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惊变
悲伤的狗2019-11-06 11:293,629

  当韩名走入议会大厅时,族比前十小辈已经到齐,这倒是让他有些尴尬。

  “韩名哥!”

  “早啊,韩名哥!”

  “早上好,韩名哥!”

  除了面色清冷的韩冰外,其他人都是紧张地站起和韩名打招呼。

  他们这些人几乎一半都曾在韩名低谷时期,出言讽刺过韩名,而韩名现在在韩家的地位已经是非比寻常,家主韩辉对其给予的厚望比对韩傲还要高,所以个个惶恐不安。

  韩名平淡地和诸多前十打过招呼后,就坐在了韩冰对面的大椅上等待家主韩辉,并没有多说什么。

  其他人看韩名如此平和,并没有翻旧账的意思,也就放松了心情,相互攀谈起来,不多会,家主韩辉便到了。

  前十小辈个个正襟危坐,韩辉喝了口茶,终于开口,“这次让你们来主要就是将族比奖励分发了。”

  韩名心头有些期待起来,不光光是韩名,其他小辈也都目光**。

  “韩名!”韩辉抬眼看了一眼韩名,微微笑道。

  韩名肃然起身,冲着韩辉鞠了一躬,走到了韩辉面前。

  “一年三阶,天赋再次觉醒,我为你感到高兴自豪!”韩辉目光和煦地看着韩名,脸上却掠出一丝惭愧,“三年来你沉寂下去,我也没有帮你太多,实在是……”

  韩名看着面前的家主,想到当年天赋初失,焦急的韩辉带着他到处寻医的情景,这些年也正是韩辉立于韩家之巅,才没人敢正大光明地对他母子二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家主待韩名恩重如山,韩名都记在心里,三年前是我自己不争气,家主不必介怀。”韩名说的都是心中所念。

  对于韩辉韩冰父女,他心中确实没有一丝不满和怨恨,要不是这父女二人默默帮持,恐怕三年来韩名过得要比之前凄惨数倍。

  “好,既然你已经恢复,就不说以前的事情了!”韩辉手指轻探指间的纳戒,一枚散发淡淡荧光的漆黑武技传承玉片出现在其手掌之上,不用多说这一定就是破军中阶武技了,这一幕看到其他小辈一个个都是眼睛发直。

  “本来预备的武技并不是它,但我看到你黑铁重剑用的不错,也就给你换成了这个残卷武技,可惜也只是残卷,要不然它的等阶还能继续上提,要是你有运气说不定还能补齐残卷。”

  韩辉将传承玉片交到韩名手中,继续道:“你用飞升挑战权夺得第一,奖励翻倍,按说应该再给你一个破军中阶武技,但贪多嚼不烂,我就替你做主,换成了这柄秘银中阶贪狼巨剑!”

  一柄宽大的巨剑出现在韩辉手中,剑身足有一米五长,宽约一掌,剑身上隐隐搓搓有着狼牙暗影,剑刃闪着黑黝黝的冷光,周身散发着冰冷血腥的气息。

  武器铠甲因为打造用材不一样,作用效用自然也有强弱,所以军元大陆上的炼器大师就将所有战斗所用武器防具分为青铜、黑铁、秘银、火金、耀钻五大阶,每一大阶又分为初中高三小阶。

  一般最常见的就是青铜阶武器防具,而黑铁阶武器防具只有稍有势力的大家才能大批制造拥有,而秘银阶武器在市面就少有了,一般这类武器都是有名头的炼器大师打造,价格昂贵,虽价值比不上破军中阶武技,但一把趁手的兵器却也是可遇不可求!

  不光是其他小辈看着这柄威风凛凛的贪狼巨剑呼吸粗重,就连韩名看着这柄秘银中阶巨剑,眼睛发亮,伸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韩名接过沉重的贪狼巨剑,欣喜鞠躬致谢:“多谢家主,这把贪狼巨剑对我再好不过了。”

  这两件东西就算是对于现在的韩家来说也是很大投入,不知道韩辉顶着多大的压力,力排众议才将贪狼巨剑交到了韩名手中。

  “每一个资质的韩家小辈,我都是一视同仁,当年韩傲考上皇浦军校,家族给他的东西要比你的好上很多。”韩辉一向公正,所以连任韩家三任家族,除了韩辛心生怨恨外,族内上下无比信服。

  “韩傲!”韩名心头重复这个名字,不自觉狠狠握住了贪狼巨剑的剑柄,眼神冷厉。

  “好了,退下吧,以后要好好努力!” 韩辉没有发现韩名的异样,拍了拍韩名的肩头。

  “嗯!”韩名重重点头,鞠躬退下,不过满脑子都在想着死敌韩傲,他紧紧握住手中的贪狼巨剑,更加坚定了想要变得更强的决心。

  等到韩辉将前十的奖励分发完毕,又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后,这才解散了这场小聚会。

  韩名回到新院,先是给烛火未灭的母亲报了一声,就走入自己的屋子,坐在床上凝神入定,普通修炼半个时辰后,他便将武技传承玉片拿了出来,喃喃自语道:“今天就看看破军中阶武技有何不一样!”

  他咧嘴一笑,将玉片捏碎。

  一股陌生冰冷的意念瞬间拖着他的灵识,将其带入了一个独立的意念空间。

  一片黄沙飞舞的大漠,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剑客孤单站在韩名不远处,片刻后他面对韩名徐徐道:“此武技第一层名为拔剑式,运用特殊的元气运转方式,经过艰苦的训练,可以令拔剑的速度达到一个极点,快到敌人无法看清,强到敌人无法防御,你且感受下。”

  忽然剑客缄默下来,他慢慢弯身,大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忽然浑身放散的气势在瞬息之间凝聚,犹如剑端般锋锐地锁定韩名。

  韩名浑身不自觉冷颤一声,这种感觉就如同已经死掉般。

  剑客拔剑,亮剑出窍。

  叮!

  那剑光犹如**的阳光般灿烂,韩名还没有看清就身首分离开来,临死他还不忘赞叹道:“好,好快的剑!”

  “呵!”

  韩名双眼陡然睁开,不知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一片,紧跟着拔剑式的所有信息强行灌入他的脑子里,愣了片刻,他才醒转过来,见识过幻境中剑客凌厉的一剑之威后,他迫不及待地闭目开始学习起来。

  拔剑式的运气经脉非常偏僻,由于这些经脉不常使用所以非常脆弱**,每开拓一小段,其痛苦足以让韩名浑身汗透气喘吁吁。

  但越是这样,韩名就越是疯狂执拗,他一向如此,要不然也不会用自虐式的锻体方式来修炼。

  天色微明时,他才将拔剑式所有需要的经脉疏通完毕,接下来就是练习聚气一瞬间爆发的技巧,这个没有捷径,全靠悟性和持续不断的练习。

  他伸展懒腰,用凉水拍了拍脸,却听到院内已经有人在打扫院落,开门一看,竟是两个新来的小丫鬟在清扫院中的积雪。

  “韩……韩名少爷!”两个小丫鬟还是刚刚收入府中的雏儿,一来就被指派给了韩名这里,本来是有十几个小丫鬟,徐柔嫌人多,便只留下了她们两人。

  两个小丫鬟入府就听说,这位韩名少爷可是韩家年终大比第一,全族长老都重视无比,可得小心伺候好,即使……即使是很过分的要求,也得尽量满足韩名少爷。

  一个鹅蛋脸的小丫鬟想到管家嘱咐给自己的话,红着脸蛋低下了头。

  “嗯。”韩名淡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大步跨出了院门,朝着习武场而去。

  鹅蛋脸的小丫鬟没想到韩名反应如此平淡,本来还紧张无比的心情瞬间放松下来,当然还有一点点自己也说不清的怅然若失。

  韩名的压力很大,韩傲就如同悬在头顶的一把审判剑般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所以他一进入训练状态就彻底成了不知疲倦的怪物。

  重剑练习,模拟战场练习,锻体修炼,元气修炼,最后他还要练习拔剑式,之前强行冲阶,他怕造成根基不稳,所以狠狠打磨身体,让根基尽快稳固。

  转眼间就是两个月过去。

  韩名手握贪狼巨剑,气势慢慢回笼身体,信念意动,一霎那回笼身体的气势涌出**,他也在气势变动的一瞬间拔剑。

  剑光犹如一道闪电般在半空一闪而过。

  “还是不行啊!”韩名摇了摇头,抬手擦了把脸侧淋漓的汗水,细细思量方才出手缺陷,要知道拔剑式无论是备战气势凝聚还是出手拔剑,这些都是一瞬间完成的。

  要是按照他刚刚那种宛如蜗牛般的速度,早在拔剑之前,就会被敌人察觉到,不过两个月的修炼,韩名也不是毫无进步。

  他的身体比之以前不知强了几倍,而且九阶战兵的实力基础已经稳固,更重要的是,韩名修炼拔剑式,心中对剑意的感悟越发深刻,经过练习拔剑式,他气殿内的小光剑明显明亮了几许。

  “再来吧!”韩名弯腰低头,目光凝实前方,大手搭在了贪狼巨剑之上,深深吸气,浑身气势豁然聚拢,他眼中精光一闪,拔剑而出。

  “再来!”他对方才那一剑仍不满意,继续练习,汗水自他脸侧再次吧嗒吧嗒地落在了地面上,直到身体疲惫肌肉酸痛,他才坐在习武场旁修习。

  从早到晚如同韩名这般不分时间饭点的修炼的韩家小辈几乎没有,天色暗沉时,习武场也就只剩下了韩名一人坐在偌大的习武场旁边孤独的休息。

  或许是因为身旁少了个少女,韩名突感有些不适应,自从那次苏雨烟被养父拉走之后,韩名就再没有见过她。

  韩名抬头看了看慢慢暗沉的天空,咧嘴一笑,下定决心,“明天去找看看苏雨烟吧。”

  却就在韩名打定注意之后,整个韩家响起了嘹亮的钟鸣,这是家族遭遇紧急情况才会敲得警钟。

  “所有韩家族人,族会场集合!”韩辉的话声在警钟之后,携涌着滚滚元气,在整个韩家上空传响不断。

  韩家上上下下一阵惶恐,毕竟也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此紧急的召集全族。

  韩名皱着眉头,快速回到院落,正巧碰到披着大衣出门的徐柔。

  “走吧,名儿。”徐柔拉着韩名的手,朝着族会场走去,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事情,不光是她,想必韩家内除了韩名这一辈懵懂无知的少年,大人们早已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你可信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神大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