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拍板决定
绯心2017-07-10 07:053,881

  泽尼设计公司里,最终通过复试的十人的作品集整整齐齐堆放在老板顾凡泽的办公桌上。

  顾凡泽仰面靠在宽大的黑色真皮椅子上,漫不经心问道:“这次招聘会不是人事部主导的么,刘阳他人呢?”

  “刘经理已经跟梁总请了病假,所以由我来代为汇报,”俞夏回答道,见顾凡泽点了一下头,她又继续说这次如何大浪淘沙,从众多复试者里挑出了十位实力较强的佼佼者,请顾凡泽亲自过目,定下其中四位。

  顾凡泽会意地点点头,随手拿起一份作品集翻阅起来,随着一张张地翻阅过去,他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几乎是拧着眉头黑着脸。

  连站在一旁的俞夏也感受到气压的陡然降低,顾凡泽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击了几下,终于抬起头,平静地看了她一眼,表情淡淡的讽刺道:“你们淘的这些金子,含金量还真不高啊。”

  这句话顿时让一旁已经四十来岁的俞夏红了脸,这等于变相地说她这个设计总监的眼光不行。俞夏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顾凡泽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随手又翻了两下,突然瞥见其中一张设计稿,他眼前一亮,随即又面色凝重起来。

  他将那张设计稿从中抽取出来,目光紧紧盯着那张纸,脸色突然变得很怪异,似乎又有些迷惑不解。

  呵呵,俞夏偷偷斜瞟了他一眼,她仍是那副温婉而不失干练的模样,眼中却闪过不易察觉的狡黠光芒,看来……他终于发现了。

  顾凡泽微微闭上眼睑,铅笔在手指间不停旋转,只感觉这张手稿中那流畅优美的线条和别具一格的设计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觉。

  是什么呢?答案盘桓在脑海中呼之欲出。

  突然,他一睁开眼,黑沉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清明光亮,他胸有成竹,知道了答案在哪里,顺手拉开抽屉,取出自己的新一季的设计手稿翻动起来。果然,少了他心里想的一张,而多了一张陌生的设计稿。

  他轻轻弹响那张“不同寻常”的手稿,将薄薄的一张纸推到俞夏面前的桌上:“这是谁设计的?”

  他嘴角微弯,身体随着椅子微微前后晃动,倒想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随意改动他的设计。

  俞夏把脖子伸长一看,歪着头假装略微回忆了一下,才缓缓道:“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一个叫做徐盼的应聘者交给我的。不过,据她说这张画稿并不是她设计的,而是别人的,不知怎么弄脏了,她只是觉得可惜,所以重新添了一下线条。”

  这是重新添了线条吗,这变化大得几乎连它亲爹都差点没认出来好么?!

  顾凡泽微愕地抬头,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俞夏。

  “徐盼?”顾凡泽喃喃自语道,记下了这个胆敢随意改动他手稿的家伙的名字。

  他又看了眼夹放在自己新品设计稿中多出来的徐盼原本那张画稿,那是一张水蓝色的长裙,清新雅致又不失高贵,看得出应聘者设计基本功扎实,又很有想法。于是他冷着一张脸,疑惑问道:“她的水平不输给你们选的十强,为什么刷了她?”

  “哦,其实我也觉得她设计功底很不错,不过,您也知道,这次招聘会是人事部刘经理主导的,徐盼是刘经理坚持要刷下去的,理由是……”俞夏顿了顿,有些无奈道,“说她没有服装行业相关工作经验。”

  顾凡泽嗤之以鼻,将手中铅笔仍在桌上,冷冷说道:“谁一毕业就有经验,设计这种东西讲究的是天赋和勤奋,这刘阳也太死板了。”

  “啊——嚏——,”四周雪白的医院里,穿着竖条纹病号服的刘阳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刚做了阑尾炎手术,此时正靠坐在病房床头上,一个猛烈的喷嚏过后,不小心扯到了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的哎哟叫了几声。

  此时,他要是听见顾凡泽这番话,肯定要叫冤不迭。刘阳当然知道刷下徐盼的真实原因是因为她太胖了,不符合顾总对形象的隐性要求。可外貌不佳这条理由始终是潜规则,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不好摆在台面上说。

  他好不容易才绞尽脑细胞,终于想了个“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牵强理由将身材肥胖的徐盼刷了下去。谁知却被顾凡泽说成死板,这也太冤枉了。

  泽尼设计公司——

  “就她了。”顾凡泽轻描淡写地拍板决定了下来。

  如果,此时的顾凡泽再犹豫一下,又或者让人将徐盼带有照片的简历拿过来看一眼的话,恐怕,他就不会在后来见到徐盼本尊的时候,只想戳瞎自己的眼睛了。

  听了他的决定,站在一旁的俞夏嘴角勾起得逞的淡然一笑,顾凡泽眼角余光一瞥,知道她故意用这种方式向自己她推荐看中的人,但是鉴于自己也很满意,所以就算了吧。

  他又转头看了一眼让他头疼的“十强”作品,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嫌恶地说:“把这堆东西拿走,别再让我看见。至于其他三个名额,你跟刘阳自己商量着定了就行。”

  “好的。”俞夏拿过那一摞厚厚的作品集。

  顾凡泽突然瞥见自己缺失一页的设计手稿集,他微微蹙起好看的眉头,对俞夏说:“另外,你去跟梁策说一声,从今天起,薇薇安被开除了。”

  “啊?”俞夏始料未及,然后马上反应过来是丢失了设计稿的事情,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心有余悸地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哎,又开了一个,俞夏觉得有心里点发寒,顾凡泽这个人有才华有能力,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情冷性,不近人情。

  没过一会儿,梁策就急吼吼地奔到总裁办公室来了,一屁股坐在顾凡泽对面,双手抱臂,埋怨顾凡泽道:“听说你又把助理开了?”

  顾凡泽不经意地抬头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她弄丢了我的设计稿。”

  梁策嘴角微微抽搐,恨铁不成钢地道:“可是我的顾总呀,你这半年已经换了四个助理了,你都不知道,大家背地里都叫‘大魔王’,你能不能爱惜点自己的形象?”

  顾凡泽缓缓开口,声音微冷:“他们说得没错,我本来就是那样的人。”

  梁策扶额,哀叹一声,见顾凡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完全无所谓的样子,遂彻底死心。只叹息道:“你知不知道,咱们公司都快上了猎头公司的黑名单了,背后流传说泽尼公司开人的速度比他们挖人的速度还快。”

  “为什么非得通过猎头公司?”顾凡泽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这回不是招了四个人吗,随便拨一个给我做助理就行。”

  “也是,”梁策点点头,摊手苦笑道,“反正也用不了多久。”

  南大女生宿舍里,徐盼接到录用通知的来电前,正坐在书桌前看设计类书,突然手机在桌子上嗡嗡作响。

  徐盼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一听这个惊喜到爆炸的消息,徐盼呆滞的眼神瞬间被点亮,溢满惊喜的光芒,她几乎是光脚从椅子上一蹦而起,还“砰”的一声磕到了桌子,发出一声脆响。

  “啊——”顾不上膝盖疼痛,徐盼红着脸兴奋的尖叫了几声,她张开双臂,给坐在旁边一脸懵逼看她的董小琪一个大大的拥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天哪,小琪,我被泽尼录取了!”

  “你、放、手!咳咳!”董小琪说话很吃力,她吐着舌头,根本喘不过来气,只能机械地用手去掰徐盼铁圈一般牢固的手臂。她刚才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重达一百八十斤的小山就砸在她身上,除了翻白眼和蹬腿,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

  徐盼察觉到董小琪的深受迫害的状态,立刻灵活地弹起身,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对她连声说抱歉。

  好不容易得到了工作机会,徐盼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此刻的她意气风发、春风满面,还主动提出请大家撸串。

  四人高高兴兴地收拾一番,一起朝后校门的夜市走去,夜市街面热闹非凡,摆着各种灯火通明的小吃摊,还有卖衣服的,卖小饰品的,贴膜的……总之,应有尽有,夜市人来人往,喧哗闹热。

  四人一边乘着微凉晚风,一边撸着串串闲聊着。

  “别说,你真是神了。那天你说我能面试上,结果我真的上了。”徐盼笑道,满面喜色,连带着看向董小琪的目光中都隐隐带了些崇拜。

  “那是!”平时作为学渣的小琪好不容易受到鼓舞,整个人都满面红光起来,还充满自信地当场宣布:“我决定,从明天开始在夜市摆摊给人占星算卦,我终于就要开创自己的事业啦!哈哈哈。”

  几个女生又叽叽喳喳地谈论起未来,脸上都是兴奋和对未来的期盼。如今,徐盼和真真都找到了服装设计行业的工作,小琪准备摆摊创业。在大家的追问下,颖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搞设计,但是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不过,只要能留在帝都,我就很开心了。”

  真真举起啤酒杯,扯着她略微嘶哑的大嗓门,豪气地说:“一定会的!为我们的未来,干杯!”

  “干杯!”大家也都高高兴兴地举起杯子,脸上都洋溢着青春飞扬的自信神采,仰头咕噜咕噜喝下清凉的啤酒。

  小琪端着杯子,另一只手拍了拍颖妹瘦弱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颖妹,我都给你占卜过了,今后几个月都是你们双鱼座的事业上升期。所以,董大师给你打包票了,你肯定能留在帝都的!”

  “那我要敬董大师一杯了。”颖妹腼腆一笑,手中的杯子轻轻碰了碰小琪的玻璃杯,发出“叮”的清脆响声。

  结了账,大家都不再听小琪胡吹海侃了,纷纷拿起包,笑着往学校走,小琪还坐在椅子上吃最后一根烤串,她刚才光顾着说话,东西都没吃饱,见三人要走,忙招手喊道:“哎,你们别走啊,你们不管本大师啦?!”

  说完,将竹签往桌上一扔,见三人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便急急忙忙追了上去,鼓着腮帮子喊道:“董大师生气啦——后果很严重——”

  “哈哈哈哈,”三人听了都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小琪被这笑声感染,也转恼为喜,跟着她们咯咯笑了起来。几个意气风发的女大学生,在这条灯火通明的夜市路上落下一地的欢声笑语。

  回到宿舍没一会儿,徐盼洗漱完毕走到床边,刚准备爬上去时,突然听见颖妹的方向传来低不可闻的啜泣声,徐盼心下疑惑,循声望去,只见颖妹拿着电话,屈膝抱腿坐在椅子上,正在哽咽着和她爸妈打着长途电话。

  这时,真真和小琪也听见了,纷纷从床上探出头来,三人面面相觑,脸色凝重而惶然。

继续阅读:第8章:后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