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变态压制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43,451

  哗!

  从刚才到现在,韩名每一次举动都让全场震动,现在更是要一举挑战位列第一的韩越,三年前他是韩家小辈翘首,三年沉寂,一朝回归,他是想要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但韩越可是修为已经到达战师阶的人,一个大境界的差别,是无论如何也不是技巧所能弥补的。

  韩越嘴角微微上扬,一双燃烧着怒火的眸子盯着韩名,玩味地说道:“既然你天赋已经恢复,我也正好废掉你,报了我弟弟气殿被毁之仇。”

  韩名一双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波动,他深吸一口气,微微一笑道:“废话别多说了,上来吧,韩越!”

  台下早就轰乱一片,毕竟韩名强势回归就要重拿韩家大比第一,挑战对象还是已经踏入战师阶的韩越,这样的事情任谁也不能平静对待。

  大陆上不是不存在能够跨阶挑战的妖孽天才,但那些妖孽天才个个都是大家出身,不仅仅个人有着惊人的天赋,还有家族雄厚财力的支援,从功法到武技全套都是高阶定制。

  “准!擂鼓!”韩辉也没有再拖沓,大手一挥,坐了下来,他目光凝重地看向擂台,这一场的比赛确实足以让他重视了。

  韩越的父亲韩伟再看到韩名一招击败韩飞后,就满面愁容地担忧起来,任谁也想不到韩名竟然又恢复了曾经的天赋。

  咚咚咚!

  鼓手目光看向擂台,双手快如幻影,紧密的鼓声传出,令人不由自主再次紧张起来。

  全场小辈或惊喜或敬畏或期待地看向台上,一个个都安静下来,徐柔看着台上的儿子,她也猜出韩名的想法,韩名这是要炫耀给她看。

  给三年来为他忧心憔悴,在三年来无数日夜默默为他流泪的母亲看,给每一次在外受尽嘲讽后,回家后都能得到来自母亲温柔劝慰的回报!

  更要给韩辛看,他要让韩傲父子知道他的天赋,日不心安,夜不深眠,也只有展现足够的天赋,韩家才会重视他,韩傲父子对他下手才会投鼠忌器。

  最后还要给三年来一直相信他挂念他的少女看,她所相信的韩名哥,重回**!

  “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满足你好了!”韩越自台下站起,桀骜地冷笑一声,一阶战师的强横的气势覆盖开来。

  韩名仿佛没有看到韩越刻意展示给他看的一般,他面色沉冷地走到了擂台一旁的武器架,拿起了架子最底端的黑铁无锋重剑。

  手掌握在冰冷的剑柄,沉甸甸的重剑入手,心底狂躁的战意这才安息下来。

  “哼!”韩越看韩名淡定自若的挑选武器,面色又是阴沉了几分,他自台下一跃而上,讥笑道:“一把武器又能弥补多少呢?”

  韩名单手拿起重剑,转身面对韩越,嘴角一咧,冷笑:“对付你,足够了!”

  “狂妄!”韩越怒吼一声,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狞笑一声,脚步在地面狠狠一踏。

  嗒!

  整个人快如旋风席卷般,这样的速度令台下小辈无不咂舌,有些甚至都看不清韩越的身影。

  一只手掌携涌着浓浓元气自韩名正面拍下。

  韩名目光一凝,勾动气殿之内的伐天古字,夹杂着吞噬能量的元气,自手臂传递到黑色重剑剑端,一剑精准地刺向韩越的掌心。

  韩越的大掌微微一侧,避开剑锋,狠狠拍在了重剑剑身。

  轰!

  空气瞬间发出爆鸣声。

  韩名浑身一颤,整条持剑的手臂都被韩越一掌拍麻,身体连连倒退,战师阶的力量恐怖如斯!

  看到这一幕台下小辈们都是心头一松,幸好韩名还没有**到令他们仰望的地步,面对战师阶的韩越还不是要被碾压。

  “他以为自己是我们家的韩傲么?还要越阶挑战,不自量力。”观台上的韩辛冷冷一笑。

  韩辉瞥了一眼韩辛,皱了皱眉,冷声道:“同一家族,身为长老出言这样讽刺有资质的小辈,这是你应该做的么?”

  韩辛脸色一僵,毕竟韩辉本身的实力可是高阶战将,又是韩家家主,虽然他仗着儿子韩傲身价高上不少,但当面还是无法忤逆韩辉的话,只能在心底狠狠地骂了一声,道:“哼,一根筋的老迂腐,下一年家族竞选,就替了你。”

  当然不仅仅是韩辛不看好韩名,多数外族长老也都不好看韩名都能赢。

  “爷爷, 你说韩名能赢么?”之前询问爷爷韩名是谁的孙女再次天真地发问。

  老者捋了捋山羊胡子,但这一次回答却谨慎多了,他沉吟再三才回答:“很难,几乎不可能,毕竟越阶可是……”

  “我觉得韩名能赢!”孙女一双亮晶晶地眼睛盯着韩名的背影,不知不觉已经对台上的少年有了朦胧春思。

  老者无奈摇头,继续关注台上的战斗。

  “现在的你还是刚才那么自信么?”韩越立定在原地,戏虐地看着韩名。

  滴溜溜!

  韩名气殿内的伐天古字快速打转,将方才吞噬掉韩冰的元气反馈给了韩名,也幸好韩越虽然晋升战师,但并未修习功法,所以元气并未带有特殊的攻击性,伐天古字吞噬起来也比较快。

  “继续!”韩名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夹杂着吞噬能量的元气再次充涌在每条经脉。

  嗒!

  这一次他首先发动攻势,提着黑铁巨剑飞奔而上,练习几个月的黑铁重剑,他的臂力已经相当恐怖,在加上自虐式的锻体,气力不知增强了多少。

  在别人看起来沉重无比的重剑,在他手中却和普通长剑并无差别,原本挥舞起来费力笨重重剑在韩名手下却快若黑色旋风。

  嗒嗒嗒!

  韩名脚步飞快,一跃而起,大喝一声。

  一剑劈斩而下。

  韩越冷笑一声,丝毫没有将这一剑放在眼里,他运转**元气加持大手,漫不经心地抬起散发着白色薄光的手掌去挡。

  轰!

  很明显韩越小看了这重剑劈斩的威力,也小看了韩名惊人的臂力和气力,脸色微微一白,脚步不禁后退一步。

  一击打乱韩越的身形,韩名也不管握剑虎口的疼痛,**元气更是轰轰地奔流加速,双手紧握重剑,将几个月苦练的剑术尽数发挥,对着韩越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轰轰轰轰!

  气爆声在黑剑狂舞中快速密集的响起,韩名手持黑剑双脚稳若磐石地挥着巨剑形成一片黑色的剑影压制了战师阶的韩越。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尼玛的九阶战兵也太恐怖了吧!

  虽然出剑速度很快,但每一剑却势沉力稳,再加上重剑本身的重量,令韩越也不得不去重视每一剑的进攻,正是这种节奏,导致他现在被狠狠压制在一片剑网中。

  这时韩越才想起三年前他就曾领教过韩名恐怖的战斗节奏,当时他告诫自己,以后和韩名对战绝对不能有一丝疏忽和大意,只要一点纰漏被其抓住,那么整个战斗就会被他主宰。

  但方才一交手有了巨大的优势后,韩越就将三年前的叮嘱抛在了脑后,毕竟三年了!

  一个大意就完全落入了韩名的战斗节奏,令他更为憋屈的是,高出韩名一个大境界的他却没有办法打破这样战斗压制。

  每当他有退后闪避或者反攻的迹象,韩名就像有了预知一般立马会用极尽刁钻凌厉的一剑将他的意图打断,而后又是黑压压的剑网压制。

  当然不是韩名有预知能力,而是他在战斗当中恐怖的分析能力和无一败绩的战斗经验,他的一双漆黑眸子仿佛黑夜星光般明亮,紧紧盯着韩越的一举一动包括每一个眼神细微的变化。

  这样持续高强度的出剑压制也对韩名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要不是突破了九阶战兵,恐怕他早就累得吐血了,但持续与战师阶硬刚,手腕已经快要断裂般疼痛难忍。

  但他浑身气势却越打越高昂,**流转的元气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打越多,这当然归功于气殿的伐天古字,每一次与韩越交手,它都能吸收一部分韩越外放的元气吞噬后反馈给韩名。

  轰轰轰轰!

  黑压压的剑网压制着韩越,韩名浑身都已经出了热汗,但还在提高着出剑的速度,挥剑的双手仿佛已经麻木般。

  而处于剑网中的韩越已经疲于应付,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狰狞到了极致,仿佛恶鬼一般瞪着韩名,胸膛内的憋屈和愤怒快要炸开了。

  堂堂战师阶的他被一个九阶战兵压制,而且还是韩名这个最遭恨的敌人,他双眼发红,狂暴的杀意在眼中弥漫。

  “爷爷,我看韩名快赢了!”孙女笑嘻嘻地看向身旁的老者,却发现老者早已经震惊地无以复加。

  “变……态。”良久之后,老者才长长一叹。

  另一个外族长老也是震惊地赞叹道:“这小子对战斗节奏的把控简直非人!他主宰整个战斗!”

  韩辉盯着挥着巨剑双脚稳力擂台的韩名,脸上的赞赏和欣慰显而易见,而韩辛盯着擂台上的韩名心中的不安更加浓烈,连端着茶杯的大手都微微**。

  韩越的父亲韩伟狠狠握着滚烫的茶杯,连灼痛都忘了,紧张地看着擂台上的战况。

  “啊!去死!”临近边缘的韩越终于暴走,他怒吼一声,硬抗重剑轰砸,**元气潮涌入掌,一阵海涛之声忽然在其身**部传出。

  “大浪掌!”韩越双眼发红地吼出武技名字,大掌上带着海浪虚影朝着他拍了下来,呼啸凌厉的掌风直接令擂台周围的小辈们快速推开。

  韩名一瞬间汗毛炸起,但眼中却没有见到丝毫畏惧,凝神沉气,双手紧握重剑。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人情冷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