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人情冷暖
悲伤的狗2019-11-06 11:313,382

  全场骇然,就连韩辉也站了起来,一旦势头不对,他可随时出手阻拦两者鱼死网破,都是韩家的天才,折损哪一个他都觉心疼。

  “感受元气通游剑身!”韩名眼看幻化成海涛的大掌拍下,眸子里却出奇意外的平静,越是生死关头,他的大脑越是清醒自若,这个时候也是最佳突破的时机,练剑场上三名剑师的话在脑海中翻滚。

  一丝灵光在心头乍现,他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和意味,于此同时在他气殿之中,一柄光芒暗淡的小型光剑慢慢凝现,这就是韩名的剑意雏形。

  嗡!

  一缕剑意自他气殿内小型光剑中抽离而出注入了他手中的黑铁重剑中,重剑轻吟嗡鸣一声,一寸犹**焰般青蓝剑气自剑端慢慢喷薄而出,其锋锐感令不少台下小辈远远都觉得皮肤刺痛。

  剑气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武技,可以说是剑者们独有的攻击武技,能否催发剑气全看剑者天赋,练剑千遍,凝练剑意雏形,就能催发剑气。

  韩名临危抗压,感悟了一丝剑意,正是这丝剑意在气殿内雏形具现,才让他催发了剑气。

  剑气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武技,练剑者掌握了催发剑气的元气运转技巧以及凝聚剑意后方能使用。

  剑气作为剑者们特种的进攻方式,可以随着剑意的强大而强大,可以说是一种等阶没有上限的武技,强大的剑豪甚至可以用剑气辟天断海。

  但剑意这个东西太过玄妙,很多剑者也都是因为卡在剑意无法寸进的瓶颈上才放弃了剑者之路。

  所以韩名距离辟天断海还差得远,不过用来对付如今的险境,却刚刚好!

  嗤!

  一道黑色剑影在虚空中甩出青蓝剑气向着海涛掌风劈斩而下。

  冰冷的蓝光和剑气在半空交接!

  一旁鼓手看准时机,反转鼓槌用鼓槌头狠狠砸向鼓面。

  咚咚咚!

  全场无数小辈盯着那蓝光和剑芒,张开的大口都能塞下一颗鸡蛋。

  轰!

  擂台地面轰然砸裂,泥土飞溅烟尘滚滚,将对战两人尽数吞没。

  坐在擂台上的其他前十小辈慌忙跃下擂台,生怕战斗波及到自己,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滚滚烟尘中,想要知道胜者到底是谁。

  韩家长老们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观望擂台,就连其他家族的长老也都纷纷站了起来。

  方才他们可都是亲眼看到韩名催发了剑气,剑气这种东西关键在意剑意,但剑意却是一种虚无缥缈无法言传身教的玄意,练剑者无数,但凝练剑意者寥寥无几,自不用提一个十六岁少年用出剑气!

  这是何等的天赋!

  无数围观者纷纷慨叹。

  咳咳咳!

  有人在慢慢散开的烟尘中重咳,当尘土慢慢散开后,所有人看到里面的情景后,瞳孔微微一缩。

  只见韩名浑身褴褛,单手持剑,他脸上血色全无,嘴角还流淌着殷红的血液,一双新月般的眸子注视着躺在地面上,胸口被撕开一道狰狞伤口的韩越。

  “你输了!”韩名漠然说道,随后收剑。

  全场寂然,台下无数小辈都用一双双不可置信地大眼看着台上的韩名。

  “这不可能!”韩越脸上的惊骇化作羞怒,阴毒怨恨在眼底化作卑鄙的杀机,他看了一眼收剑想要走下擂台的韩名,拿出一颗丹药快速塞入口中。

  澎湃的丹力扩散开来,就连胸口的疼痛也仿佛没了感知,韩越狠狠一拍地面,豁然起身,怒吼一声:“死吧,你,死废物!”

  韩越大手握拳,一脸杀意,瞬间就到了韩名身后,拳头凝聚着浑厚的实力朝着韩名的后脑砸下。

  谁也没料到韩越被打败之后还会突然发难,还是卑鄙无耻的偷袭。

  台下观看的徐柔脸色陡变,一向说话温声细语的她焦急地喊道:“名儿小心!”

  “住手!”韩辉怒吼,但方才太过放松,这时出手已经来不及了。

  韩辛看着这一幕,嘴角的笑意扯大,就连韩越的父亲韩伟也是赞赏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丝毫没有劝解的意思。

  “废了他!”这是韩辛和韩伟两位韩家长辈心头共同的声音。

  韩名感受到身后的疾风和毫不保留的杀意,漆黑的眸子翻涌着火山般的怒意,嘴角一掀,陡然低头转身,运转浑身气力和元气,手中的重剑携涌着元气狠狠拍在了韩越的丹田上。

  韩越的拳头落空,身子却在下一秒弓成下了油锅的红虾,气殿崩碎的声音在身体里回荡,鲜血犹如喷泉般自他口中涌出。

  “完了!”韩越心头的杀意和愤怒在这一刻化作了悔恨和惊惧,整个向后抛飞,犹如死狗般跌下擂台,意识昏昏。

  “小杂种你敢废我儿子!”尘埃还未落尽,一声饱含愤怒的怒吼在会场中陡然响起。

  韩伟两个儿子都废在韩名手中,双眼陡然通红,九阶战师的雄厚气势豁然爆发,他自观台下飞掠而上,脸上杀意浓浓,大掌带着悍然的掌风朝着韩名拍下。

  “够了!”家主韩辉终于在此刻爆发,一双虎目瞪着出手的韩伟,高阶战将的气势犹如洪水般冲卷了整个韩家,之后其抬起手掌遥遥对着飞掠至半空的韩伟抬手压下。

  轰!

  巨大的元气手掌将韩伟犹如苍蝇般拍了下来。

  噗!

  韩伟在地面连滚了十圈,浑身泥土犹如滚地老狗,虽说保住了性命,但已经是奄奄一息。

  韩辛看到韩辉出手如此之重,心头一紧,这足以说明现在韩名的地位已经远远大于他们这些长老。

  若是韩名在族中遭人暗算伤害,韩辉必然会以雷霆手段将威胁到韩名的隐患铲除。

  全场寂静!

  “执法长老何在?”韩辉冷声问道。

  两个执法长老豁然起身,弯腰行礼,“家主吩咐。”

  “韩伟父子无视家规,用卑劣的手段残害同胞,打入后山禁闭室十年,任何人不得探望!”韩辉大掌一挥。

  “家主,我认错了,我认错了!是我不对!”刚才还要狂怒嚣张的韩伟不顾身体重伤,从地上爬起磕头认错,这样的罪罚就相当于剥夺了他们一家在族中所有的权势和地位,简直是打入了冷宫,以后再也无法抬头见人。

  但两个执法长老并没有给韩伟认错求饶的时间,拿出禁锢元气的锁链一头扣在昏死过去的韩越手中,一头扣在了磕头如捣蒜般的韩伟手腕,将两人拖出了大比会场。

  会场所有人看着韩伟父子凄惨的一幕,无不对家主韩辉的雷霆手段感到深深的敬畏,也明白了从今天以后,韩名再次成为了整个韩家明星,如今的他比三年前的他还要耀目。

  韩名看着观台上的家主韩辉,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家主!”

  韩辉赞赏地看着再次觉醒的韩名,点了点头,而后用洪雷般的声音宣布:“韩名,胜!”

  紧跟着浪涛般的欢呼声在整个会场骤然响起,那些曾经羞辱他的韩家小辈摇身一变却成了他忠实的维护者,人情冷暖概莫如是。

  韩名站在擂台之上看向喜极而泣的徐柔,露出三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舒畅笑意,他疲惫地走下了擂台,虽然打败了韩越,但他的伤势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轻松。

  他冲着坐在第二把大椅上的韩冰笑了笑,温声道:“韩冰姐。”

  韩冰冰寒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她看着韩名,点了点头,心头掠起一丝愉悦,“回来就好。”

  “嗯!”韩名重重点头,坐在了韩冰身旁的第一把大椅上,目光环掠周围。

  那些偷偷盯着他看的韩家小辈,无不笑脸相迎,点头哈腰地向他示好,那些外族少女早就眼泛桃花地盯住了他。

  只是韩名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苏雨烟,未免有些怅然。

  “自从韩傲说要给苏雨烟找华家少爷做夫婿,她的那对势利养父母便不让她出门了,只等两年后百族年会,带着女儿去相亲,切!”韩冰想到苏雨烟养父母那种嘴脸,脸上寒意渐浓。

  韩名心头因为胜利的喜悦渐渐消散,只要韩傲这个名字在他耳边出现,他心头的愤怒就会不由自主地涌起,他现在的实力还太弱太弱,想要对战将阶的韩傲报仇,还远远不够!

  韩名之后大比继续,几百个小辈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三天,但韩名也就只去了第一天而已,现在他已经是年比大一,看不看之后的比赛已经无所谓了。

  大比一结束,韩辉将让人来帮韩名母子二人搬家,原本他们所住的院落很偏僻,但这次韩辉却直接让韩名母子二人住在了自己旁边的院落,光是仆人就有十几个人,后来徐柔闲麻烦就只留下了两个。

  韩名在家中静修两天将身体伤势恢复好之后,就又开始了日常训练,没过几天,韩辉就召集了族比前十到议会厅分发族比位列奖励。

  对于破军中阶武技,韩名还是相当地期待,告诉母亲徐柔后,就穿上一件崭新的武袍朝着议会大厅而去。

  一路上看到韩名大步走来的韩家小辈莫不退让,低头叫道:“早……早上好,韩名哥!”

  韩名嘴角挂着温煦的笑意,一一回应,若是三年前恃才放旷的他必然会理都不理大步流星地走过,但现在的他更懂的内敛和谦虚。

  得到韩名微笑回应的韩家小辈激动地脸色变化,他们看着韩名离开的身影,敬畏地喃喃自语道:“韩名哥,好像……变了很多。”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惊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