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冤家
绯心2017-07-09 08:004,073

  对了,徐盼脑海中灵光一闪,林亦原也立刻反应过来,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是刚才那个美女的!”

  林亦原又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后,突然愤慨起来:“怪不得我看那个女的鬼鬼祟祟的。”

  徐盼一头雾水,茫然问他:“哪个女的啊?”

  “就是那个矮个子女的,长得还不错的那个。”林亦原为徐盼感到气愤不平。

  “你是说庄可可。”徐盼如梦初醒,顿时又感到人心叵测,一股森森凉意从她背脊渗出。

  徐盼自认为和庄可可不算熟,唯一的交集不过是她有时看不惯自己,出言讥讽两句罢了。但如今徐盼只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

  另一边,贵宾等候室里,谢时运见旁边有块靠窗的空地,是个适合说话的僻静之所,便强拉着庄可可过去,压低声音急切地问:“可可,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换他们的设计稿?”

  他刚才在电梯里替庄可可打了掩护,但这并不代表他认同庄可可的做法。

  庄可可耸耸肩,满不在乎道:“谁让那个胖妞老在学校抢我风头,什么破学霸。”

  接着,她又有些愤愤不平:“就她长得那副丑样子,上次王老师竟然跟我说让我好好跟她学,要踏实读书,她算什么东西!”

  “哼,”她转念一想,又得意地笑了起来,“不过这次她死定了!只要她敢把顾凡泽的设计作为自己的作品交上去……”想到了什么好事似的,她捂着嘴噗嗤笑起来。

  “可是……我们这么做,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谢时运犹豫着。

  “那有什么,”庄可可见他一副妇人之仁的样子就不来气,挑了挑眉,继续说道,“不光是那个胖妞,还有那个薇薇安也不会好过的。”

  见谢时运眼里有一丝困惑,庄可可继续得意的说道:“你想啊,要是顾凡泽发现薇薇安弄丢了他的设计稿,薇薇安能有好果子吃吗?”

  谢时运更困惑了,问道:“可她不是帮了咱们吗?而且又是你的朋友。”

  “什么朋友,”庄可可似乎很不屑,撇撇嘴道,“她不就当了个特助吗,说白了还不是个助理,瞧把她得意的,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

  庄可可目光冷冷的,愤世嫉俗道:“帮我们?哼,她不过是显摆自己有能力罢了!”

  谢时运脸色一黯,对于眼前喜欢了四年的庄可可,他突然生出莫名的陌生感来……

  招聘室外,坐在等候椅上的林亦原拿过那张设计稿,摇摇头,心有余悸地叹道:“幸亏你运气好发现得早,你要是敢把别人的作品交上去,你抄袭的罪名可就坐实咯。可惜了,可惜当时没有留下证据……对了,你打算拿这烫手山芋怎么办?”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设计稿。

  徐盼木然地摇摇头,她仍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发生在她身上了,此时她竟生出一些不真实的恍惚感来。

  猝不及防地,林亦原把那张棘手的设计稿扔在地上狠狠跺上了几脚,徐盼惊愕得睁大眼睛,甚至来不及阻止他。

  当她颤抖着手将那张设计稿从地上拾起来的时候,纸上已经印了好几个黑色泥土的皮鞋印,徐盼愕然地盯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有胸口剧烈的一起一伏,努力地克制着胸口燃起来的熊熊烈焰。

  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暴殄天物!那么牛的设计稿就这样活生生被糟蹋了?!

  这就好比拿博物馆里的珍贵文物当痰盂一样可恶!这家伙简直就是二兮兮的坑货!

  林亦原见她不说话,只当她要夸自己机灵,得意地昂着头,“别夸我,我会骄傲的。”

  “我让你骄傲!我让你骄傲!”下一秒,徐盼的胖手就一掌掌落在林亦原的头顶上。

  “哎哟,你轻点!”林亦原捂着脑袋,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原地炸毛的徐盼:“你疯啦?我在帮你啊。”

  “可是你也毁了一张极品的设计稿。你自己也是搞设计的,你的良心一点不觉得痛吗?”

  徐盼放开捂着胸口的胖手,吹了吹被他踩得脏污的设计稿。可是设计图上的几个醒目的鞋子脚印,实在有点惨不忍睹。

  “切,有那么好吗?”林亦原心里不服气,撇撇嘴道,“不过就比我的好那么一丢丢而已,至于么。”

  徐盼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从包里掏出文具袋,打开文具袋拿出里面的软橡皮擦仔细地擦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吹掉纸上的橡皮屑,满意地笑了笑,鞋印已经被她擦干净了,可是……

  手里还捏着橡皮擦的徐盼彻底傻眼了,纸上的设计图案经过她死命的擦拭几乎淡得看不见了,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它本来就是一张干净的白纸,呃,这就有点尴尬了。

  徐盼挠了挠头,略想了想,从笔袋里摸出几支彩色铅笔,自己动手勾勒起设计线条来,她试着还原之前的设计图,若隐若现的几条淡淡的轮廓线条显得流畅美丽,让徐盼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眼前甚至出现了一件美丽动人的连衣裙的幻影,灵感就像山泉一样源源不断涌来。

  她不由自主地开始画了起来,画着画着,她渐渐投入其中,甚至听不见周遭的声音,最后竟忘了这是别人的画稿。

  等大功告成长舒了一口气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几乎彻底颠覆了原稿,搞设计这行的人大多都很忌讳别人插手改动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跟那个姑娘道个歉,低头认个错才行。

  林也原刚去周围人群中笑谈了一番,这会儿他刚回来,见徐盼看着手里的设计稿呆愣不语,他一把抓过那张设计稿来看了看,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举起大拇指调侃道:“高!实在是高!你这招叫做毁尸灭迹,这下完全看不来刚才的设计了。”

  徐盼又气又笑,被他逗乐了,她并非故意要改别人的设计,不过她真的画着画着灵感来了,就把别人原来的设计给忘在脑后了。现在回头想想有些可惜了,毕竟那个人设计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

  “你呀,明明笑起来最好看,非要愁眉苦脸的。”林亦原打趣徐盼。

  徐盼会心一笑,心情也跟着轻松了一些。

  两人嬉笑说话间,徐盼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松弛下来,气氛变得和缓起来,徐盼不想再紧绷着神经了,只想尽自己最大努力做到最好,别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轮到徐盼进去了,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点小紧张就踏入了招聘室里……

  主面试官是年近不惑的设计总监俞夏,她一边看设计稿,一边抬眼看徐盼,“为什么选择服装设计这行?”。

  俞夏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眼神看起来虽然精干有力,但整个人又洋溢着一种矛盾的温柔韵味。

  徐盼听了问题,微笑渐渐充盈在脸上,很幸福地回忆道:“这是我小时候和妈妈的约定,虽然她后来去了天国,可是约定还是不变的。”

  泛黄的回忆渐渐清晰,上小学的时候,刚下了岗的爸爸妈妈一起盘下了一家服装加工厂,那时候小徐盼就和妈妈拉了手指约定过了。

  玉雪可爱的小徐盼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大声朗读着作文:“……长大后我要做一个优秀的服装设计师,爸爸妈妈开的工厂就生产我设计的衣服,我们一家人永远开开心心在一起。”

  听了她动情的描述,面试官们都很感动,尤其其中一个刚做妈妈不久的年轻女面试官感触最深。

  俞夏又低着头专心地看了看设计稿,她早已忽略了徐盼肥胖的身材,反而觉得她圆圆暖暖的模样很讨喜。

  手上不住地翻动手里这些灵气十足的手稿,她连连点头微笑。招聘了一早上,这个女孩儿算是功底较深,设计有戏的了。

  尤其是其中有一张彩铅手稿,无端将俞夏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张作品简直有大家之风,如果没看错,风格竟有些像老板顾凡泽的。

  面试官里一位微胖却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他看不懂设计作品的好坏,却看得出对面这个胖女孩实在是毫无纤细的美感。

  俞夏将手中的画稿放在徐盼面前,语气温和地问徐盼的设计灵感来自何处。徐盼一脸迷茫,微微欠身,睁大眼睛看了画稿一眼。

  原来是不小心改动了别人的那张,徐盼不好意思的挠头笑道:“这个,对不起啊,这张设计稿是个误会,这不是我设计的,是我捡的,不过被别人踩脏了,我觉得很可惜,所以手痒,没忍住重新勾了一下线条。”

  “那你知道这是谁设计的吗?”俞夏不想错过这个很有才华的家伙。

  “知道啊,”徐盼点点头。

  还没等俞夏来得及高兴,又听她一脸迷茫地回答:“知道是知道,可我不认识。是一个很高挑、很洋气的女孩儿,烫着着一头大波浪卷发。”

  这回答让俞夏颇为遗憾。不过很快又释然了,因为旁边那个刚做妈妈不久的女面试官劝慰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个人既然有才华,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好的,我们已经了解了,请你随时保持电话畅通,等候通知。”

  在徐盼出去以后,那个不太满意她的微胖的中年男人说:“就算这姑娘的设计功底不错,可是她人这么胖,我看不大适合我们公司,我们公司是做女装的,爱美的顾客要是知道她们穿的漂亮衣服是出自这样一个胖子手里,恐怕我们该担心销量了。”

  主面试官俞夏不同意了,她扭头反驳道:“难道你去一家美味的餐厅吃饭,还要先看看厨师长得好不好看吗?”

  说完引起其他面试官一阵轻笑,那个中年男人脸一微红,撇撇嘴,没再开口。

  徐盼出来的时候,林亦原正打完电话,见徐盼走出来,他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你还没回去啊?”徐盼好奇,他不是早就面试完了么。

  他快步走过来,晃了晃手里的电话,对徐盼笑了笑,说:“我家里老爷子刚刚打电话来,让我回家吃饭。说再过不久我就要上班了,要好好庆祝一下。”

  徐盼的圆圆脸上明显写着不相信:“这么多人面试,你这么有自信一定能被录取?”

  骗鬼呢吧。

  林亦原不可置信地看了徐盼一眼,哼了一声,拍着胸脯,满脸傲娇地说:“像我这种高精尖人才,他们不录取我 ,那是他们的损失。”

  徐盼翻个白眼,走快了几步,心中哀叹一声,来了来了,这家伙开始犯中二病了。

  见徐盼越走越快,林亦原迈开腿几步追上去,“你别不信,要不咱俩打赌。要是我进了泽尼你就请我吃一段大餐,要是我没进就请你吃一顿!”

  徐盼停下脚步,在心中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自己胜算比较大,这才笑着点头答应,“好啊,就这么定了!”

  “对了,你开车了吗?送我去地铁站呗。”林亦原笑着追上来,打算蹭她的车。

  “我骑的电动车……行么?”徐盼转头,静静望着他。

  两人静默相立,无声中,似乎有种秋风吹着落叶飘过的错觉。

  愣了两秒,林亦原回过神来,拍了拍她圆润厚实的肩膀,嘻嘻一笑,“没问题,走吧。”

  用白色小电动车将林亦原送到最近的地铁站口,挥手告别后,徐盼这才调转车头往南大的方向缓缓驶去。

继续阅读:第7章:拍板决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