出一句令韩飞瞬间脸色陡变的话语来。

  “族长,我要行使飞升挑战权,挑战对象为第三位列的韩飞!”

  哗!

  全场哗然,紧跟着台下小辈们都是面色怪异地看向韩飞,就连坐在台上的其他九位前十小辈也都看着韩飞忍着笑。

  谁让你丫的嘴贱,摊上事了吧!

  所谓的飞升挑战权,就是可以直接挑战高位者的权利,每位韩家小辈都有一次行使此权利的机会,一旦有人提出想要行使飞升挑战权,那么大比正常的比赛就会全部中止,只有当行使飞升挑战权的小辈落败或胜利以后才会继续。

  这个权利听起来挺拉风,但行使此权利只能挑战比自己高五十个位阶以上的小辈,而且落败的惩罚也是极为严重,整整一年的修炼资源和直接取消本年大比资格当场退赛,可以说除非是有相当自信和魄力的人才会选择行使此权利。

  “你……”韩飞浑身僵硬脸色难堪地盯着韩名,他本想煽动其他人挑战韩名,以帮自己彻地搞清韩名的真实实力,却被韩名直接点名挑战。

  台下一片**,很多人都是知道有飞升挑战权,可没人有胆量用,毕竟挑战上一年高出自己五十个位阶的人可不是闹着玩,输了的话结果是很惨痛的。

  “这么猛?有好戏看了,韩飞可是第三的强人,要是韩名能够打败此人,必然是天赋已经回归。”

  “卧槽,这三年不声不响的,这他娘一上来就是死命的干啊!”

  “韩名还真有魄力敢用飞升挑战权,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台下无数小辈敬佩地看向台上的韩名,韩飞非但没有打压到韩名的气势和威望,反而自己也到了风口浪尖。

  这时观台上的韩辉面色肃穆地站了起来,他用一双虎目盯着台中韩名的眼睛,沉声问道:“飞升挑战权的规则和落败惩罚你可知道?”

  ‘“败则退赛,罚一年修炼所用丹药,胜则稳坐高位,他人不得挑战,大比奖励翻倍!”韩名目光炯炯地回应道,他可不是意气用事,目的就是为了大比奖励翻倍,当然也是为了教训一下飞扬跋扈的韩飞!

  “你可想清楚了?”韩辉再问。

  韩名点了点头,侧脸看了看脸色铁青的韩飞,嘴角一扬,“望族长恩准。”

  韩飞看到台上韩名自信的样子,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一向严肃沉稳的韩辉露出欣慰的大笑来,袖袍一挥,豪壮地说道:“准,来,擂鼓!”

  台下小辈轰然兴奋起来,在军元大陆上,擂鼓可是一件非常庄重的事情,只有大规模的战斗或者极其重要特殊战斗才有擂鼓这一项目。

  好的鼓手用好的战鼓,可以瞬间振奋人心提升战心,更高阶的鼓手甚至可以擂鼓提高听闻者的元气活跃度。

  人们犹如潮水般退让开来,四个雄壮的鼓手抬着一面牛皮战鼓架上了擂台旁的鼓架,一个经验老道的鼓手提着两个鼓槌已然做好了准备,他将鼓槌反拿,因为两个小辈的战斗还达不到敲正鼓的程度。

  “正好!”韩飞看族长已经应许,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当即恶狠狠地瞪着韩名,狞笑连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可以让你明白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实力,你的梦也该醒醒了!”

  韩名左脚微微后撤一步,俯身下来做好战备,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韩飞,声音平淡道:“实力?打败你我只需要一招就够了!”

  “哈哈哈哈,韩名你还真以为你是三年前的你么?一招?好啊,让我看看你是怎么一招把我打败的。”韩飞脸上掠过显而易见的杀意,大比擂台死伤勿论。

  轰!

  他狠狠一捏拳头,淡淡白光在拳头上闪烁,已经达到九阶战兵的他勉强可以做到元气外放,但就算是勉强外放,但攻击可完全是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嗒!

  韩飞的脚步动了,台下小辈们目不转定,就连台上坐在第一位上的韩冰也是小脸凝重。

  一招打败韩飞,就连已经晋升战师的她都不敢妄言!

  咚咚咚咚!

  鼓手用鼓槌尾快速敲击牛皮鼓面,**繁密的鼓声带着特有的节奏催人紧张,台下的徐柔盯着台上的韩名,脸上不禁又多了几分苍白和担忧。

  “给我死!”韩飞到了现在杀意完全暴漏,即使是大比擂台,已经忍不住心头对韩名积压已久的厌恨,他尖啸一声,飞身而来,一拳朝着韩名的脑门轰去。

  拳头带着呜呜的风啸,速度之快令人咂舌,眼看就要将呆若木鸡的韩名的脑袋一拳砸裂,韩飞不禁嘴角上扬。

  拳头在韩名的瞳孔中越放越大,他不是躲不开,只是想让韩飞势道用老无法变招。

  终于时机成熟。

  韩名微微侧头,那闪烁着白光的拳头呼的一声自他脸侧险之又险地搽过,脸皮甚至还有隐隐刺痛之感。

  “什……”韩飞话还未说完,拳头落空,整个人被惯性带前,身体不由自主地靠向了韩名。

  嗒!

  韩名左脚脚尖在地面反转画圈,整个人陡然背对韩越,双手借机拉住韩韩飞一拳打出的手臂,弯腰以待。

  等到韩飞不由自主地靠在了身后时,他嘴角一直微扬地嘴角瞬间下弯,经脉中的元气轰然奔流,全身气力在一刹那达到**,双眼之中黑光闪烁,凌厉摄人!

  这一刻,他不再隐藏,九阶战兵的气势轰然爆发!

  啊!

  他张口嘶吼一声,双手拉着韩飞的手臂,依靠背部力量,将韩飞狠狠摔起。

  韩飞根本来不及反应,双脚就已然离地,身子不受控制地自韩名背上翻转而过。

  韩名眼中寒光一闪,肘压着韩飞的胸膛,将浑身所有力量压了上去。

  “你!”韩飞双脚离地,无处借力,感受到韩名九阶战兵的实力后,骇然失色,而他引以为傲的实战经验和战斗节奏,到了韩名这里完全犹如孩童戏耍般。

  “……九阶……战兵!”韩飞不可置信地盯着韩名漠然的面容,身体重重落地!

  咚!

  韩飞惊慌失措的脸色瞬间变为毫无血色的苍白,以他背部为落地点,擂台上的地板咔咔咔成蛛网微微下陷。

  他躺在冰冷的擂台上,张嘴连话都难以讲出,殷红的血液自嘴角溢流而出,似乎想到了三年前韩名的强悍无匹,心理瞬间崩溃,脸上露出恐惧害怕之色,语气**:“你……的天赋……怎么可能!”

  咚咚咚!鼓手穆然用最后三个重鼓点结束擂鼓。

  全场再度寂静,所有目光汇聚在场中少年的身影上。

  韩名面色无悲无喜,眼神中没有因为胜利而应有的喜悦和骄傲,也没有过于老成的淡然自若,唯有眼中的一点精芒如刀尖锋锐。

  “只用了……用了一招,一招!”有人震惊地连话都颤**抖。

  “而且刚刚那种气势……是九阶战兵吧。”

  “不可能,上一年测试过实力等阶的,那时韩名确确实实只是六阶!”

  “一年从六阶到九阶!”

  “韩名,三年前的韩名又回来了!比之前还要妖孽!”

  “不敢相信!”

  “怎么办?这三年我可没少说风凉话!”

  “啊!”

  那些外族随着长辈前来观看比赛的少女们全都尖叫出声,而那些韩家少女却因为三年中对韩名出言讽刺而脸上发热心中担忧韩名以后会报复。

  “好!”家主韩辉大叫一声好,紧跟着全场爆发出浪潮般的叫好声,无数称赞从那些曾经冷言嘲讽他的人们口中传出。

  韩辉欣慰地站起来,他知道韩家又多了一位天才少年,不,应该是本来就有一位天才少年,现在终于再次觉醒了!

  “好,你可以坐到第三把交椅上好好休息了,等到大比结束会给你应有的双倍奖励!”韩辉赞赏欣慰地看了韩名一眼,高声嘱咐道。

  台下小辈们看着韩飞被人抬下擂台开始热议起来,这一次他们看向韩名的目光中再没有任何怀疑。

  一些韩家小辈开始有了巴结结交之心,当然不只是他们而已,那些外族长老也早已迫不及待,一个个攥住自己族中少女的小手,只等韩名下台休整就冲上去结交。

  “我还能继续挑战么?”突然擂台上的少年开口了,他看向观台上的韩辉,咧嘴微微一笑。

  什么?继续挑战?

  全场小辈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样,可以说韩名现在已经稳稳地坐到了第三的宝座上,而且其他人还无权向他发起挑战,只等大比结束就可以得到自己的双倍奖励,这个情况只有傻子才会继续挑战!

  观台上的韩辉也是目光一凝,这个少年沉寂三年一鸣惊人,已经给他太多的惊喜了,但毕竟是年轻人心焦气躁不懂内敛锋芒,连胜两场已然骄傲自大。

  可他也曾年轻过,也知道少年三年隐忍一朝意气风发难免会这样,接下来不管他挑战谁,输或赢,韩家都不会放弃这样的天才少年。

  韩辉轻叹一声,但还是和颜悦色地问道:“你要挑战谁?”

  韩名目光看向第一把交椅上面色铁青的韩越,平淡地说道:“我想讨教一下,第一位列的韩越!”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变态压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